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16, 2007

女人的友谊

成子造了房子以后,一直没怎么去。正好小孩子们放春假在家,听她邀请得恳切,就去玩,一起烤了章鱼球来吃。席间对话不断,都是真理加谬论。

成子饱暖思淫欲,抱怨治郎君冷淡她。她的小儿子马上帮腔:当妈妈象只母鸡一样要去啄爸爸的脸的时候,爸爸逃开。
成子说,你看,他连亲一下都不肯。我问,欲望总有不?她说,淡,淡得很。是不是他已经不爱我了。
我说,应该不是的。你对他已经像空气,无所不在,但是人是不会想到空气是种亲爱的东西的。没有空气,才知自己活不下去。透明、无色无臭,并且重要性命攸关,应该是你在他心里的地位。

成子说,今年还来了一张不明不白的贺年卡呢。是女人字迹,手写的,一行字,每一个字都用了不同颜色的蜡笔,还说:今年我们再去···吧。你想,省略号代表什么。于是我质问他。他却轻飘,说是一个工作关系的女技师,离婚独居,四十多岁了。-------四十岁的女人,用蜡笔写贺卡,简直就是恶心嘛。
我说,呵呵,女人爱上男人的时候,都可以回到小女孩的心态的。
成子脸色有变:原来你也觉得有问题么?
我说当然有问题。不过,焉知非福。女技师,四十岁,搞得不好比你家郎君有钱,还给点他花花。大可不必着急,你可以委婉地跟治郎君提出想要什么,说不定她觉得用了你的人,应当补偿,还顺便送你礼物呢。
成子有点信了,继续问,如果他真的爱上她,和我离婚呢?
吓!这怕什么。就怕他们爱得不急切。你可以要求离谱的赡养费和精神损失费,她帮他一起出,数额不会少,只会多。再说,你本不喜欢出去工作,这样搞点现钱,并长期放债,理想人生呀。------只要你不在乎他。
成子细想一番,果然有理。

成子又说到婆婆。她的婆婆明美,六十岁了,还留着一头笔直的长发。大凡媳妇,都很忌讳看上去妖娆的婆婆。这里面有着女人和女人的竞争心理。
公公说退休,说了五六年,终于今年退休了。就好象一个久病的病人,天天嚷嚷着自己活不长了,却活了一天又是一天,总是相看生厌的。公公和婆婆一起开车出去旅游。你说,他们还有那个的交涉吗?
我不用想,就回答,有。你的公公我见过,一脸泛着油光,老一些的男人,是看有没有油的。成子惊叫起来:好恶心。
我说:人家都是恶心。就你自己是崇高的么。还有,老婆想要胜过婆婆,只有一个地方------床第。要想,男人都是妈妈带大的,喜欢什么,爱吃什么,有什么习惯,肯定是她比你清楚。老婆只有一项不能被取代,是床上啊。
成子首肯,说以后不再去和婆婆争什么高低。那是注定的败仗。

提到共同的友人美穗。成子不用上班,天天在家,所以还有联系。说是要保密,却一五一十说得很详细。美穗刚生第二个小孩的时候,她的丈夫从邮局辞职。邮局是公务员性质,在不景气的时代,比民间的企业待遇好得多。只不过枯燥单调而已。做了几十年,学不到任何东西,还是只会一张邮票80块钱,给我100块,找你20块。所以他就很任性地辞了工,从此浪荡。还偷用美穗的名义。开了好几张信用卡,透支,背了一屁股债。美穗发现的时候,已经欠了几百万。
我们都说,她不该准许他辞职的,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有了两个孩子的父亲,无论如何,应当放弃自己的空想了。而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工作是有意义的。意义只在报酬而已。

美穗向成子哭诉现在的拮据,靠她出去做事维持生计。公公婆婆都责怪她,说她没有管教好丈夫。儿子倒像不是他们生的。两个孩子连学校的钱都在拖欠着,美穗很看老了,不化妆,不打扮,像一只拉磨的毛驴。
我惊叫起来。女人丧失美丽,就是一无所有。我说做的什么工?成子说是便利店的收银。-------我说,你劝她去陪酒算了。找一间有吧台的酒吧,不会给客人占便宜,收入又好。以前有人欠我们公司的钱,我去讨债。看到家徒四壁,小孩子放学回来的点心,是四方方的早餐面包,可怜得不好意思讨。但是还是劝那家的女人去做酒吧,这样钱来得快,死要面子是永远无法还债的。去酒吧的男人,很多也不过是找个人说说话而已,美穗很凶,也有男人好这口。成子你要这样建议她。

一直以来,不认为酒吧是不好的工作。靠一张嘴巴来笼络客人,维持清白,是很有技巧的事。
成子也觉得对。
然后忽然两个人就觉得要好得很,因为共同分享了他人的不幸。我说:如果这辈子我有事相求,一定先来找你的。
成子警惕:什么事?
我说借钱是不会的。反过来,我也没钱借给你。比如手术承诺书等等。她摇头说不干,不干还要教训我:你总是不肯让男人与你共同承担某些东西。我最美丽的时光给了你,就有权利要求你。不要口口声声两相情愿,两不相欠,没有人夸你高洁,打掉牙齿往自己肚子里咽,是吃亏的。

要回去了,成子很恋恋不舍。我说住得这么近,其实常常可以过来看你。但是当我有男人可以依恋的时候,我是很少想到女朋友的。坦白地说,我很重色轻友。谁又不是呢。只有一条,如果我的女朋友爱上我的男朋友,我会拱手奉送,因为任何一桩爱情的发生或者改变,都不应该被指责。就像撞车。心里并无预料,却遇上了。
出来的时候,成子的一双小儿女远远地还在身后挥手。想起有很多女人说:算了算了,结婚去。
其实每一种人生,都需要努力去过每一天。太太也好,少奶奶也好,老板娘也好,都有相应的责任,并不比单身来得轻松。

#门口的June berry又开花了。不经意地拍进去很多杂物。
房子,花,金鱼缸的水,捉虫的笼子,信箱。。。
分别代表一些东西,构成我的生活。责任,美好,恶作剧,和来自外界的信息。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感情的故事风花写的不少了,能否教一下我,怎么能泡到女生吧,特别是日本的女生。不少我真的会找不到老婆了。

花田

aki said...

日本的女孩子,比较实际。一般日本男子比较轻视女人,你可以从温柔下手。
并且表示你愿意多做家务。
但是日本女生,很多是不打算以后长期工作的,只打算勤劳在家里而已,这就要求男人有经济能力了。
很难说哪个国家的女子更好,还是因人而异的吧。

Gemini said...

读了你好些篇博客,似乎你蛮有阅历的,写得还不错,切入的角度也很好。加油!

aki said...

gemini是新朋友,还是很开心结识新朋友。
谢谢。你的blog去看了,可以提供我学习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