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0, 2006

我爱买菜




星期天,去附近的JA----农协的直销店买了两个大红的圆萝卜。

农协的农产品,省去了很多中间环节,农民从地里收获,洗洗,简单地用塑料袋装一下,贴上自己的大名,有些还贴着小贴纸那种人头像,比如老伯伯一脸皱纹,慈祥地笑。老奶奶缺了牙,披着头巾,笑眯眯的。然后直接拿到农协来卖。农协属于协同组合,不是国家,是农民自己的协会。可以统一批发肥料、出借农业机器等等。
比如牛粪,我贪它便宜,想买来种花。问过多少起卖?回答说100公斤。足够把我埋了。

农协的蔬菜,都是当季的。夏天黄瓜番茄。冬天白菜萝卜。还有农田角落里种的花。日本全民爱花,买菜都会买一把花,带回家插在佛龛上,或者进门的台子上,这个季节是寒菊。
那种大朵的菊花,不是用来插的。插花的多为小菊花,白色、红色、黄色,还有一种带青的白。小小的开了一头,几十朵,还有花苞待放的。菊花的花和叶子,都有新鲜的药草香。天气冷,每天换水,并时常清洗根部,稍微剪去一些,可以维持一个月。

菊花配的花瓶,一种是细瓷。灰色。有些细碎的裂纹也是相称的。
还有是一种老式的和式花瓶,细细的颈项,烫金的口子。瓶身为深色,衬着菊花的娇嫩,看着很古朴典雅。
另外一种插花,是取浅浅的大瓷器,盛一点清水,放一个针山,把花插在针上。菊花可以配铃兰那种大叶子,也可以用“万两”-----串串红果子的树枝来配。
花瓶不可以着地放。要垫一块顽石、古木,或者镂花的高脚木凳,翘着中国流传过来的老虎脚。

插了小菊花的房间,走进去,不很明显,却有淡香,是我喜欢的那种不经意。
没有买花,这个月频繁出差,虽然旅费可以报销,但是出门在外,钱花得自己都不记得。只买蔬菜吧。
菠菜打了霜,会很甜。
卷心菜今年丰收,据说为了维持市场价格,正在销毁呢。真是可惜,不如送人。
一个大芋母。切切,用酱油和糖烧了一锅。
还买了一盒草莓,本地的品种,大个,叫“美浓姬”。想起快到圣诞了。

两个大萝卜,去皮,用盐捏一把,再去做别的菜,等菜做好,腌萝卜的水位已经上来,可以吃了。绿绿的叶子,红红的皮,白白的心,就着刚煮好的热米饭,别的菜几乎都可以不要了。日文叫“浅漬”。还可以放几丝柚子皮,提提香。
新鲜的蔬菜,只要有点淡淡的盐,就很足够了。自然的食物,都有天然的甘味的。最好的料理法,不是掩盖真味,是衬托而已。

再好的饭店,都有吃厌的时候。妈妈、或者老婆的菜,抱怨着,却百吃不厌,就是这个道理。所以男人应当去讨一个老婆。如果有可能,女人都想呢。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妈妈做的好吃的菜是因为来的天然,把东西加热熟了就OK了。饭店里的东西加了很多调味料,口感很好,但多吃了对身体不益。

花田

aki said...

花田你要发奋讨一个老婆了。

木兰 said...

这个冬季食欲过旺,特意买得烤锅:羊肉一点,洋葱,圆白菜,豆芽,韭菜...喜欢什么菜放什么。再加上烤肉汁儿,杂会,简单美味!

还有ホタテ做法:将壳打开,有贝柱的一面加料酒和酱油少许,烤吃,新鲜美味,(昨天刚学会的。)

aki said...

mulan 感觉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居然也吃吃喝喝。
北海道有新鲜的海产,我只想吃海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