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01, 2006

深夜的蛋糕


夜深人静,烤了一个蛋糕。白天同事们说,想吃Cheese cake,最近因为出了一些事,所以大家都有压力。
很沉静的夜,一个人在厨房霍霍地擦柠檬,不光是汁,柠檬皮擦一点进去会很香。用的是Cream cheese,鸡蛋,面粉,砂糖,黄油。
蛋白放在大缸里,用搅拌器打成一堆泡沫。最早做蛋糕的时候,是用手打的,酸得不行,也就改成电动的了。原以为买了电动的,就可以常常做蛋糕,结果也不是。方便了,反而懒了。偶尔叫一堆小朋友来家里,打一些奶油出来吃,吃得一天不要吃饭。
蛋糕的模子,也有各种尺寸、圆的方的、中间有孔的。最常用的也不过就是18公分的圆形,和一个中心有个突起的。那是用来烤シフォンケーキ(shi-fon cake,一种清蛋糕)的。语源是法语“绢一样的”。烤好之后,须马上取出来,倒过来套在一个酒瓶子上面晾一会,使它内部的气泡细密均匀。吃的时候,柔软而有弹力,绢一般的细致。

奶油的材料,一定是要动物脂肪的。有种蒙骗舌头的代用的植物性的,虽然便宜,味道太轻薄。

烤箱在烤着。一室的柠檬香。最近每天都很累。明天还有一桩大的谈判。而对方今晚在某家店里扬言,说要灭了我们。正好是朋友的熟人的店,就有线报。义愤填膺,但是不能气得乱说话,和明天一同出席的岩田先生对好台词,心里还是觉得重重的。
女人在排遣压力的时候,常常会制造东西。很多女人的消遣,比如做饭、烤蛋糕、打毛衣、化妆、打扮,都是创造的过程。
当爱情走投无路的时候,女人又往往大胆地想要制造一个小生命来度过或者维持现状。

男人则不然。他们靠挥霍和使用来消除压力。比如赌博、喝酒、狎妓、摆弄电视的遥控器。
心烦的时候,女人想要一个肩膀,好歹靠一靠。男人却是身边有个女人都嫌烦,最好逃到孤岛上去。从这一点来说,女人最终要的是慰籍,男人要的是清静。
就像一道大餐的Full course,女人嚼嚼沙拉,喝喝汤,啃一块面包,觉得似乎已经达成目的,心满意足。而男人,吃这些前菜的唯一目的,就是等那块牛排或者鱼出来。除了这个,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为之等待。

女人,喜欢被拥抱,或者长长的亲密。但是对方,只以为是铺垫,巴不得跳过去,切入主题。原理是一样的。

8 comments:

baqiaodan said...

hehe ...
从外观上来看,我觉得更像nang....

aki said...

有厚度的。不是nan,是蛋糕。

hawkeye said...

Aki好像没有遇到过只喜欢铺垫而不喜欢切入主题的男人,所以会发这样的感慨。
对否?

aki said...

是。

杨小过 said...

我看也像馕。馕也有厚度的。

aki said...

有5公分厚呢。酸酸甜甜,柠檬香。还有cheese的浓郁。

jiajia said...

口水ing.... 最喜欢吃cheesecake,但是日本做的一般cheese少cake多,这一点还是比较喜欢美国式的。

aki said...

jiajia我做的就是美国式的,放在冰箱里,凝固得很坚实。
只用很少的面粉。日文叫作ベイクドチーズケーキ。大都是cheese。

cheese cake 有几大类:

スフレチーズケーキ
レアチーズケーキ
チーズタルト
ニューヨークチーズケーキ
チーズパウンドケーキ
カッテージチーズケーキ
我还是做这个照片的居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