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27, 2006

夕阳里的青楼

福井有一条著名的花街,叫作「茶屋町」。盛行于明治年代,如今只是一个观光去处了。

长长的街,石板铺成,青灰色,整整齐齐。走在上面笃笃地响。如果是和服木屐,应该很相称。
当时的日本建筑,多为平房。而此地的茶屋,很独创地造成两层楼,而且,二楼的天井很高。门口的账房,一直可以看到二楼的上面,也是家居中比较奢侈的一种设计。
不知是谁想到,比如潘金莲,在二楼晒个被子,掉下竹竿砸了西门庆的头,才有那么一个曲折的故事,才有后来的《梁山泊》。可见女人是要远远地看才勾魂的。

二楼是一排空空的栏杆。几百年,这里排着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们。看着楼下走过的人,哪一个将会是客人。
茶屋是高雅的青楼。小时候看过一本《桃花扇》,感觉有些相似。侯朝宗爱上青楼的才女花魁-----李香君,定情之物就是一把桃花扇。
地点好象是秦淮河。画舫穿梭,歌舞升平。有人吟道:商女不知亡国恨。李香君答:不知亡国恨的岂止商女!就这样互相爱上了。
战乱时节,香君为他守节。达观贵人前来求婚,她以毁容相逼,还撞破了头。鲜血化作桃花,侯朝宗题诗在上头。
后来侯朝宗因为政治原因,投靠清朝。于是李香君撕了扇子,出家为尼。
故事不象旧戏文里常有的那种大团圆结局,坏人死光、真相大白、妻妾满堂。
很悲壮的故事。在时代的潮流中,个人的抵抗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只有出家才可以了结。而爱情前面,却先有了节气和民族等等问题。

小的时候,这本书在竹榻上翻来翻去,看了整个暑假。感觉李香君是高尚的。侯朝宗辜负了她。
现在想起,如果侯朝宗真的爱她,而她心里也是如此,那么还要管什么呢?又不是变心纳妾。人生一世,不过几十年,坚持太多,终是寂寞的。我们活的,是自己的人生。相爱还不够么。

茶屋的二楼,可以参观。于是上了木头楼梯。黑色的油漆,依旧光亮。楼梯的扶手,是整根木头,光滑无比。想必有多少人曾经上上下下。
茶室有些昏暗。挂着仕女图,放着一面琴。还有三弦。据说,客人大都是来看歌舞的。花了很多钱之后,才可能一亲芳泽。而青楼的规矩,「金の切れ目は縁の切れ目」------是说,没钱了,缘分也就尽了。

廊下有灯笼、竹帘,夕阳斜斜地照着几百年前的青楼,落下帘子细密有致的倒影。
想到金钱、爱情。现代又何尝不是一样。
爱家的女人,在年少美好的时候,多多少少都有过梦想。爱上一个人,他的爱也令他不惜所有来爱自己。于是我以爱情和照料他的衣食起居做交换,心安理得地在他的庇护下,不受风雨。
慢慢地,发现别人的钱,毕竟不是自己的。也没有男人,对钓上来的鱼儿喂食。何况,爱情有淡去的时候,心里才真的恐慌起来。

很糊涂地过了很多年,经历了几段爱情。不知道还可以相信什么。肌肤重合的瞬间,或许是真的。之后呢,又是什么。如果可以重来,应该一开始就只把爱情当作娱乐。读书去?挣钱去?都好。好过相信任何一个男人,任何一段所谓的爱情。


20 comments:

somed said...

周六很晚起床,天气很好,吃了东西然后出门。去新宿御苑,那里有很好的银杏树,现在该黄了吧。
出了车站,人潮汹涌,大多是年轻人,充满活力,躁动不安。随着人流,在车站附近的巷子里绕来绕去。几个圈子下来,到了新宿御苑的时候已经过了开门时间,也是悻悻的往回走。

那边有很多大电器店。看到马上发售的LEICA M8旁轴数码相机。单单机身就要60多万。把玩了一回儿,印象平平。真不知道卖这么贵是啥道理。我花60万肯定去买最经典的胶片机LEICA MP+50/1.4。

还看到了当天发售的DOCOMO的手机SO903i,设计很漂亮,还有1G的内存可以放MP3。问价格要3万,那等便宜点再说。


*下面的看海的文章和图片,都很好。BBQ呢?

hawkeye said...

aki的日记体文章,无论什么内容,到结尾处都会走向伤感,感叹对爱情的不信任,感叹男人本身的不可靠,或者感叹最终只能相信的唯一竟是自己。
在感叹的风疏雨缝中,还是可以窥见aki对美好爱情的向往和对于生活的激情。
所以,伤感却不悲观的女人,或者透过伤感折射出的一抹激情,就构成风花雪月独特的一道风景线。
也是aki的魅力所在哦。被非难的对象几乎都是男人,但是还是男人们在精力充沛的扎堆,就像不知道自己在为什么而采蜜的工蜂们一样。

Anonymous said...

路过,我想一个好的男人会让你改变你的观点。

aki said...

somed有BBQ啊。吃了现烤的浅蜊、鯵、キス、烏賊,都比在家里烤的好味。

hawkeye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自己还在向往什么。经历了一段爱情,跌倒,再相信,再跌倒,再相信,并告诉这是最后一次了,结果还能有下一次吗。
跌倒里面----出于骄傲,声明不只是对方,很多时候,自己也会在激情之后,忽然觉得了无趣味。看镜子里狼狈的影子,居然那是人们口中所谓的美丽爱情吗。
我是有着精神上的洁癖的。希望唯美地相爱,而现实的倒影,又令人自惭形秽。

匿名,我已经没有太多耐心去遇到一个新的、好的男人了。还扎在旧人的泥沼里,无法自拔。

jiajia said...

