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5, 2007

铃兰叮当


铃兰的名字本身,就是清脆好听的。然而日文里有一个更好的名字,叫作“君影草”。
铃兰是百合科的植物,只因香气浓郁,才叫“兰”。英文叫它“谷间的小百合”,而法语则称“圣母玛丽亚的眼泪”,德国人叫它“五月的小铃铛”。

君影草这个名字,或许最为贴切。看它低着头,大大的绿叶间。伸出花茎,雪白的小铃铛一样的花,好似微风拂过,呤呤有声。或许花蜜也是芬芳的,小蜜蜂常常呵着腰,钻将进去,身体完全地看不见,好象是在捉迷藏。
很多人家的院子里,都有一株铃兰,开始只是一棵,几年后变作一大丛。每到五月,青葱的叶,衬着雪白的花,暗香袭人,有着不同于玫瑰的美丽。
然而它却是毒的。叶、花、甚至球根,牛羊都避开不食。而园艺种的比较大朵的德国铃兰,毒性更甚。据说在草原上,其他的草,被动物吃光,或者一岁一枯荣。而铃兰则趁机占据领地,大片皆是。它相貌柔弱,其实繁殖力强,也不怕土地的贫瘠。花语却是:幸福会回来的。希望。纯爱。是5月1日的生日花。

给我的印象,就是念着君影,坚忍地等待。期望幸福重来。
事实上,没有幸福可以重新来过。因着分别,互相的爱,只变作责任。再到一起,想到为了这一天的代价,余生只是偿还。而我们又总是奢望某种相亲相爱,不懂得说出来的爱,总是不被珍惜。
对于一个人的爱,可以有很多种。比如追,求,等。下流的可以是纠缠、胁迫。
追,是舍不得曾经花在他身上的时光。追到后来,只是花去更多的心力与青春,血本无归因而加倍。而男人的有一点习性,与狗是很象的。同是狩猎动物的缘故。你跑,他却死不甘心。你追,他却怕起来,跑得好像有四只脚。
求,是贪心。物欲、情欲。欲火焚身。越老越甚,因着手上的资本递减。
等,是自我满足。我等着你,如此痴心,你不可负我。在自己等待的日子里,女人为自己的坚决而感动,并因此坚信,自己爱的的确是他。

男人不喜欢。于是狡猾的男人说:我只要活到40岁,最好在睡梦里死去。男人在30岁的时候常说只要40。到了40岁,改口说50。一路活得津津有味。极乐再好,终归比不得现世的享受。
女人听了心疼,说:难道我的爱,都不能使你更加热爱生命么。你一定是有什么阴影,我要用我博大的爱,来融解你,接纳你。
男人心里在笑:傻瓜,我只是叫你不要期待我。不是真的想死。世上快乐千千万,如何舍得。如果你执意要等,并且只是你私人的事,不求我的许诺,那也可以。
男人做感动状,眼眶湿润地说:对于我这么一个喜欢漂泊的人,你却不嫌。你是我最感安心的人,或许有一天,我们都老了,终于可以在一起。你将是我心上的安慰,梦里的天使。

于是女人等待,如同铃兰。开着小小的花,心里充满希望。直到成为半老的怨妇。
很多善良的女人,都有这种经历。好在我们的一生,实在是很短很短。所以,一世,经历一次天大的爱情,忍耐一段长久的孤独,受一次最大的嘲弄,也就到了终点。
劝人也是劝己:如果他真的爱你,现在他就不会离开你。

每一种花开,都是有它的道理的。

2 comments:

jiajia said...

原來這個叫鈴蘭叮噹亞。上次看見,喜歡不已。

aki said...

对呀,我在jiajia那边看到铃兰的照片,才想起写它的。我没有自己拍照,这张照片是下载的。jiajia的图片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