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9, 2006

秋之七草


秋天有七草。很多不知道它的中文名字,但是喜欢这种代表某个季节的植物。

大丛的,开在旱地里的,是“尾花”,也叫“薄”susuki。不同于芦苇花。芦苇花是散散的,带着锋利如剑的叶子。尾花却是丛丛的。不知道儿时用来做笤帚的是哪一种。只记得用新做的笤帚扫着内房的木头地板,白花在自己身后朵朵飞起,拿笤帚去扑,又是几朵飘起来。
小孩子的心,是放大镜看着世界。快乐和伤心都是扩大了很多倍去感受的。
中堂挂着爷爷的遗照。黑白色,怪怪的笑容。我常指着照片叫爷爷。奶奶和姑姑总说:小孩子是看得见的。------其实也没看见,只是很喜欢这样清脆地叫几声这个没有用过的称呼而已。还记得羞于纠正大人的误会,想着叫,就跑过去,仰着头看看。
妈妈生了弟弟,出院回家,喜颠颠地去看。心里满是欢喜,但看到别人都来看,又很妒嫉。三岁的心情,至今清晰。

荻。中文叫“胡枝子”。豆科植物,开着紫色的串串的花。同样的紫色,春天开的藤花,就是姹紫,秋天就是寂寥的。花语是“内向”。传统的日本院子,石头多过树,树多过花。荻是适合和式房屋的。此花开过更无花。木本的植物,年内只有山茶花了。早春才有梅花。而菊花毕竟是草本,叶和茎姿态不见得美妙。

撫子。英文叫作Dianthus Superbus Var。石竹花的日本种。基色是粉,被看作日本女人的代称。总感觉日本的女子,是故意地藏着自己,退后三步走在男人背后。或许是聪明的做法。日本女人,骨子里是找一个依靠,然后在没有风浪的家里,当着事实上的主人,经营着自己的理想。然而心里对他却并不是爱得那么要命的,就像她们的语言,温婉却隔着些什么。如果安于如此,也是幸福的捷径。
今年种了几色的“大和撫子”,远看只是秀气的样子,细细看,朵朵精致。包括花瓣四周的细细的齿印,整齐而完美。
石竹花的花语是“贞节”,可见好的老婆,不需要张扬,也无需太惹人注意的美貌。德为先。太美的,往往就会不知好歹,把自己比作牛粪上的鲜花。------现代版,是美女和野兽。

葛。开紫花。实在是很大气的花。大片叶子,可以喂牲口。藤可以做成细巧的装饰。等深秋了,落了叶,可以去割一点藤条,细细地环成一个圈,然后可以用木胶沾上一些榛子、红果子或者夏季的干花,打上几个丝带的蝴蝶结,最后涂上亮光漆,就是很可爱的圣诞装饰。最后一道工序不可以省,如果不上漆,春天,榛子里会钻出一些小生命来的。自然造化,秋虫早已产卵在里面。

女郎花。咋听名字,以为很艳丽。其实只是一种淡黄色高个子的花。开在顶部,像一把把伞。衬着秋天的蓝色天空,古典的样子。花语是:美人。遵守约定。

藤袴。“袴”是一种男人穿的裙子,男装的和服,下面就是这个。浆过,走起路来簌簌作声。配上深色和服上衣,胸前有结,好看过苏格兰男人的格子裙。
藤袴是高高的一丛,顶上碎碎的小花,紫色。开得不惹眼,却有风情。

第七种是橘梗花。很多和歌都有橘梗的诗句。写它的颜色----紫或白。写它的月夜邂逅。写它的花苞,如同一个轻轻小小的灯笼,开起来简直像有声音似的。(照片即为橘梗)。星星状的花,还被用来作为家纹,画在和服和旗子上。
橘梗的花语是:不变的爱。------我们永世追求的东西。不相信,却在心底里有那么一丝幻想的东西。希望自己与他是个奇迹。世人千千万,爱情多多种,只有我们,逸出自然规律,永远不变。

现在的院子,多了很多西洋的花。传统的这些宿根草,却很少有人种了。前几天电视里在放采访行人,说得全“秋之七草”的,一个都没有。
古代的人,院子是用来看四季变迁的。种植的植物,都是一些古诗里咏过的,有着季节感和背景。
近年园艺的倾向,追求繁华多过花花草草背后的典故了。一年草是美的,开得华丽,使得院子看去像个花园。而且土地有限,不会花那么贵的地价,去种一些不起眼的花。
我自己种着有限的院子,也会犹豫,如果是宿根的花,一年的大半是看叶子。花只开一季的几天。要讲装饰,还是每季换着种,比较新鲜。就连玫瑰,也是四季开花的品种。

不知是急功近利,还是因为我们都忘了,古人咏的雾里看花,月下思人,想着花的不常开,人的不相守,可说是煎熬,也是一种爱着的喜悦。
写到这里,出去看了看月亮,清冽的微风,吹过脸颊。我也渐渐失去耐心,等那一季的花。春天的嫩枝,夏天的绿荫,秋天的红叶,冬天的戴雪,都是需要手上搀着自己深爱的人,说:你看,我们在一起,又是一个秋。
我知道,这么多年住在这里,心里还是没有落下根来。也知道原因在哪里。

#今天好天气,夏天的花收拾掉大半,换上冬天的堇花,还有春天开的蓝色勿忘我。想种雏菊,想想冬天要搬进搬出地防寒,就算了。圣诞红每年种,每年过不了冬天,因为不肯拿回家,怕有虫子带进来。

24 comments:

somed said...

