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02, 2007

看电影《Charlotte's Web》

看了一部猪的电影。而电影的名字却是那只救了它命的蜘蛛沙洛特-------《Charlotte’s web》。
日文名字是意译《Charlotte的礼物》。或许更为贴切。
故事是说发生在农场里的友情,小女孩和小猪、小猪和其他动物之间的交流和关爱。小猪是猪妈妈的第11个孩子,生得很小,按照规矩,就淘汰了。但是小姑娘哀求爸爸:它也是生命。自己会抚养它长大。
小猪和人同起同坐,甚至被带到学校的那一段十分好笑。粉红的身体,湿润的扁平鼻子,踱着偶蹄类独特的步子,而眼睛又是那么善良。

农场一隅的蜘蛛感激小猪救过她,于是说要推翻“春天生的猪,一定活不过圣诞”的神话,帮它逃脱成为圣诞料理的命运。蜘蛛为它在门口织出了一行字。晶莹的丝带着朝露,闪耀着神秘的光芒,小猪在文字下面,微笑着,仿佛在诉说自己的独特和无辜,吸引了无数新闻和看客。
小猪很壮,也很出名了。但是不久,人们又淡忘了蜘蛛网的字,农场主在圣诞前夕,又开始打小猪的主意,准备把它送到山坡上的火腿熏制屋去。
小猪说:我好想看到下雪。天啊,我看不见雪,就要死了吗?

小姑娘让猪有机会去参加选美大赛。蜘蛛在分娩前夕,竭尽全力又帮它织出了动人的文字,小猪击败了那只肥胖硕大的完美对手,成为本年度的美猪冠军。蜘蛛在临死前,嘱咐小猪把她的蛋带回农场。成千上万的小蜘蛛诞生,生命的交替和更新,令世界生生不息。
天上飘起雪花,小猪说:哦,雪,我终于看到你了。
蜘蛛的声音磁性而好听,仿佛来自天上,响在耳边,却回荡在心里,是全篇中最吸引人的亮点。后来才知道是罗伯茨·朱丽叶的配音。

喜欢动物,直到很大,才知道家畜和宠物的区别,在于有没有名字。每一样东西,每一条生命,如果给它一个名字,就似乎立刻有了生命的份量和感情。

小时候看过很多动物。比如猪、羊、兔子,鸡,鸭。不养而自生的老鼠。
猪是欢快的,羊很神经质,嘲笑它一声“咩----”,它会举着角作势撞人。角又是那么尖,好象小肚皮会给它顶穿。拉一把草喂它,它会一路地拉,手臂都要给它拉去。还是兔子好。兔子胆小,只会一味地逃。蹲在那里就是一个现成的布娃娃。而安格拉兔子是用来拉毛的。生生地拉。问大人:它痛吗?大人说:不痛,它是生来被拉的。
无法理解这一点,因为兔子的腿,踢得厉害,明明是在反抗。
鸡和鸭是卵生,感觉上就少一些拟人的想法。鸡生了一个又一个的蛋,期望着孵小鸡,却悉数给吃了去。鸭子很聪明,游水和回家都有队长,鸭队长带着大伙儿摇摇摆摆地走,肥大的屁股几乎拖到地面。但是鸭子吃相很坏,一边吃,一边摇头甩得满地都是。

它们活着的时候,细看都是可爱而有智慧的。也会关爱同类,对于自己的后代,更是有本能的爱情。
当它们被做成菜,却又是美味的。我想所有小孩子,都经历过这种矛盾。
在日本,有很多现代的小孩子都逃避着这一点。14岁的有纪小妹妹参观过养鸡场后,再不能吃炸鸡。
店里兔肉从来没有得卖。牛蛙也涉及是青蛙的远亲之嫌,没有见过。吃鸽子是不爱和平···
超市的柜台,鱼大都是一块块,鸡、猪、牛认不出形状,切得小小的,叫你忘了它生前的样子。近乎无机质的摆放在那里。

生命意味着消费、占有。不免丑陋。
要学小M,她倒是看得开,小朋友们画鸽子,她说:这个是可以吃的,而且味道很好。赛过鸡。
小M有一个似是而非的解释,前面可以加个“家”字的,是可以吃的。可以加个“野”字的,是不可以吃的。谁不想给吃了,就可以逃出去做个野的。
前者:家猪,家鸡,家鸭。
后者:野猪,野鸡,野鸭。
------她不知道中文里面,还有“家父”“家母”的说法。

看完《Charlotte‘s web》这部电影,走出TOHO,看到有小猪的吃饭垫子在卖,可爱非凡。想着可以垫着它吃火腿、香肠、猪排。Aki百无禁忌。
买回来每天都在用,有时候恶作剧,吃不掉的面包边角,放到它的嘴边,看看笑笑。人,都要这么学着快乐和单纯,才可以和这只小猪一样,笑得充满希望。

7 comments:

Meiさんのメモ帳 said...

コメント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もうすぐ春節ですね、ご実家はどちらですか?

aki said...

春節はほとんど意識をしないうちに過ぎてしまいます。。。実家は無錫です。静かで、どこか垢抜けない田舎ですけど。

田中小百合 said...

這部電影讓我想起了寶貝小豬麥(《babe》)

Anonymous said...

早上四点起床来与AKI问好

花田

aki said...

Babe拍得比这部好。那只猪好象更加粉红漂亮。

花田,四点钟起来是去滑雪吗?星期天,要多睡。

jiajia said...

这本书在美国是小学生必修的课外读物。在日本的时候有个家长让我教她女儿读,我读着读着自己都入了神。
年龄越大越不忍心吃某些东西。我是不吃和头一起端上桌子的东西的。上次回国被老同学拉去吃烧烤,看到一只鹌鹑尴尬的串在一根竹签上,实在是下不了口。

aki said...

哈哈哈,jiajia说得可爱。
据说做屠宰这一行的人,在杀生的时候,都会拿一只手捂着它的眼睛,以防它记住自己的容貌,来生得了报应。这样想来,我们今生遇到的不仁不义不爱之人,是不是前生,我们刀下的哪一只鸡?
我学着这个说法,杀鱼的时候吆喝一声:“喂,不要多看。我不杀伯仁,伯仁也不因我而死。”
好在日本活鱼活虾少,活的大都在寿司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