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9, 2006

醉看风花


喝了很多酒,不舒服,坐在这里写字解酒。

临近新年,不停地要参加各处的“忘年会”。其实就是找个借口吃喝,顺便叫我们这些平时端庄的事务员去陪酒。
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喝醉的都是能喝的。
裕子是个喝不倒的,却因为前段时间的疲劳,心里一个放松,居然醉得智慧全无,只坐在那里笑着说胡话。
香子到了娱乐的场合,总是想起自己曾经有过的风光岁月。第一百遍地讲给我们听她做学生的时代。因为美得很,所以男生不敢约她。很多年后,男生娶了比她不美的,说:当年其实我想追你,但是你太美,以为你是看不上我的,所以没有那个胆。------已婚男人,这种话随便说,因为肆无忌惮。老婆已经把他脸面剥光,而且身份是已婚,上钩是你自愿。不上钩也不丢人。
香子遗憾万分,说其实美女是很寂寞的。大家都不敢去进攻,以为名花有主。结果她成了老小姐。

席间有一直以来,颇为投机的一个男人。其实对他倒是无心的。我总是这样,不相干的人,什么都可以放在嘴上说。真的喜欢的,却不敢了。O型的男女,双方健谈、擅长交际,都有野心要取得主导权,所以多以朋友告终。
日本席间不劝酒,只尽自己的量喝。但是男人们如果要看看我们酒醉后的真面目,还是会殷勤地来劝。
喝过三巡,啤酒和米酒掺着喝,有些晕。在外面,我们都是不可以醉的。醉与不醉,很多时候,只在自己的一念之间。
提醒着自己,看看对方不是可以放心的人,是不会醉得像白蛇娘娘现了原型,顶多回家倒下而已。

到了第二家店,又开始喝山芋烧酒的时候,裕子开始变得好玩。
她看那个男人意不在酒,好象与我很靠近的样子------平时她绝对不会说,今天却真话连篇。她说:你没有希望。Aki这个人,心里是很冷的。和她说话,会觉得她十分好玩。与她做事,会觉得她聪明。也不是高傲,就是觉得心里有几面筛子,第一面,网格子粗大,先筛掉一拨。第二面,细小些,再筛掉大半。轮到最后的那面筛子,不知有没有人可以过。而且,最后也还是有着距离的。至少一米。你要弄她到手,少说要个两年工夫。
她概括我:说起下流话,最积极。说到杂学,最渊博。就是心里有个很高很高的标准,真的沦落是万万不肯的。

那个男人顾自说笑自己的女性遍历。说从18岁起经历过百。百而有三十。我说,你都记在账本上吗?他说,心里都记得。
然而我们认识他的太太,对于这种熟人的老公,我们都是有道德的。
已婚的不可以。木讷的不要。花心的玩不起。不花心的又怕对方缠上来了甩不掉。会交际的花钱多。不会交际的没情趣。聊得投机的,不想因为上床之后朋友都没得做。聊不到一起的,怕没有胃口。

从一间店,到另一间接着喝。不能开车,一起坐Taxi。挤在后座上,有些酒寒,咯咯地发抖。男人脱下外套,蒙在我的身上,裕子没法监视了,歪着头靠在另一边的车窗上,醉得人事不知。外套很暖,恨不得钻进去。鼻子有些酸------没那么容易被打动。只是觉得我们为什么要喝着酒这种难喝的液体,像傻瓜一样地发一通酒疯,之后醒来,心里却无由来地患着寂寞的毛病。而且真的很冷。
裕子去了洗手间。敲敲门,听到她说没事,知道并没有睡着,也就放心了。
继续喝,偶尔唱歌,把手掌拍得发麻。

回来也是一起搭车。年底的警察都是夜里出来抓酒鬼的。计程车的生意好得很。我们一个一个送到,最后我和香子取回自己的车,好好地回去。
已经清醒得可怕。而且睡不着了,看着黑夜,茫然地想着未来,想着四个女人的约定。我们的工作,实在是很繁重的。如果有一天倒闭,我们利用现在这幢白色的小楼,改装成酒吧,我们坐台算了。所幸有很多熟识的客人,可以叫他们前来捧场。楼上还有现成的包房。隔一隔就成好多间。
电脑可以用来打账单。手里不用拿笔,只扛根香烟,举杯酒。
只是昨天还拿着文件,对企业指手画脚的我们,一下子就要倒酒递毛巾,引项高歌,博得众人欢心,受些讨厌的骚扰,恐怕还是过不了心里这一关。
人可以避重就轻。本质上面很难说一定失去什么。职业的区别又在哪里。

谁说酒后糊涂。倒是有点酒,醒了,却比以往任何时候更为清醒。
摸着新买的小布偶-----是一只长身短腿的黄鼠狼。浅黄色的毛,不明白这种玩具,明明没有温度,摸着却是暖的。
在不爱的人身边,却连体温都感觉不到。

11 comments:

somed said...

也喝酒,很少喝醉。

1)和脾气不合的人,喝很少甚至不喝
2)啤酒只会在外喝,几乎不在家喝啤酒
3)如果喝啤酒,首先选择黑啤。爱尔兰的 GUINNESS是我的最爱
4)家里常备的酒,首先是红酒
如果是法国的,会找不大出名的酒庄的AOC。当然,太出名的我也喝不起。
也会尝试除了美国外的其他国家的。比如智利,澳大利亚,西班牙等新世界的。
用不贵的价格喝到一瓶好酒,是很惬意的事情。
5)其次是威士忌
之前喝的杂一些,现在只选择苏格兰的单一纯麦
6)很少喝日本的清酒和烧酒

aki said...

我基本不喝,喝都是陪酒。

somed很能喝酒啊。不知醉了是啥样。

baqiaodan said...

偶只喝啤酒,从没有醉过。。
不喜欢白酒,所以也就无法评价自己的酒量。。

当然啤酒喝多的时候,脑子也会发沉,但还是非常清醒,总是自己一个接一个把身边的人送上taxi。。然后自己go home。。。

somed said...

我喝酒自制力很强的,知道什么时候该停下来

如果风花你能让我不由自主地喝下去,那只有一个可能:我想和你有点什么故事^;^

aki said...

故事不因酒。呵呵,还是要契机才行的。试过借酒,但是不怎么地。要的不是high的气氛,是切实的感觉。

aki said...

baqiaodan 白酒不是用来喝的,是用来烧的。酒精炉类的。
不懂为什么那么辣,有人喜欢喝。偶尔舔一口人家杯子里的,一直烧到心口。

jiajia said...

我酒量还不错,只是已经拒绝喝酒,作陪也不。:P

somed said...

这是浪费天分呢
如果不是医生的建议,偶尔喝一点也可以的

aki said...

酒能成事,亦能败事。男人女人都要记得。

Anonymous said...

今晚我的送别会,又送几个去了车站,剩下的他们只好自行解决了。。。

aki said...

始终不明白酒的好味在哪里。平时吃菜清淡,喝的也就茶,咖啡,可可。
年少时故意喝醉了,好使性子。现在不了。
昨天裕子感冒了,她后悔说是不摄生所致,醉酒之后,连病毒都进来了。今天口罩上班,却还有人取笑说:酒是消毒的。

裕子说:大女人醉酒,既不好看,也不风情,还是避免为佳。此话深得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