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0, 2007

山茶花,椿花

与山茶花相遇在晚间的田埂。路边有一丛,大红色,开得正妍。

山茶花开在隆冬,是12月4日的生日花。花语是:谦虚。理想的恋。
山茶花好在强健。不选土地,只要向阳。开得满树红色,树下落英缤纷,如火如荼。
更喜欢的是和它近缘的茶花,日文叫“椿”。1月14日的生日花,花语是:不傲慢的优美。
椿花忌讳作为佛花,因为谢的时候,整朵花扑通地掉下,有“断头”之嫌。但是它收敛的美,却是可以入得茶室。就那么一朵,低低地垂着头,悄悄然的风情,有些寂寥。叶子带点光泽,厚实油亮。也是很入画的一种花。很多日本画取这个题材。
这样一比,山茶花谢时,飘飘扬扬,树下花泥亦作红色,就有些廉价的味道了。

说到椿花,就会想到茶花女。这里的茶花,就是“椿”。而茶花女这部歌剧,在日文中被译作《椿姬》。女主人公的名字叫Violet,是社交界的贵妇,其实是依靠贵族而生活的情妇。一个月里,胸前总是别着一朵茶花,25天是白色,其余5天是红色。
在夜夜笙歌、纸醉金迷的繁华生活里,她遇到了青年阿尔弗瑞德。这个青年被描绘成一个基本的善人-----说得刻薄一点,有些伪善的意思。而且,男人的精神年龄总是低些,显得幼稚。
然而,爱情就那么突如其来地降临了。歌剧版本比小说更渲染出纯爱的味道。
阿尔弗瑞德对她说:你不应该继续这种生活。其实我早在一年之前就已爱上你。
茶花女开始只是嘲弄他,但是这种饱经风月的女人,往往是会因为一个不顾一切、傻头傻脑的青年而昏头的。以为自己毕生等的就是这份真爱。
于是她取下胸前的茶花,递给她,说:当这朵花枯萎的时候,就是我们再会之日。
阿尔弗瑞德惊喜万分,这个倾倒众生的女人居然约了自己,于是喃喃地又说“我爱你”。
茶花女醉心于这种不同于周围男人们的痴情,要他再说一次。
他说:多少遍都可以,只要你愿意。

剩下茶花女一个人了。她回想着这个纯情男人的求爱,自言自语道:“真是不可思议。”------这句话是贯穿全篇的一句台词,爱情就是不可思议的。
继续华贵的生活,还是为了这份爱情什么都不要,她的心里,开始充满了现实和理想的葛藤。
然而当她舍弃了一切,并变卖了自己的财产,想要和阿尔弗瑞德开始新生活的时候,他的父亲出场了。他强硬地阻止,并逼迫茶花女抽身隐退。茶花女不想为难心爱的男人,留下书信道别。并回到旧情人的怀抱。
阿尔弗瑞德醒悟的时候,为时已晚。美女肺痨,古今中外都是如此。
最后一幕是牵强的。与其说是为了歌剧的效果,不如说是作者本人的经历,他与一个有着3个孩子的未婚母亲相恋,忌妒心与爱情的相克,无时不刻地折磨着他。这与剧中青年的心情是一致的。小说名叫《椿姬》,他却把歌剧名改为《堕落的女人》。也表现了这种矛盾心情中的攻击性。又想以她在情人守望中的去世这个结尾,来讨好自己现实中的女人。

而现代上演的版本,一般都是以茶花女的回想开始。阿尔弗瑞德守着她,其实只是一个临终幻觉。也更忠实于原作。

很多旧小说写到欢场女人因为爱情而从良的故事。但少有善终。这是真实。
一个女人,一旦堕落,还是不要妄想真爱为好。即使你舍了金山银山来爱一个人,一开始他也为此欣喜若狂,但是在心底里,总是对你的过去耿耿于怀。他不会把你曾经的堕落,解释为生活所迫或者无可奈何。堕落就是本性。他会随时在心里翻着旧账,准备跳出来炫耀自己的不计前嫌。渐渐的,爱情居然变作施舍。

更广泛一些。女人永远不要对现在的男人说起自己的旧事。终有一天,这些东西会成为他的心病,你的致命。
每看到茶花,总想这是一种悲剧的花。

7 comments:

somed said...

我的脑海里,又一幅画,那是满山遍野的野山茶花开的时候
下着雨,有人打着闪站在花前,默默地等待着

aki said...

感觉是上坟更为煽情。somed说的不知是男是女?

jiajia said...

所以男人都怀念初恋,那时候我们多纯情:)

somed said...

女人,等待男人

aki said...

那是犯傻。女人等待男人,男人等待女人,被等的都不知珍惜。等的都是沾沾自喜。
感动只是那么一小会儿。

jiajia关于初恋的文章细细看过。那一段时间写很多自己的事情,看了总是觉得蛮难过的。舞会等等,成长总是相似的。

jiajia said...

苦恋的人,爱来爱去只是感动了自己。但人总会经过那么一段的。

aki said...

今天早晨睡懒觉,也就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十分伤感,一定要写出来。
也是关于这个问题。等,付出,牺牲,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