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7, 2006

☆Merry Christmas☆

夏天就开始画的Christmas 招牌,直到冬天才完工。太多工序,从割木板、做蝴蝶结、打磨、上色,直到最后上清漆,其实专心来做不过一天功夫,难为的是从没有整段时间来专注于此。

就像最近的生活,写得多,读得少,思考得更少。长此以往,我将变成一个大头的、舍本求末的、假惺惺的、自以为是的卖弄文字之人。
凡事思想为先,形式为后。
喜欢画画,是因为可以专注于一笔一描,心思因而空灵,消去日常中的戾气。在细致入微的技巧面前,感觉谦虚与恭敬。

不知道圣诞应当许什么愿。我知道,要的永远是得不到。得不到才会想要。
比如持久的爱情,不庸俗的富有,不朽的美貌。还有用来享受这一切的健康。

圣诞老人是从烟囱里偷偷爬进来的。他的雪橇,系满铃铛。拉雪橇的鲁道夫,有着闪亮的红鼻子。驯鹿朋友们曾经取笑他像个小丑,圣诞老人慈祥地说:来吧,请你照亮我的夜路。鲁道夫因而名垂青史。
长大了,我们善良地对小孩子们撒着谎,偷偷地把礼物藏在壁橱里,直到圣诞夜,像个贼一样地放到孩子们的床头,却忘了给自己一点梦想。

梦已经没有了。甚至追求了很久的爱情,真的来到身边,忽然发现很多年来,自己追求的不过是一个影子。将近圣诞的某日黄昏,在门口挂上花环,看自己斜斜的倒影,写在地上。影子就是自己,依旧是那么一个。
如果说功名不过是无谓的装饰,那么爱情何尝不也是。执著于他的决绝、负心,定要叫他回头才是。然而,很多年的风霜之后,当他真的回首,却又想起分手的原因,不过就是男人的自私、自我。而这些东西,在很多年后的重相逢,发现依旧还是老样子。

只是劝世上男女:不要忘了当年分开的原因。
每一种分手,与其说是无奈,更多的是决定。你,还有他(她)。
圣诞节了,应该高兴才是。晚上要给朋友写卡片。年轻的时候,总期望喜欢的人,可以了解到最后一层。-----最后了就再没有了。
有少数的朋友,只是心交,淡淡的,与其说是相恋,更是关爱。懂得这种尺度,好象真的需要一点年纪。

5 comments:

somed said...

昨天晚上出去和在网络上认识,从而发展到生活中的朋友相聚,吃的是忘年烤肉。出席的还有几位是初次见面的朋友。末了在店铺门前拍合影照,10多个人笑得很开心。

快12点到家想给人打电话,祝她生日快乐。却发现,她的生日已经是10天前的事情了。而我一直认为是今天。哎。

baqiaodan said...

招牌画得不错,赞一个。。。

aki said...

somed 晚了也比忘记好。我们总是记得自己更多的。这是常情。

baqiaodan 谢谢夸奖。

jiajia said...

有的朋友可以从网络走进生活,有的则不行。但求随缘。

aki said...

我已经不上论坛折腾了。好象长大了些。
在日本的华人,是孤独的。即使我这般看不出是异乡人的,都会觉得心底的寂寞。

在这里,没有一个华人朋友是常见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