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07, 2007

正月吃,吃,吃



正月吃年糕,一般每天早晨吃菜汤煮年糕。吃到后来,有点腻了,再煮赤小豆,做甜汤年糕。

新年的汤年糕,叫作“雜煮”。各地都有不同做法。
比如北海道的,就最丰盛。加了鲑鱼和菜,好象汤也是味噌(一种乳白色酱汤),最上面还加上几颗橙色的珍珠般的鲑鱼籽。
有的地区加上鸡肉,有的加各色蔬菜。
年糕形状也各有不同。有的地方,就不是我们这里的四方形,而是扁圆的。
本地的年糕,实在是简单不过。汤是很香很鲜的鲣鱼鲜汤,加入酱油,菜是当地的小松菜(类似中国的小青菜,上海话叫“鸡毛菜”),年糕在火上烤,烤到肚子鼓起来。盛上汤,再装饰一两片“蒲鉾”----鱼肉打碎,做成半圆形,在木板上蒸出来的鱼肉糕。新年会有这种带有吉祥图案的卖,比如松、竹、梅。最后洒上一大把鲣鱼花。蒸气冉冉,鲣鱼花飘飘摇摇,好象有生命一般。
年糕总是争得多,实际吃不下。两块就已足够。

记得小时候,外婆村上有个壮丁名叫阿福。不识几个字,却一身好力气。平时杀猪,过年代人做糕。土做的年糕,是用脚踩出来的。一定要加上体重,才可以做出那个粘劲来。阿福的脚,此时好象忽然神圣起来,没人问他干净与否。
外婆是对吃食很讲究的人。做糕也比人家种类多。有桂花糕、红糖糕、白水糕、果丝糕。烫烫地做好,用一根线割开,每块砖头大。
每次眺望着晾满了客堂间桌子的年糕,总感觉像一笔财富。可以吃到正月结束,吃到发霉。

日本的年糕,却是先蒸了糯米饭,再用一个巨大的木榔头敲出来。两人搭档,嘴里喊着号子,一个敲,一个沾了水在下面翻。一翻一敲,看的人总担心会不会砸到手。日本的年糕太粘,不适合做炒年糕之类。-----其实,我最喜欢的食物之一,是荠菜炒年糕。

新年下来,已经吃了很多顿年糕,都快噎死了。
我的Tora也有话说。因为新年都时兴囤积食品,很少出去添置肉之类的东西。而Tora,是个肉祖宗。有时看它悻悻的样子,替它翻译一段狗语。猜测如下:
老子要吃肉。狗粮上面已经好几天没有肉的浇头了。还算什么新年。老子嘴里淡得出鸟来。
去超市买点吧?不高兴?我没劲摇尾巴了。我的aki啊,你知道这个狗粮是什么东西?你说是IAMS,很贵,牛肉成分很多。你怎么知道?大凡这种混合起来粉碎成型的东西,你知道他混了些啥?前天我吃出有牛蹄子味道呢。
我再哼哼,讨你的好。尾巴摇摇。哦,你站起来了,是要去买肉给我吃吗?。。。太好了!
不是?你去买七草?明天喝粥?对的,7号是喝七草粥。真是的!睡觉睡觉。

我在打这些字的时候,Tora已经睡了。狗的睡眠比较浅,因为它其实是在值班的。所以它要睡掉一天中大部分的时间。
新买了一个狗窝给它,算作新年的新衣。狗窝周围可以挡风,满足他又要在窗前看风景,又要防止窗边漏风的需要。
Tora去睡觉,就是宣布它下班了。白天那么妩媚的姿态,都烟消云散。不再前来讨好,不再坐在你脚边,深情地望着你。Tora公私分明,它有它private的时间。

Tora偶尔醒来,翻翻眼睛,眼底有一点点白,很赌气的模样。真正的狗,眼睛是全黑的。不应该有白色部分。因为在打猎的时候,眼白部分很容易被对方觉察,知道你在看哪里,于是很不利。后来的一些宠物狗才开始有眼白。因为人喜欢它们眉目传情。 Tora也经历了少少的进化。
野生动物都是如此,也可以说,人的眼睛是动物界唯一的、不要安全,先要用来抛媚眼的。

看看下班了的Tora,感觉我们一起的岁月。又是一个年。

5 comments:

somed said...

风花,tora不可以在寒冷的早晨替你披风衣的家伙,而这是你现在最需要的 =;=

somed said...

看你写的这些杂乱的东西,会有一点点温馨

aki said...

他给我精神上最大的安慰。摸摸它的头,感觉心情就那样平下去,淡下去。
医学验证,人在摸着狗的时候,血压降低,有保健作用。

aki said...

是杂。最近心情烦乱,写履历写得文章全然不同味道。
就是生活杂事而已。

baqiaodan said...

呵呵。。北方叫做油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