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4, 2006

归去来兮,上海


南方航空的飞机,新开了航线,从名古屋到上海,再飞深圳。空姐的制服奇怪,一顶贝雷帽。贝雷帽是所有帽子中最难摆弄的一种,左也不好,右也不好,倾斜不好,端正不好。裙子是奇怪的斜条纹,让人忍不住歪了头打量。
飞行技术十分地好。来去天气不佳,翅膀却始终水平,稳过东航和国航。
这次乘客很少,少过机组人员。估计饭多下来了,却也没有发人手两份。很惊喜地喝到加仑子的果汁。喝完了,要上交杯子的瞬间,睡着了。一个哥哥很小心地从我手上把杯子偷过去的时候,我像张飞一样地忽然睁了眼睛,看看是男人的关怀,也就很悃地笑了一下,递过去,继续睡。

整个感觉,南航很安静细致,空姐不象北方姑娘的彪悍,化妆也淡,看着很可亲。

上海在下雨。细碎而冰冷,忘了带伞,一夜而已,却发现伞实在是重要的。喜欢昂着头,摆着架子笃笃地走路,却只可以缩着脖子跑,急急忙忙钻到某个屋檐下。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酒店很少住同一家。因为上海新开的酒店实在是多。总想捡新一点的住,这样,床和沙发的前科相对比较少。中国好象还是没有特别地开情人旅馆这个分类,所以很难看出某个酒店是否暧昧。
所住的据说是商务酒店,但惊异地看到,浴室和洗手间居然是透明的玻璃围成。想得色情一点,是观浴用。但正确的用途,又说是买春的人看管钱包所用。于是很恶心。非常讨厌这种色情交易。

手机是不离身的。所用的手机是3G,同样的号码在海外可以用。借用当地的天线。一夜而已,也懒得调成当地时间,于是就很紊乱,搞不清明天应该几点起来了。
做一个过客看高楼下的人和车,觉得回国这个念头,无可无不可。尤其是在早晨,看到街边的包子,一块钱四个,算算一个月的钱,买包子一定是吃得饱的。
而且在中国,凡事实用化、合理化,居然可以把豆腐花做在珍珠奶茶的杯子里带回家,用一根烟囱般的吸管来吸。还有人拿了家里的铝锅子下楼买豆浆。熟悉的风景,曾在其中的生活。离开了太久,居然看着有些好笑。
找了一下锅贴或者生煎。不得。这些都是最好吃的上海点心。尤其是街边的大黑锅子里,迎着灰尘,吱吱作声煎出来的。那些外地来的小伙计,半夜爬起来做馒头,不知收入可好。
看到油条,说是加了洗衣粉的,就不敢吃了。

上海的雨天,总不是很喜欢,路上的水是黑的,脏了我的鞋。
很多人在买早点,很多人已经在上班的路上。今日的我,逸出日常,在街口做一个看客。------而在日本是“勤劳感谢日”,休假。
这样截然不同的生活,不知怎么选择。而我们这一代人,年少时只有很有限的可能性,大了、老了,再来选择,就背上了沉重的过去,和太多的付出。
很多年的奋斗,因为某个选择,也许就是空白。而内心,面对目前的安逸,又是焦急的。是不是真的要终老他乡。

走进走出,门口的小伙子拉门。他们看多了客人,已经习惯看一个人,今天刚来,明天就要走。
12月初还要回来的。但也还是要走的。

23 comments:

jiajia said...

日本的手机也可以在国外用呀?一直以为日本有自己的专用设定呢。
有时候到了要选择的日子,会发现原来自己始终就只有那一个选择。

Mei said...

コメント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異郷にあって初めて故郷を強く意識するものです。ずっと故郷に居るとそれがわかりません。今後ともよろしく。

aki said...

jiajia 我比你还要没有选择。我年纪大了,真要选择,就在这一两年。

aki said...

meiさんはいい事を言いますね。私は自分にホームシックがないと思っていましたが、ここの所、真剣に考え始めました。自分の進路など。

yangxiaoguo said...

南航空姐的行头是所有中国大陆航空公司中最贵的,每个人花费上万元人民币。
人来人往,这是宿命。
所以,不必太在意自己已经做出的选择,偶尔感伤一下,倒也无妨,至少小资了一把。呵呵

Anonymous said...

搞个靓行头中看不中用,倒不如省下成本平宜一下票价。近年来平价航空公司的崛起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

文中的相片不会是这次照的吧,名古屋的机埸及上海的机埸不会还用这种老旧的洗车桥登机方式吧。

AKI,有位朋友想在元旦去上海玩,给我介绍一下上海平又靓的酒店一下?

花田

aki said...

小资,这个词很耳熟。我的一个朋友说我是真正的,绝对的小资。
那天出去吃饭,我说,从来不会做中华料理。他说,你打小就没做过中国菜。一开始就是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比如,煎蛋要souce,要么是酱汤,咖喱饭。我都忘了自己曾经吃什么长大。

aki said...

相片是这次在浦东机场照的,就是这架飞机了。
上海的酒店很多,能打到折是很便宜的。花田兄弟提早告诉我日期,帮你订都可以的。

四星398,400都可以订到。

Anonymous said...

好文依旧。
mister

aki said...

mister很久不见。天气冷了,昨天去了越前海岸,还没写。实在悃得要命。

Anonymous said...

谢谢AKI,
不知酒店需不需要名字?要求200到300元之间吧,一定要有独立的洗手间,交通方便。
时间为12月29号到1月7号。
不知AKI有何好介绍?
花田

杨小过 said...

挺好,何必记着那些呢?

aki said...

杨小过,你怎么把这个snoopy做上去的?我也想要一个。。。

aki said...

花田,我帮你朋友订吧。不用名字。我会把酒店名字和订房人的名字,发到你手机上的。

Anonymous said...

谢过AKI先

花田

baqiaodan said...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最想念就是油条,每次回去必然要去吃的。。。

aki said...

啧啧啧,这位老兄,洗衣粉都砸巴砸巴地吃进肚。。。

杨小过 said...

图片地址:http://www.snoopy.com/comics/peanuts/images/nav_snoopy_drawing.gif

baqiaodan said...

赫赫。。从小吃到大,不都活着好好的吗??

偶觉得反而更应该要注意的是不要吃刺身,寿司那些鬼子们爱吃的东西。。小心得胃癌。。

公司里面有3个老头,两个老点的一个胃全切,另一个切掉一半。。

高出其他国家5,6倍的发病率,绝对不是偶然。。

aki said...

刺身无罪,好象有个说法是腌制的食品导致的。还有吃得太快,有无关系?
日本人吃饭太快了,我才吃了一个沙拉,他们往往吃完了,已经在喝茶。我很慢,而且白饭总是剩到最后才吃。没有菜了,更加难以下咽。

aki said...

杨小过,谢谢你。我去看看。

璎珞 said...

这些日子,江南都在下雨吧。我十二月中旬可能顺道去上海呢,可惜定是要和aki错过的。

aki said...

12月4,5,在上海陪酒。
有兴趣的人可以一起来陪。
璎珞,好久不见,新工作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