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25, 2007

圣诞玫瑰




我爱很多种的花。年岁增长,喜爱尤甚。因为细细想来,每一种花,走过四季,接受阳光雨露,只为到了它的季节,拼出一身营养,开出美丽的花朵,有色有香。而在没有花的季节,不懂的人,只当是一棵草、一棵树。
爱是爱的,但在心里多少有些分别。
再多情的女人,历数心中的人,也有亲疏之分。
再滥情的男人,对于自己曾经有过的女人,必定在心里分出高下。
道理是一样的。最爱的花,是这个“圣诞玫瑰”。

它的种植虽然不难,但是耐不得亚洲湿热的夏天,而且,从播种到开花,要经过漫长的三年左右时光。而花店也很少有出售。所以并不是太普及。
圣诞玫瑰的英文名叫Christmas Rose。其实只有一种白色的是开在圣诞前后。
耶稣诞生在羊圈的时候,羊倌朋友全来祝福。有一位贫穷的姑娘,想要献花祝贺。正是隆冬飘雪的季节,入目之处,尽是皑皑白雪,野地里哪有花的影子。正在此时,天使降临,从雪的下面找出一从白色的花。这就是它的由来。
花语是:追忆。 也是12月25日的生日花。
最爱它的颜色,白中带些绿色,从中心向边缘,渐渐变淡。其实它是金凤花科,花瓣只是变形的花托,中心部分类似花蕊的部分,才是真正的花。它的花瓣,因为开在冬天,所以厚实而不带水分,犹如绢花。低垂着头,不知是含羞,还是谦虚。按理论应该是为了避免风霜的侵袭。

另有一个品种,是3月6日的生日花,开在早春,正是耶稣受难之后,直到复活的四十日。花语是:安慰我的心。
颜色就比较多,日本较多栽培的是一种近乎于黑色的绛红。有些像舞会的丝绒礼服。花瓣很大,像野生的单瓣玫瑰,因而得名。

圣诞玫瑰的根,是出乎意料的黑色。它的学名叫:Helleborus Niger,短而黑。Helle是希腊语,意为“地狱”。在古代欧洲,曾经被作为一种药物而使用。含有某种毒性成分,微量可以治疗发疯,并驱逐忧郁。用得多了,会致死。
总是笑它像爱情,可以令人生,令人死。但是如何才是适量,又是难题。真正狂热的爱情,无一不是毁灭。

自己也种着这种花。年轻浮躁的时候,嫌它开花需要年数,没有那个耐心。后来种了,却等不到看花,自己又要走了。
圣诞玫瑰喜欢冷凉的气候。在亚洲地区,最好种在落叶乔木的下面。盛夏有树荫。严冬,树叶落尽,它可以照到冬日里温暖的阳光。它也不喜欢搬家,不爱被摆弄得太多,最好随便它去。日久,树下生了青苔,圣诞玫瑰不知不觉长成一大丛,叶子每张都是直接从根部向上伸展,犹如一个个大大的鸟足,叶子边缘呈锯齿状。中心抽出长长的花茎,在寂寞的冬天里,顾自开得鲜亮。很有一种独善其身的味道。-------是我的做人理想,却往往失去原则,只是成了独处的小姑。

圣诞玫瑰的花,可以经历一月之久。慢慢地,中心部分真正的花结成小圆球,再等几天,即可看到里面有黑色的籽,散落地面,不知什么时候,又从地下伸出小小的叶子。看到嫩叶顶破泥土,接受第一缕阳光的时候,实在令人欣喜。

圣诞玫瑰微微向着地面,却傲得风霜的样子,是我很喜欢的做人姿态。
如何免去浮躁,是我这几年要求自己的目标。

2 comments:

田中小百合 said...

圣誕玫瑰和在街道旁邊很常見的圣誕花是不是兩種不同的花?

aki said...

不知道小百合说的是不是Christmas star?
那种圣诞节装饰的红叶子?哪个原产墨西哥,喜欢温暖。在香港,户外可以过冬,在日本中部是不行的。
这个是花。很美的花,只不过这张照片不是我拍的,所以没有强调出特征。只要看过,一般就认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