金泽的茶屋街,应该也是差不多的。第一次看,比想象中朴素很多。像是洗尽铅华的女子,虽然苍白,却不失美丽。

aki said...

是,经过风吹雨打的褪色的木头墙,但是清洁,光滑,估计也是经常打理的。有照片,不过照了人在里面,就没登出来。

hawkeye said...

aki,爱情不过是人的欲望的一种表达方式,只不过是所有欲望中最容易刻骨铭心的一种罢了。所以自古以来文人骚客有病无病都会呻吟不止,在呻吟的大合唱里搭起一道梦幻般的彩虹,害得后世们早早就做玫瑰梦,陷在自己编制的梦幻中难知天命,无法自拔。

其实看穿了这一切,心平气和的只需享受激情带来的幸福即可。激情都有消退的时候,有时候比较慢,有时候比较快,因对方而异,而同时对方也因己而异。这样想想,都是很自然的东东,伤感就没有必要了。

伤感往往都是欲望没有被充分满足的原因。而欲望就是欲望,既不丑陋,也不美好,很中性的客观存在。

baqiaodan said...

age....
楼上的讲的满有道理的嘛。。。。。。

aki said...

hawkeye,对于欲望本身,并不否定。只是觉得诸多欲望,实在是太利己。因此丑陋。

激情带来的幸福,总是短暂。而爱情升华(?)到亲情,基本就没有什么欲望了。只变作习惯。习惯到无需相拥。

一直以来,在寻找一种更持久的东西。但不知道是什么。

hawkeye said...

aki,欲望本来就是利己的啊。“更持久的东西”之所以寻找不到,或者原本就不存在,就是因为基于欲望的激情本身就属于短暂性质的东东。这种短暂的幸福往往成为欢乐的代名词。

这样你的基本结构可以约分为:在短暂中寻求永恒。呵呵,这就不是常人可以做到的了。

因为稀少,所以渴求。
呵呵,所以苦恼。

aki said...

能够明白的人,估计也是经过类似的挣扎。

aki said...

佛那般的博爱,或许好些。要多少年纪,多少经历才能那样,爱了,不爱了,被爱了,不被爱了,都不怨,只当缘分已尽。
有时候,自己可以放下了,对方却还不。
这个麻烦。

hawkeye said...

呵呵,那就找可以拿得起放得下的同类。
物以类聚,人以众分。

还有,能够明白的人,分为三种。
一是天生一副如来佛模样深沉到经常为自己感动的那一类。
二是经过类似的挣扎的人。
三嘛,呵呵,是博士。闷在书斋中读天下事的,象我一样的恋爱赵括。哈哈哈。

aki said...

偷偷一笑,因为这三种典型,在心里早有了对号入座的代表。
不过对博士还是望而生畏。有时很矛盾,要找个比自己强的,又怕对方处处上风。

这种心态很矛盾,但很多女子有感触。遥而可及,是不容易的。

hawkeye said...

哈哈哈,aki这么冰雪聪明的女子,怎么还会在强弱问题上矛盾呢。很希奇呢。都是成年人,每个人都会有强弱之处,“对方处处上风” 怎么可能?
两个人结合,无论是从什么意义上看,都是取长补短,纳凸容凹的结构。如果高山一定要与大海比深浅,大海一定要与高山比伟岸,岂不是鱼鸟相争,泥水匠与木工比烹饪?
博士有什么望而生畏的?博士没你会开车,没你挣钱多,不会风花雪月,不会绘画刺绣,弱的地方多了是了。

aki said...

上风,一般是指心里。不是力量或者心智的强弱。
两个人相爱,总有轻重,如果自己是爱得更多的一方,一定是吃苦的。因为舍不得他不开心。
而男人是得寸进尺的。看你依着他,就会满不在乎。再好的都不以为好。

hawkeye said...

啊,原来是这么简单的问题。
如果你爱上的是一个得寸进尺的男人,这不是他的错,而应该是你的错-----你选择的错误。
而如果你认为天下男人都是得寸进尺,得寸进尺是男人的本性的话,这就是你理解的错误----男人有很多种类的,层次也都不同。
所以你应该换种类或者换层次,以便遇到不是得寸进尺的男人。
而如果至今为止尽是得寸进尺的男人们围绕着你的话,你就应该思考造成这现状的原因是什么的问题了。
这样问题就更复杂了。
以上都是问题意识,说的不对的地方请你谅解哦。

aki said...

深夜里写这么多弯弯道道的道理,真是了不起啊。
如此寒夜,为谁不眠?
我是早早睡觉算数。

我一路而来,工作,升官,运气都还好。只是男运不佳。好象很多好好的人,到我这里,就变得闲散。我是很安逸的人,没有多大理想,或许因此影响到对方。
有时候想把自己的一些恋爱经历写出来,但是不敢,一是顾忌太多,二是怕猜错对方心思。
恋爱不算多,但是引用您的一句“爱到极致”。
所以自以为还是蛮了解这些男女契机的。

hawkeye said...

呵呵,不是深夜也会这么写啊。每天读书破竹,为伊消得人憔悴啊。
是的。爱是可以“爱到极致”的。
爱是一门艺术,恋爱经历就是一幅幅的风景画。如果每幅风景都不同的话,不管是孤烟大漠还是梅影暗香,都是你的财富。这样你一不用顾忌,二不用怕猜错。因为风景画是可以从多个角度看的,而原本每个人的角度都不同。呵呵,难道不是吗?

aki said...

正在学习佛法。看经书,参参什么是空。

我写博客,只是排遣郁闷,而不是弄点曲折故事出来,因为他人的注目,与我们脚下的人生,实在是于事无补。
这样探讨一下,已是足够。毕竟智者多。当事人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