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06, 2006

当爱情走到尽头


菊花开了。不喜欢传统的国画中的那种菊花,一株只开一大朵,千丝万缕地,华贵端庄。那种种植法,是把侧蕾全部剪掉,只剩一个最中间的花芽,于是营养全部集中于此,一朵就是这一年的收获。
我总是替种花的人担心,如果天上飞来一只虫,咔嚓咔嚓把这个花苞吃掉,那么这一年,他不是就白忙了。一定要哭死。

自己只种雏菊。雏菊开得多,我的种法,是在生长期,不停地摘取顶芽,使侧芽充实,开花期就会有几乎覆盖了一面、看不到叶子的繁花。
拍照片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我的狗,在室内的窗前,照例晒着太阳。我去上班,它总是这样十年如一日地晒着太阳。遇到休息天,它很奇怪地看着我。这个到了时间,就画得一脸花花绿绿的矫饰女人,今天灰黄着脸,蓬头散发,到了中午还穿着睡衣不肯去换。
中午吃早饭。下午吃中饭,夜里觉得少吃了一顿,再饥肠辘辘地去买水果。
有时候很羡慕它的生活。只要专心讨一个人的喜欢,而这个人又很善良,不至于遗弃它的话,的确是很无忧无虑的。

有很多的烦恼,不知怎么说。在Blog上可以诉说的,不过是那些零碎的牢骚而已。真正烦恼而不能定夺的事,也就忽然打定主意,不管光明大道,还是死胡同,一个劲就往前冲了。

发现人其实都是如此。再三向朋友诉说的,其实只是想听到一句阻止的忠告,心里还在深深地犹豫。而真的决定,是无需商量和旁观者的意见的。
女朋友说:我该不该与他分手。-----话语背面是留恋。大可以做个好人,说:他挺好的。千万不要做乌鸦嘴,说:他本来配不上你,分开为好。
搞到后来,他们吵吵闹闹还在一起,又把你当年的坏话一一在枕头边与他说起,弄得你两头不是人。
如果有个女人,她说她很烦,又不肯说为什么,那是真正的烦恼了。陪着她沉默也好,一般是不哭的。哭是激动、软弱,只在还有爱的时候。

所以,男人诸君,当一个女人跟你哭闹的时候,你该庆幸,她还在为你心痛。如果你想挽回,尽可以堆砌一些值得相信的甜言蜜语。
如果她面对你,不掉一滴眼泪,那么,爱情真的已经没有了。你再多说一句,只令她更加地鄙视,还不如留一个完美的背影,丝毫不加纠缠地、风度翩翩地离开。女人又会感觉到悻悻地,犹如砸一个碗,却没个叮当响。
这是Aki总结的真理。不相信的人大可以身体力行。

每个爱情,在开始的时候,互相都认为是命中注定,是百世修来的缘分。但是爱情这个天平,能够保持平衡的,也就那么一瞬。总有一方爱得多些,爱得少些。于是天平就倾斜了,自认为爱得多的一方开始埋怨。------我们的爱,真是一种很局限的东西。所以我们不是佛祖。没有人会把给予的爱,当作满足。我们会“求”。佛教称之为“渴爱”,求对方与自己付出同值的爱,甚至比自己爱得更多。求之而不得,于是生了烦恼。红尘情事的烦恼,是诸多烦恼中最深重的,因为欲望无尽。
两个人,后来有一天,某一方认为,原来这一场瓜葛,不过就是错缘,对方也非自己命中的人。于是这一方说:分开吧。而对方还是认为互相是牵了红线的。于是就有了争吵、相伤。

看身边的悲欢离合,大致如此。索性像我家的狗,一世不知爱情,倒也清净。我常戏称他是“终身不犯僧”。
释迦师尊在出家前,是个富贵的王子,妻妾成群,吃喝玩乐,享尽荣华富贵,后来有一天忽然感觉到这些东西的无常,于是出家苦行,终于达到了“悟”。相比之下,后世的很多高僧,也有大智慧者,未经历繁华,却已知道这些东西的无意义,那又是怎样的聪明和定力呢。

我们做不到,因为我们是凡人。而且知道,那些留不住的好东西,即使只有那么一瞬,发生在自己身上,也是值得为它头破血流的。

#前几天与朋友在MSN上瞎聊。(我常在写文章的时候,故作清高,平时却是荤话连篇的。)
他说:你家的狗,守身如玉,实在可惜了一辈子。
我说:就是呀。有时候我希望有个狗的妓院,我可以带它去嫖娼。
朋友听了大为感动,说要付诸现实,招兵买马开个狗的花街去。
姑且与狗同庆,并翘首期待。

6 comments:

somed said...

把爱情看得这么透明,是好事情还是坏事情呢

我昨天晚上喝得有点高,说的什么都全忘记了

aki said...

当然是好事。很多事情,知道真相,再回归糊涂,应该就是高人了。
后一阶段我还没有做到。

baqiaodan said...

凡人就去找凡人的爱情去,不要想太多。。

木兰 said...

如果有个女人,她说她很烦,又不肯说为什么,那是真正的烦恼了。
...
看来只有女人才真的了解女人!
好久没来了,很欣赏这篇。

aki said...

本来就是女人同感,男人受启发的博客,哈,哈,哈。
我讲很多道理,来教导弟兄们,可惜他们不一定信。要照我说的去做,泡谁都可以得逞。

男人女人,永远是互相不理解的。----这个事实,也不见得理解。

hawkeye said...

aki,如果照你说的去做的话,能不能泡上你?
卖盾的人会不会教卖矛的人如何戳破盾?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