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7, 2006

看海


金泽在日本的西海岸,靠北。因为有个朋友在那里,总觉得是个亲切的地方。
而且喜欢它的名字,好象太阳金灿灿地升起的样子。

去金泽经过福井,途中的房子,都是黑油油的瓦。看着奇怪。原来这一带冬天严寒,下很厚的雪。雪,来自台日本海。带着很多的水分,所以很湿重。一般的瓦,经不起重量,会有裂缝。
而当地这种黑瓦,制作时加了岩盐-----地壳变动时积局在某个地层的盐。烧出来就是黑色的,非常结实。

福井靠海。日本不靠海的地方反而很少。细细长长的地图,不管身处何处,向东或者向西,开了车一个劲地往前,两个小时内一定就可以到海了。
高速公路经过山间、农村,哪里都有很好的路。我想,日本的经济就是从交通发展起来的。

金泽有一个奇特的去处,也是世界唯一的。叫作“千里滨”。这一带的沙滩,是很细的沙,压得严实,所以可以在上面开车。一个浪来,开得离海近些,飞溅出浪花。深秋的大好天气,海风清新,海水也是湛蓝,不象冬季的灰蓝。

走在结实的沙滩上,硬硬的,却有弹力。看到一团团奇特的东西。远看像一个大水泡,近看是一顶透明、微带褐色的降落伞。原来是海蜇。看过报道,说是2002年以来,日本西海岸海蜇大量繁殖,大的有直径1米左右。取名“越前水母”,是日本原来没有的品种。生息地在中国的黄海。而海蜇不会游泳,只是随着潮流漂啊飘,穿过对马海峡,来到越前地方。还有一些,甚至穿过津轻海峡,来到太平洋这一侧。

天真地以为,海蜇来了,有得“凉拌海蜇”吃了。其实不然。
有的渔网,满满地捉了一网海蜇,95%是水分的东西,一个重150——200公斤。拉不动,而且鱼被蜇被压,鱼死网破,一场空。
日本是食鱼的国家,海蜇夺去了鱼的食物,并吃掉幼鱼和鱼籽。另渔量减少许多。而中国沿海的海域调查,日本船不能深入,所以至今还没有有力的措施。

海滩上的水母尸体,看着实在令人心惊。
穿着靴子,就踢了几脚看看,像果冻。找不到水母的眼睛鼻子,越发恐怖。只有长长的触手,摊开在那里,被阳光晒着。连海鸥都不原意飞下来啄食。
海豚喜欢吃水母,不知为什么不闻讯而来。

环境的破坏,古老文化的流失,一直是为中国担忧的一个问题。万里长城的城墙,被挖回家砌房子,已经被拆得差不多了。每听到这个,就觉得心痛。
环境和文化不只是某个国家的,也是全世界的财宝。
中国常用“价值连城”这个词来形容某件东西。这是价格而已。看到很多民族的瑰宝,在大英博物馆,或者是台湾的故宫博物院,不知是应该惋惜流失海外,还是庆幸,或许它们因此而避免了文革的灾难,和其他无知的破坏、恶意的占有。

日本经历了高速的经济发展,其间也必然地产生过环境问题。所以现在对于一方地、一寸海,都爱惜有加。
在异国看到美丽的自然,总想起隔海相望的故乡,想象里面,如同儿时那般和平、安详、安居乐业。

10 comments:

baqiaodan said...

一直想去金泽,但苦于没有时间,而且这里的好天气实在是太少。。
一直想去看见那里的名所--东寻坊,从照片中看起来很漂亮,而且号称是日本三大自杀名所的NO。1。。有点恐怖的说~~~~~

aki said...

东寻坊去过的,那里有一个塔,上面有着劝告大家的文字。还有菩萨,万一死了,他们来超度。

夏天去的,只记得很热。

aki said...

水母的情报
http://www.jafic.or.jp/kurage

Anonymous said...

中国的环境是没得救了,经济以年百分之10的增长,换来的却是灰色的天空。
真是要钱不要命了。
花田

aki said...

花田啊,你的老家,还有没有美丽的大海?
在上海的时候,我不停地咳嗽,估计是过敏。如果我回国,怎么办呢?

jiajia said...

哎呀,去了我最想念的地方呢。其实我们都曾经过彼此的城市,只是时机不对。关于千里滨的回忆实在太多,看到aki提起,唏嘘不已。

Anonymous said...

暂时美丽的大海还是有的。只要一天不发展工业,环境就能保持。
我已经骗了我公司的三个女生在元旦去我老家旅游了。
想起来真可怜,过家我不能回家。
而她们却去我家玩

花田

aki said...

jiajia的日本游记,写得十分地好。以前写身边事和心情居多,现在好象比较回避?不知说得对不对?

aki said...

花田,不见相公,倒先去看婆婆啦。
花到女朋友没?

jiajia said...

身边的人看得多了,就只好越来越小心。其实也没有什么不敢说的话,只是当事人看了,总是觉得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