在箱根附近,有很大一片susuki,现在应该是最漂亮的时候了。
去年11月份,和朋友租了车顺着海边开过去,一路听那些很老的歌。
当时正是箱根红叶最好看的时候,几个人都带着的相机,一路快门声音响个不停。

下个3连休,准备出门,不过还没有想好去什么地方。

杨小过 said...

我的茉莉花又开了。

巴乔丹 said...

susuki的中文翻译不是芒草吗??

箱根仙石原的那片susuki很有名,每次去箱根的路线都是一样的,芦之湖-〉大涌谷(吃鸡蛋)-〉仙石原-〉小涌谷(温泉)。。

aki said...

susuki是芒草。拍过一些照片,暮色里面,实在是漂亮的。就是不能把晚间的秋风也拍进去。

aki said...

杨小过,茉莉花换过土了吗?
一般来说,种在盆里的花,每年都要换土。否则根长满花盆,吸不到水和营养。

换土的时候,干干的状态,像老公公的胡须一样,把土大部分抖掉,理一下,剪去下部的2/3,留下1/3左右。不要怕,植物是坚强的。
经过刺激,会长出新的强壮的根来。
还有注意不要拉拉扯扯根部,会伤到植物。只可以咔嚓咔嚓剪。

aki said...

季节是在落叶后。
可以顺便修理旧枝,剪去太长的枝条。剪枝的位置都有讲究,一般在新芽的上面0。5公分。
剪得太深太浅都会影响明年开花。

茉莉花很喜欢。茉莉茶也是。但是没带出来,近来都喝乌龙。回家就喝茉莉。
什么时候请我喝茶呀?

巴乔丹 said...

养花这东西很有意思。。我父亲命里数火,朋友送的两盆文竹,没几天,就快不行的样子了。。妹妹放暑假回来,照看了两个月,那两棵草,长得好的不得了。。。没什么原因,妹妹命里属水。。

aki文中说心理落不下根来,问题是,你真的想落下根来吗??你属于这里吗??生活经历和你完全不同,想象不出来。。。

aki said...

屋内的观赏植物,大都有关于“气”。气是流动的。一般来说,公司或者住宅的观赏植物好端端地,忽然不行了,说明大事不好了。

唯物的角度看,是说,对植物都这么怠慢,一定是有原因的。

曾经我以为会住下来。最近心里摇摆得不行。
不为什么具体的事,是受了些诱惑。哈哈。

巴乔丹 said...

·气·?那俺最近找工作不顺,是哪里气不顺呢??

原来是有了诱惑,寻常人是拒绝不了诱惑的。。

aki said...

气,具体我也不懂。我不讲究风水的。
只有一缸金鱼,是取自“如鱼得水”。

我很寻常。比起一般人,更加抗拒不了诱惑。因为幻想、轻信、善良。等等

巴乔丹 said...

hehe ... 那可要小心了。。
冲动是老虎。。。

aki said...

但是想了不做,会更加后悔呢。

杨小过 said...

为什么要请你喝茶?

巴乔丹 said...

错错。。

想了不做只后悔一件事--没做。

做了再后悔是后悔两件事--做了和做错了,有些时候可能还要加利息,那就不好说了。。

aki said...

反正也老到这个份上了,再怎样也不怕。
我是觉得,很多预感的东西,不要人为地拒绝才好。
因为第六感是灵验的。

aki said...

小过,要看我们的交情,够不够同吃一杯冰呢。
踩脚是可以的。不亏什么。你青春才华,我还赚了。

巴乔丹 said...

偶只知道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也相信第六感。。但毕竟是只是感觉,只能猜到过程,代表不了最后结果的。。。

当然了,人和人是不能比的。。可能aki的小宇宙比较强吧。。

巴乔丹 said...

哈哈。。

看来,这次是有赚无赔了。。。

杨小过 said...

我不能吃冰淇淋之类的。
我长这么大吃那玩意儿的时候屈指可数。
不过,我喜欢喝茶。
喜欢绿茶和花茶。
最近在喝花碧螺,不错的。
看名字,就是浪漫的狠,每次饮茶杯里的水,都会想到在亲吻一位貌美女子那温暖湿润的唇。

aki said...

杨小过怎么也来阳春白雪了。就看你写吃狗吃驴吃老鼠。
你在边关可好?被派去出差,一定是公司的栋梁。

巴乔丹,我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基于幻想的宇宙。身边的人和事,很多时候我会根本看不见。却看见自己心里的臆想。

杨小过 said...

我可从来没吃过老鼠。

aki said...

小时候,睡在稻柴铺的床上,发现下面生了一窝小鼠,透明的肚子,肌肤粉嫩。就拿了去喂鸡。小孩子有时是很残酷的,因为一举一动的无心。

老鼠可以吃的。是蛋白质。估计味道像兔子,啮齿类的嘛。

杨小过 said...

是呀,拿老鼠剥掉皮,冒充乳鸽肉卖。很恶心。

aki said...

小过,你不要这么恶心。还乳鸽。你自己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