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7, 2007

五斗米


晚间和一个从神户过来的女朋友见面。
以前有过工作的接触,因为资历比较相似,也就成为私人的朋友。

她驻扎在神户已经是第三年了。是国内一家大公司的外派代表。提到工作,互相都是满腹怨言。喝茶盟誓:再不做劳务这一行。
因为对于外派人员,必须恩威并施。而恩,是不怎么管用的。常常要生气骂人。
总是认为,一个人,说着温婉的话语,就会变得温和可亲。说着粗暴的话语,就会变得暴戾。说着粗俗的话语,就会变得鄙俗。古人说:业不可不慎。就是这个道理。
择业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准应该是----你将和什么样的人打交道。

她有家庭。她的先生,是一个军官。未曾谋面,但提到军人,我总是想象成张学良般的一表人才。个人不喜欢朱德类型。女儿高一,每天秉烛读书到深夜。国内学校课程十分繁重。她在日本的三年,家里只好用一个乡下出来的阿姨,请她住在家里,每月800块人工。不贵。
我是十分抵抗家里有个外人住进来的。想她也是没有办法。

她比我大些。女人见面寒暄总是:你还是老样子!
心里惶惶地,会不会自己老了好多?在日本三年,她的化妆、衣着,比以前好很多。但是掩不住疲惫。
我说,自己也在找回国的工作。她很吃惊,因为她一直以为我与夷人无异,同化得乐不思蜀。
说出原因,一个是对现在这个行业的厌倦和厌恶。
提到有时需要和黑社会打交道。她很好奇,问可怕么?我说,他们都是很好的人。就像周润发那样子。义气。比某些拿钱不做事的国家官员好多了。而且真正的黑社会,和流氓有着本质的不同。他们不是闹事的,是用水底下的方法来圆满解决问题的。高级的黑社会,不用棍棒,只是微笑着做合法的事,说合法的话。收益的来源,主要是垄断某个行业。比如##组的全体成员的香烟、大米,等等。
是很高超的人际关系运用行业而已。 上到政治家,下到市役所的某个户籍滕本管理员。

另外的原因,就是感觉这个先进的国家,居然依旧保留着深深的男尊女卑意识。
我是性格谦卑的人,有些不满还好歹可以忍耐。然而她是比较傲气的。听到日本男人句“女!”on-na,饱含轻蔑,就有些不舒服。再无能的男人,都是走在女人前面的。古训就是“女人走路退后三步”。一不小心抢在前面了,就是没有妇德。
但是现代社会,工作的女人,做的不比男人少,而在待遇和地位上,永远落在男人后面,因为雇佣方吃低你是个女人,背后终将会背上家庭、孩子。
我是觉得,女人除了力气活,比起男人,也许会少些统筹全局的大才,但是在具体工作中,不可能有任何一项输给男人。老天派我们生孩子,是因为女人太厉害了,不拿这个牵制她们一下,就会令男人无立足之地。

还有原因,日本近年经济萧条。要赚大钱,应该是去国内比较好。
在日本,超市打收银机的,和普通白领阶层,薪水不差多少。而我要跻身大大的白领,似乎还差许多。 何况,打收银机的工作的好处在于:下班之后没有电话来烦你。可以什么都不用想。高级的工作,如果把思考和烦恼的时间加进去,每小时单价也就差不多了。麦当劳、华尔街,其实本质就是这样。
而在国内,贫富差距大,人和人的薪水可以不止十倍之差。依旧有着“人上人”的说法。
日本讲平等,是实质上的社会主义。中国却是按劳分配的。

她说回国后,准备在原来的公司,做一些清闲的工作。算算青春,劳心是不值得的。最近生理都不正常,就是给工作烦的。健康、美丽,是金不换。
她问我准备做哪个行业。
我说,首选是国际学校。不做老师,做事务员。这样还有寒暑假。暑假时间长,可以用来生孩子。
女人一生的卵子是有限的。150万个,没有了就是没有了。男人不同,只要有造精器官的存在,就像一个源源不断的工厂,可以活到老,用到老,繁殖到老。
而现代环境污染严重,各种毒性物质侵入身体,健康的卵子只有到35岁。书上说的理想的范围是23到35,没错的。
学校这种地方,只要不出大的纰漏,比如师生恋、同事之间的不伦关系等等,近似于终身雇用。应当是女人首选。国际学校的薪水,也足够过过一般的日子了。

但是肥缺总是稀少的。她在国内工作时间长,劝我去找一下关系。我的秉性,总是坚持明来明去,可能会艰难些。
招聘比较多的,是日资公司外派的管理人员。这个要看行业,如果管理工厂就会辛苦些。当然也无法抽空回家生孩子了。

秘书也是可以考虑的,但是有前车之鉴。现在的上司,被坏女人弄昏了头,公私混同。我们冒死上谏,陈述民情,他听来句句是针对他的情人。
不知道为什么身边有这么多晚节不保的老男人。是不是老年痴呆,别的地方都坏了,只好用他的下身考虑问题。
所以如果是秘书的工作,他面试我,我也要面试他的。

选择支中没有做某人的老婆这一项。男人是靠不住的。
世界上已经灭绝的东西有三:
恐龙。
持久的爱情。
做丈夫的好男人。

说好以后不管做什么新工作了,一定要保持联系。感觉烦恼的、挣扎的不只是自己,也就产生友谊。
上床枕着一只小羊羔的枕头,她的肚子里有rose chips,散发着甜甜的香,只开始数:
one sheep...
就睡着了。

8 comments:

杨小过 said...

唉,辛苦你了,考虑这么多,一会儿天生,一会儿地下的。

aki said...

不辛苦,就很心烦。
天生我才,无处可用。谁雇了我吧,免费天天讲有趣的道道给他听。

杨小过 said...

希望有机会,每晚听着你的道道入眠,哈哈

Anonymous said...

有机会说一下日本的黑社会?

这个帖子写的不错。

很好看

花田

璎珞 said...

黑社会当真不少阿。听说上海这两年也进驻不少社团,多在房地产业。

aki said...

回小过:我也希望有那么一天,有一根手臂来代替我的小羊羔。
我不是小龙女。
套一句歌词:我不是你的天使,也不懂你的天堂。。。

黑社会是做地产的。因为这个行业,很多棘手的事情。上海的青帮去年一年损失惨重,据说被打击得成员现在都在潜水。
上次托件事情,居然都不敢做。说风头正紧。

这个不敢多说呢。个人只当是一门生意。没有爱憎。

somed said...

正在乐不思蜀中,工作的事情先丢一边再说
:)

Miao said...

喜欢你的文字。
Will come back again.

- paradoxical-rose.blogspo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