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7, 2006

米太看世界

事务所最近来了一个女孩子,是来学习的。
她们教她工作。我教她玩。
女孩子有一只小狗,叫米太。爱他太甚,于是想到要替他娶个老婆。就又买了一只,同样的品种,取名“面包”。
面包只有2个月大。完全是个小婴儿,一天大部分时间在睡觉。这么小,不能放在家里,只好拎个包包,和她未来的丈夫一起带出来。
米太看着他的小太太,嗅嗅是个女儿身,常常骑着玩。面包还小,马上摔倒或者趴下。我们成天看着好玩,笑得喷咖啡,昏倒在电脑前。

米太和面包从小过的就是人的日子,太小离开狗妈妈的狗,据说会误以为自己是人。他们看着我们做事,很想参与的样子。打印机的纸,拿在手上簌簌有声,米太就以为是吃的,飞跑过来。我们喝茶吃点心,米太就认为自己的下午茶时间到了,会站起来看我们吃的内容。客人来、去,米太殷勤而忙碌。
米太有了只等长大圆房的童养媳,就有些男子气了。一个很麻烦的事,就是他开始在各个角落抬腿撒尿,以夸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小狗的本能就是这样的。
我们尖叫着追,一手纸巾,一手消臭的喷剂。

后来没有办法,只好用一个大笼子把他们关在事务所的一隅。米太很悲伤。他不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大眼睛看着我们工作的样子,不明白自己犯了什么错。昨天一天,他小小的身体,坐在笼子里,瑟瑟发抖,不肯和面包一样去睡觉。直到悃得眼皮耷拉下来。
他只是要和我们一起工作、开心而已。他认为自己有家,有妈妈,有太太,有工作,有一堆同事,还有温暖的毛毯。

想起几年前Jim Carrey的一个电影《The Truman Show》。Truman生活在一个岛上,安居乐业。自家的墙壁,有一天发现了一个洞,那里藏着电视台的摄像头。他所谓的工作,只不过是剧情的安排。太太只是演员,家和街道都只是布景,而幼时溺水身亡的父亲,后来却在街上巧遇,是一个流浪汉,曾经客串于他的童年。每天电视机前的人们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他自己的真实生活,对别人来说,只是一场直播的戏。

这样来看自己,会不会很多东西都是臆想?
常常抱着一个疑问,我看到的绿色,和别人眼中的是否一样。我所理解的爱情,是否只是一厢情愿。我的朋友们,与我是否真的是同一种生物。我们是永远不可能知道答案的。
还有,会不会我不是人,只是一条爱好幻想的虫。
如果是这样,你们要告诉我。我会乖乖地归去的。

最想问的,是不是你真的爱过我。我妄自罗列着种种借口,来坚定自己的幻想。拒绝着更多不利的事实,为你辩解着种种不坚定。然后我在镜子里,看着自己扮演的悲情角色,就好像Truman,对自己的人生曾经毫无疑问。

#米太伉俪今天没来上班,我们好想念它们的身影。

8 comments:

jiajia said...

可愛い~~ ^_^

163(^_^) said...

谢谢你(^_^)今天米太和面包很多睡觉!(:_;)

aki said...

今天米太和面包睡了很多觉。
----这样说比较自然。

163(^-^)是小狗的主人。今后请多关照。中文是我在教,有不对的请帮忙改正。

jiajia said...

呵呵, 原來小狗的主人也在這裡作客呀, 歡迎歡迎 ^__^

somed said...

太乐了...
上次回去,家中多了一条哈巴狗。很乖,脏兮兮的。
一问,原来是城里的一个隔得有些远的亲戚,自己买来一段时间,才发现每天要招呼它是个问题。你说要给它洗澡,还得照顾它吃饭,睡觉。就会耽搁了自己去玩和睡觉的时间。

欢天喜地的送到我家里,狗狗的舒心日子来了。每天吃的好好的,还有大片的地方随便它跑。就差一个童养媳,呵呵。

aki said...

我有个下流朋友说过:怎么没有狗的妓院?
我当时啐他,过后想想很有道理,也很好笑。

我的寅一生不知情为何物。

somed少有的童趣,哈哈。都不大见你这么平易近人呢。

somed said...

Aki告诉你,我很多时候都是孩子气的,和我交往时间长些的都知道。
文字表面不由的会有些做作在里面,不过还是很真诚的。虽然这样的真诚因为太抽象,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而已。

我要童趣一些。

aki said...

我知道somed是个大孩子。
但是不知是好是坏,somed表现出孤独与自傲。真的大人,就会藏起来了。
我会说一些不入流的话,来掩饰内心真正的烦恼和不安。
大家看看笑笑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