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7, 2006

黄粱一梦

我在读一本心理学的书。作者是一位开业的心理学医生,写到他的某些典型患者,和“自我”的问题。
冬天一年比一年冷。正确地说,是年岁渐增,一年比一年怕冷了。在外面还是保持微薄的衣裙,回到家,真气涣散,马上换上家居的厚衣厚裤,脚上穿两双袜子(没有穿拖鞋的习惯),熬夜的时候,外加一件棉袄。索性到了大冬天,也就生取暖炉了,现在还太早,所以只好早早钻到床上,在台灯下看书。一看就睡着,台灯依旧照在脸上,好象被逼供的犯人。

裕子和我一起去买机票。平时都是打电话去旅行社订,这次我们是跑着去买。她跑在前面。我和狗赤足飞奔在后。那条路,是国道20号线。卡车呼呼地从身边开过。跑过那个白天说起的二手货店,远远地,前面有一座中国式的公厕。白色粗糙的墙,最上面是镂空的仿园林的花墙。墙上有字“男”“女”。裕子先我一步,已经买到票出来了,手上高高地举着,朝我扬了扬。

票是黄色的,细看是上个月听的音乐会票子。她却说这个一样可以坐飞机。赶紧看了一下日期,是明天早上6:55分,二楼F排。
我说,今天晚上的班机已经没有了吗,心里存着私心------一早就要开工,不如晚上就去,还可以找朋友吃个饭。
裕子说,最早的只有这一班了。快回去准备行李。本来还想再进去确认一下,看到那个建筑,不甚清洁,门口还有一个老妪在卖厕纸,就望而却步了。

画面转为上海的小街。公事办完,打个电话约他出来。手上拖着行李箱,见个面就要走了。他不拿脸对着我,只看到模糊背影。想吃小馄饨,却看到一个黑乎乎的蒸笼正在打开,弥漫着一面的蒸汽。里面是排列整齐的、雪白的人肉包子。买了一个,想要吃,却知道这样走在路上,原是装装样子的。目的还是装作不经意地问他:你是回来常住吗?还要不要回去?回来是为了自己的发展,还是叫我也回来呢?

但是他没有觉察我要问的问题,只说,可以陪我买一切的东西。心里失望于男人的迟钝,也为自己的没有勇气而懊恼。电话里不问,见了面也不问,到底是要在什么时候问?
机场就在小街的后面,走走就到了。拖着行李,手上是包子,嘴里是问不出的问题。

是不是男人越老就越矜持。不问他就不答?但是女人也是越老越丢不起脸的。我们走在街上,知道分手在即,却装作什么事都没有。迎面是三三两两的行人,无心打量他们,在外人眼里,我们都好好地,脸上带着笑。
坐上飞机,飞机忽然变作汽车,我就又在路上了。

下个月去中国。又是苦差。3天之内,要过两次长江。他是在的。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aikの気持ちなんとなく分かる。でもはっきり表白より朦朧な感覚がいいと思います。
有期待总比没希望要好得多。待听下文。
mulan

aki said...

感觉就像一杯茶,凉了。再去喝,觉得没脸。
只有这种迷迷糊糊,舍不得的感觉。

baqiaodan said...

想得太多了吧。。。

有些人天生性格如此。。没有办法的事。。

先试者看看自己能否接受,因为去改变一个人绝不是容易的,无谓的冒险还是不要尝试的好。。

somed said...

面白い文章を読ませていただきました。ありがとう,AKI。

僕はめったにしか夢を見ません。
あっても内容をはっきり覚えられないです。

aki said...

不冒险。我们都不要冒险,也不要丢脸。
没有人会珍惜的。

我的梦,都是彩色的。非常真实。写下来可以另开一个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