Tuesday, October 10, 2006

小小世界


每年都会去几次的地方,是一个叫作“Little world”的地方。在去名古屋的途中,有几座矮矮的山,山间的平原,被开发做了一大圈的各国民俗建筑。不是那种单纯的仿造,而是把院子、河流、植物、旧家当都搬过来的。
每个建筑之间,都隔得很远,整个走下来,要花一天时间,可以带一只狗,这样走着也就轻快了。

这段时间,正好在上演俄罗斯的杂技,主题是我喜欢的一部电影,叫作《Adam’s Family》。一个黑发男人扮作Adam,他的太太由一个酷似安吉利那的女演员来演,Adam 的弟弟,是一个幽灵般的男人,脸色苍白,涂满黑眼圈。模仿得夸张而做作,相当好笑。另有几个配角,年纪有些了,但是肌肉隆隆,看着很不错。
有个蹒跚学步的金发小女孩中途上来接了道具,于是看客一下子觉得这里面有个家庭,我就在猜想是谁和谁。这些人间故事,永远是我喜欢观察的。

表演中间穿插了杂技。日本对于这些表演,都是禁止拍照的。用手机拍了一下,蚂蚁般地小。
另有魔术,都是一些老套,但我总是津津有味的,因为好奇。座位在侧面,却还是看不破机关,比如那个把人锯成几块的、怀里不停地变出东西的。每次都很合作地“啊!怎么可能?!”地大叫,希望他叫我上台,把我的钞票多变几张出来用。

每年公园会请几个杂技团来表演,去年看过匈牙利的杂技,男生十分地帅。每个团在此地逗留半年。常想,这个半年,对他们来说,是怎么样的感受。有期限的远行,应该会是很好。
公园又配合了美食活动。去年冬天是“世界的拉面”,今年夏天是“世界的Sweets”,现在是“世界的烧饼”。新奇的东西,当然都要试一试,好在每个村落中间,都有长长的坡路,可以饿了肚子,再吃下一站。

先到了韩国村。韩国的Chijimi,小麦粉摊成的薄饼,蘸了辣酱来吃,加上金渍泡菜,吃得有点不够。
韩国的吃食里面,除了烤肉,那个泡菜、煎饼、石头碗的拌拌饭Bibinba-都是不错的。但是不能想象斐勇俊也吃这个,虽然我并不迷他。韩国吃食的味道,实在是大众的、美味的。

接下来是印度。印度的煎饼Nan----长长的,一头大,一头小,据说是印度的地图形状。他们的咖哩太咸,热带的东西,怕坏,总是味道重些。那个有名的咖哩粉腌鸡,也不怎么喜欢,香料背后,好象刻意在掩盖馊味。
情愿拿了一张饼,在手里扯扯吃下去,松松软软,很好的石窑味道。
印度村落,有试穿沙丽的。大人400日元,小人300。很多女孩子裹着艳丽的沙丽在拍照,她们的男朋友,也租了男装来陪衬,金色的长衫,黑色裤子,头上裹了床单那么大的一块布。简直就是印度电影里那个又唱又跳的二流子。只差一撇印度胡子了。
沙丽都是鲜艳的原色,玫瑰红、桃红、大红,豆绿、青色。衬得女孩子们雪白粉嫩。面纱又是半遮半掩的,额头还贴了符,越发有种妖娆。想起他们的肚皮舞娘,那么地性感。
有一个女孩子,别出心裁地挑了一袭镶满金线的黑衣,却并不见得出挑。原来沙丽就是要颜色靓丽才好的。
看看很长的队,又牵了寅在手上,就没有去凑热闹,只是拍了一张美丽照片,白墙红人,看看。

# 夜已深,今天写不完了。只写一半,好吃的还在后面,是好吃到我舔手指的东西。

2 comments:

杨小过 said...

什么东西?

aki said...

明天再说。我就会给人上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