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4, 2006

相逢何必曾相识


朋友去北海道旅行,寄来了明信片。前天特地打个电话来,说要寄明信片给我。以为就是那种当地风景的照片在正面,角落里写几行字炫耀:“我在这个仙境里玩,你羡慕吧?”

两天之后收到的,却完全不是那样。普通的明信片,贴着随处可见的邮票,一整面疏落有致的字。理科的人,文科的思维,所以我总是断言他想得太多,心里会不快乐。
那个时间,工作不算忙。正好有客人在,来不及细看,就去倒咖啡,一边舍不得放下明信片,夹在肘下,脸上喜滋滋的。毕竟现在是很少书信的时代了。
字和网络是不同的,不管对方是谁,想到他一字一句用手写来,寸寸留下痕迹,心里就有天涯咫尺的感觉。

倒好咖啡,回来自己也倒一杯。嘬了一口,慢慢看来。朋友说:要去哪里哪里,可是电车误点了。下一个目的地的转车,中间只有10分钟的间隔,不知是否赶得上下一班,今天之内是否到得了富良野。
富良野是个好地方,大片的田野,是日本少有的世外桃源。冬天寒冷,积雪三尺,早晨是从二楼爬出门的。
看过电影《北の国から》-----从北方来。几年推出一部,拍了好几集,是和演员的实际年龄一起拍的一个电影系列。讲的是一家人,父亲独自抚养一对儿女。从小可爱的年纪拍起,姐姐聪明伶俐,弟弟不多话,是个敏感的少年。他们的成长历程和身边的事,一直拍到演姐姐、弟弟的都结婚了,导演也不在了,很多一开始就是大伯的,变成老爷爷了,也就告终了。
戏里的人,都是平凡的,恋爱,也都是现实而残酷的。没有一切文艺作品中的巧合和好运。因此有很多等身大的共鸣。

朋友继续写道:错过这一班车,下一班又会如何?
感觉他惋惜的不是一班车,而是在想,坐了上一班,和下一班有什么不同。一些本该遇到的,是不是还会遇到。一些本该无缘的,是否因此而得到成全。
自己也在火车上,结识一个人,整个生命里面,有很深的交汇。有时候想,如果早了一班,或者晚了一班,还会不会遇到。是不是会遇到其他的人,展开不同的故事?那么,我们所说的命里的人,在短短一生里,邂逅的概率到底有多少。

实在想不通,晚间问一个会算命的朋友。他说:都是缘份。
我说:那么遇不到,不就不可能认识?何谈缘分?
他说:缘分不一定要在一起。它就是在那里的。注定的。
非常地玄,看,命就是这样。

很多年后,不该坐的车,已经坐了。错过的车,也永远浑然不觉地错过了。我们和自以为命中注定的人,纠缠不休。
会不会,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也可能,真的是那么巧。
不管如何,一切的过去,造就现在的我们。如果没有那些欢笑和眼泪,人生也许就完全不是这个样子了。我,也就不再是我。是她。

# 这么多的感慨,只是表达不明。如果希望我来写写你,请踊跃地寄明信片来。

1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缘分吧,奇怪的东西,该来的总是要来,该走的也总是要走,苦恼于此,很累的。。。

somed said...

あき、ありがとう^-^
いまHotelMontereySapporoにいる。
一週間ぶりのネットだ。
帰ってからまたいろいろ話す。

aki said...

算命的说得好,都是缘分。教我们不要拘泥。

aki said...

somed 在扎幌哪?这里早晨已经很冷,想必北方更甚。

Anonymous said...

好深刻的感触呀!
不是太信缘分,但是相信生命中必定要经历一些事一些人让自己更加成熟,给自己打击或鼓励,但很多复杂的感情,不一定要说出来。
相逢何必相识,相识又何必拥有?

呵呵~~~没人给我寄明信片,但我一样可以感觉到你受到卡片的心情,和你朋友异乡独旅的喜悦与惆怅...

Anonymous said...

此匿名非彼匿名

somed said...

此匿名非彼匿名?

个人没有猜测ID的习惯,也不喜欢和说话不阴不阳的人打交道。

虽然使用匿名是自己的喜好,但如果你是这儿的常客,我还是建议用一个固定的ID。

somed said...

朋友继续写道:错过这一班车,下一班又会如何?
>>我记得是这样写的:
"错过这一班车还有下一班,错过一个人呢? 亲爱的,你能告诉我你的答案吗。"

第二张明信片应该快收到了吧。还想看看你还会有什么感概呢,哈哈。

aki said...

匿名看久了,觉得匿名就是一个名字了。比如ID李四什么的,呵呵。
就怕匿名很多,容易混淆。
其实相逢也就是缘了,我倒是连名字都不那么在乎了。。。

aki said...

somed我是认为,你在期待故事,所以也不说穿,看看前路到底是什么。
你说的是得失问题,得即为失,失亦是得。

jiajia said...

aki地址寄給我,我也來寫明信片 :)

aki said...

jiajia写字是什么样子的?想象了好一会,没有具体概念。我写字小小的,不怎么好,有段时间喜欢用蓝色的水笔。

画画的时候,边上的字,大都模仿了写的。
收信实在好激动。

璎珞 said...

我也想寄明信片拉

aki said...

璎珞最近可好?房东一般可恶的居多呢。我在上海的时候,临走还多收我钱。我也不想跟他吵,他就吃准你这一点。
今天怎么有空上来?
我最近写得懒散。不好。

璎珞 said...

最近尚好,忙也累,有点想家,就到你这里来了。

现在学会公器私用了:)公司的电脑,MSN是不能用的,留言可以,只要没人看见。

这些日子的话题我都喜欢呢。写信、明信片和马,还有曼莎珠华,也是我有兴趣的。算命阿,只要是好话我都记着,坏的我就当没听见,西西。

aki said...

我也是这样。不怎么相信,但是好奇。遇到会算命的人,就很崇拜。
我是连手相都不会看的人。姓名判断会看看书,偶尔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