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9, 2006

秋高马肥说美食


深秋了,周围的女人们都说自己胖了。
远古以来,女人到了寒冷的冬天,为了保护重要的子宫,就会在腹部和腿部,积聚很多脂肪,这种自然规律实在是很难抵抗的。而且,秋天实在有很多好吃的东西。

上个星期天,和狗去远处的公园散步。银杏应是结果时。银杏的红叶,是所有树里面最美的。纯粹的金黄色,不同于春花的黄,带点绿。也不同于稻田成熟的土黄,就是金发女郎般的亮丽、耀眼。金黄,好比太阳。
银杏的叶子,像个小小的扇子。现成的书签一样,落了一地,落叶间,有着一个个的橙色的小球,就是银杏果。开心得很,马上捡回家。
银杏果外层的果肉,有着独特的气味,异常难闻。我把它放在袋子里踩。专业的农家,是泡在缸里等它外层烂掉,再清洗。
果肉含油,弄得一手都是气味。洗净吹干,放了好几天。今天想起来吃。

一般吃法,喝酒的人,可以干炒,外壳自然裂开,剥着吃。用来做茶碗蒸却是最喜欢的吃法。剥净后放在炖蛋里面,吃到最后,底里粒粒可数,微苦,糯,香。
最简单的吃法,还是用钳子夹开一个裂口,放到微波炉里面,啪啦啪啦一会儿就好,拿出来一边剥,一般喊烫,一边往嘴里送。
吃了20多个,想起来银杏可以入药,止咳的。所以有微毒,赶紧查了一下,发现即便大人,一顿不可以多过10个。哎呀呀,真是要中毒身亡了。

日本有很多道旁树是银杏。因为雌雄异株,所以路边只种公的,经过严格筛选。万一混进一棵母的,珠胎暗结,大珠小珠落玉盘,这还了得,大家都不开车,下来捡着玩了。我倒觉得,不如马路边上,种些果树。比如苹果、梨、桃子。见者有份。交通秩序固然重要,但是光看看的树,辜负了大地、太阳和雨水。

秋天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代表性的是秋刀鱼。日文叫作San-ma。尖尖的嘴,细长的身体。可以烤来吃,烤得表面滴出油来,嗞嗞作声。拿一段萝卜擦成泥,挤去水分,浇点酱油,就着鱼一起吃,很去油去腥。
秋刀鱼和萝卜泥,就像野鸭和葱,是绝妙的搭配。

最近自己的流行,是米饭。因为新米刚刚出来,问周围的农家直接买了糙米----只去了谷子的壳,留着麸皮的半成品米。颜色像米糠似的土黄,掺一点在白米里,多加一点水,煮成“玄米饭”,吃上去硬硬的,很有弹力。“玄米”是很有营养的,含有多种维他命和食物纤维,可以长生不老。
以前,是长工吃豆渣、糙米,地主吃豆腐、白米。现在又在流行返璞归真了。因为长工身体往往比地主好。

还有一种饭,也是在秋天常做的,是栗子糯米饭。栗子实在很难剥,剥好之后,加在糯米里面一起煮成饭,又香又糯,还带有微微的甜。颜色雪白加明黄,几乎不用吃菜,就可以吃下一碗。
长工可以拿山芋来代替,有近似的味道,就是不能隔夜。山芋隔夜就会发黑。这也就是为什么栗子贵、山芋贱的缘故。

和式点心里,有一个叫作“栗金团Ku-ri-kin-ton”的,是把蒸熟的栗子,挖出来,捣碎(长工可以加一点山芋粉滥竽充数)。加糖、鲜奶、香草精,用细纱布裹着,捏成一个个带着尖顶的小包子的形状,包在好看的和纸里面,是应时的茶点心。

只是这些花样东西,实在太花功夫。一边剥,一边站在厨房就地吃掉了。也不值得自己花这么多手脚来伺候某人的肠胃。每看到这种精工细作的东西,都会想起《红楼梦》里的哪个丫鬟,花半天时间,剥了一碗莲心给主子吃,主子还吃吃剩剩。
对于男人的衣食,有爱情的时候,料理起来是自愿。有一天变作任务,就是怨声载道了。不要不要,还是自己管自己吧。

17 comments:

somed said...

小樽旭寿司のちらし丼、2100円でした。
http://static.flickr.com/107/300729527_481896023b_o.jpg

Anonymous said...

唉,早知道今早先看了AKI的帖子再与梨理去看电影了。在唱K的时候梨理给我看了她的肚子,也说她肥了3KG,搞得我以为她吃的太多了呢。
不知AKI可不可以下次专门写了帖子来详细说明一下女生在秋天发肥的由来。

花田

baqiaodan said...

偶大学校园里面银杏树很多,秋天里金黄一片,堪称一景。。
银杏果都处都是,只知道是药,原来还能吃。。。

aki said...

花田,远古时代开始,女人最重要的器官是子宫,(不是脑子)。冬天严寒,不能冻得孩子都不好生了,所以几亿年来,雌性每到冬天,就在下肢积聚一点脂肪。

aki said...

somd北海道的寿司当然是最好的。我最想吃己的是海胆。。。

巴乔丹原来你还上过大学啊。失敬失敬。
我有时想想自己曾经是个读书人,怎么现在沦落到这样。

baqiaodan said...

。。。。

没看懂,上过大学很奇怪吗???

aki said...

出来到了社会上,发现大学毕业简直就是至少的学历啦。遇到很多能人,自惭得不行。

巴乔丹,你不是博士吧?博士还这么有趣,倒是难得。

前段时间认识一博士,令我自卑到现在。

baqiaodan said...

赫赫。。欧可没有耐心去混学位去。。

国内从98-2001,大学生扩招4倍,估计想不上大学都难。。日本上大学估计还不如10年前国内的考技校水品。。

另外,没什么可自卑的吧。。

目前的状况应该是这样的吧,除了个别留美名校的博士(被逼无奈)确实真的是精英以外,大多数国产博士其实都是些找不到工作的衰人。。在日本能看见的博士大多就更是些垃圾了(也就能骗骗鬼子)。。。

上高中的时候,真的是对博士曾经超级崇拜的。。

hawkeye said...

“前段时间认识一博士,令我自卑到现在。”

不会吧。aki也有不直爽的时候耶。
我去上海参加会议,刚从上海回来。
在锦江饭店的大厅里,很偶然碰见大学时的同学。他说我现在看起来非常硬朗,问我身体怎么练得这么棒。
嘿嘿,恰好我回答说我在日本扛长工,所以比你们这些在国内当地主的当然身体好喽。

aki said...

怎么这么巧,给你看到我在损博士的句子。
真是不敢造次。。。
半夜差点给吓死,还好还没睡。手上的案子,终于要收尾了。

aki said...

都说女的博士不好嫁。不知男的博士好不好娶?
一直以来,有此疑问。

hawkeye said...

aki这样的问题很好回答啊。答案就在你自己的论述里啊。既然“女的博士不好嫁”,这里面就自然包括“男的博士好娶”的意味了。至少包括“男的博士好娶之程度,要胜过女的博士好嫁之程度”。这也是矛盾的统一体问题嘛。

jiajia said...

我很少做饭,以致每次心情好做一次饭男人就觉得是天大的幸事。决定一直保持这样的作风,以免变成自己的任务:)

aki said...

jiajia 这个比较好,不会把男人宠坏了。

aki said...

博士,不要拿学问砸人呐。

Anonymous said...

银杏的金黄,要逆光看,才知其妙。
mister

aki said...

梧桐树的叶子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