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05, 2007

吃酸的,喝甜的



梅子熟了。
江南的“梅雨”,就是梅子成熟的季节,因而得名。成熟的梅子,有种桃子的香气,没有绒毛,光洁可爱,晒得到太阳的一面,红红的,象乡下孩子腊月里的小脸蛋。红了,再等一等,整个带上黄朦朦的颜色,就是熟透了。梅子有大有小,腌制方法各自不同。只捡自己每年必做的功课来说。

取大颗青梅,生青、结实,用来泡制梅酒或者果汁。酒,还不至于一个人在家里喝,所以不做。只做果汁。
青梅洗洗,用牙签一个个挑去梅子蒂,晾干。放进袋子里冷冻一日一夜。想想第二天要腌东西,早晨总是早早醒来,象乡下人杀猪,一年一大事。
冷冻之后,水分子的细胞壁被破坏,更容易渗出果汁。一层青梅,一层冰糖,等量地加上去。之后就可以无事翻翻瓶子,把它颠过来倒过去,使溶化的糖液均匀地沾满青梅。重得很,像个力士一样举着,透过玻璃看看里面稠稠的汁。感觉孙二娘在厨房就是这个样子的。
过了第一天,水位上升,就可以放在窗口,对着光,每天窥视青梅的精华,一丝一缕渗出来,象袅袅的烟。10天左右,青梅汁液尽散于糖汁中,汤色金黄,微微地红。青梅已是皱巴巴的皮与核。
取出青梅不用,可以开怀畅饮梅子汁。
今年买了5公斤青梅,5公斤冰糖,白砂糖的味道不够清洌,而且,冰糖溶化的样子,象一颗颗水晶,慢慢没了棱角,变作透明,那个过程十分缓慢悠长。喝的时候,兑上10倍左右的冰水,就等着夏天到,伊人在窗前难眠,一口一口抿下去,酸酸甜甜,象某种有希望的等待。和恋爱的人,小小的拌嘴与和好的味道。

也喜欢酸得有名的梅干。日本最传统的食物之一。从前人家逃难,不抱钞票,先抱一坛子梅干-----盐分很金贵,而且不会坏,还可以做现成的药。日本人都相信,肠胃不好的时候,吃个梅干就好了。现代也有很多人,每天坚持吃一粒又酸又咸的梅干,并深信可以维持健康。
偏爱小梅干,可以当作零食来吃,不必酸得把脸皱成一团。去年腌了2kg,晒在院子里,有点风,怕吹翻了小竹匾,就叫小M顺便瞅着。不想她叫了一帮嗜酸的小女朋友,坐在我家停车场的水泥地上,还有的回家拿了水壶来,就着一粒一粒地吃。收获的时候,只剩了一半。
她们评价,最好吃的莫过于一起腌来着色的紫苏叶,晒得热烘烘的,散发着诱人的香,晒到后来,发脆了。她们取一点,在手心辗碎,舔一口紫红色的粉,就一口茶。
隔着窗帘看去,倒像几个喝酒佬。没有下酒菜,手上抹一把粗盐,舔一下,过一口酒。真是豪放。

梅干的腌制方法,是用盐腌一整个月,之后在梅雨间歇的晴朗日子里,暴晒三天,并且承受三天的夜露。喜欢红色梅干的,加入红紫苏继续腌。着色即可。红紫苏一起晒干了,研成末,拌在热饭里,捏成三角形,就是饭团里我最喜欢的一种。

性别不同,嗜好的口味也不同。发现喜欢酸味的,还是女性居多。男人一概不怎么喜欢,记得我的弟弟不爱吃番茄。以为他很奇怪。长大后发现大多男性都是不吃酸的。
这也自然,女人生来就是酸溜溜的。现成的一坛子醋。
《源氏物语》里面,光源氏说:女人千种可爱,万般娇柔,只有一个致命的可恶之处,就是好妒。
他在少年时的初恋,爱上一个年长于自己、高贵优雅的女性,是皇族的遗孀,叫作六条。男人多半在最初的恋爱中,会爱上高于自己的女人,瞻仰着、憧憬着她。然而在真的到手之后,忽然觉得如果不再重新去爱一个青涩的年青女子,自己将永远超越不了她。正好在这个时候,他邂逅夕颜。夕颜是一种花的名字,开在黄昏,白色大朵的喇叭花,香气浓郁。书中把夕颜写作一个除了可爱,其余一无所有的女子。光源氏欲摆脱六条对自己的影响,看到没有太多背景和脑子、美貌单纯的夕颜,一见钟情,掳了就走。并在与她的情爱中,初尝处于上风的快乐。
而此时六条已经对这个翩翩少年倾心。光源氏却开始疏远她。六条终于相思成疾,卧病在床。病中化作“物怪”----就是厉鬼的意思,纠缠夕颜不放,夕颜在爱人的臂膀里气若游丝,时不时地幻作六条的声音,恐怖而尖利。终于归天。
这之后,源氏深痛恶疾女人好妒的脾性,决心从小抚养一个完美的爱人----就是后来的紫。
紫还在六七岁的时候,源氏开始教她一切文化,他漫长地等她长大。紫对他的感情,是近乎长辈的。然而在某一个午后开始,他们成为男女。紫也终于产生了一项源氏没有教她的感情,就是嫉妒。
在别人眼里,紫是从小跟随源氏的,没有女人可以比得过她的地位,然而她还是会吃醋,只不过表现得含蓄而已。直到最后,忽然要出家,也是因为看到了太多的不坚定,和男人好色的本能。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甜甜的,是爱。酸酸的,是嫉妒。不在身边的时候,想到他的美好笑容,给别人看了去,简直就要羡慕那些无关的人。于是,当爱着一个人的时候,我们变得温柔。面对每一个人,想到他或者她,对于面前的我们,或许只是一个工作关系的人,一个路人,一个店员,一个不怎么喜欢的同事···,然而,对于爱着他或者她的那个人来说,却是朝思暮想的。对于特定的人来说,他(她)无比重要。

爱一个人的时候,实在是苦多过甜。女人嫉妒一切他身边的东西。平常地给其他人的一个笑容,一句对话,他的每个电话,甚至妒嫉他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所有的事情。他去打球,妒嫉球。他驾车,妒嫉车。他去看风景,妒嫉风景。他去喝酒,妒嫉他手里的酒杯。
这些细致的心思,不懂的男人,多半觉得烦。偶尔有毒药男人,看到你气鼓鼓的样子,一把揽在怀里:我喜欢你为我生气。因为你已经在爱着我了。
于是,酸酸的感觉,又烟消云散。或许可以说,女人的好妒,亦同时助长着感情。

而因为妒嫉得受不了,说要分手的,多半是假。如果心里舍得,也就用不着为他难过。是说:爱的反面,是无所谓。
等待梅干一个月。好象自己总是在等待。但是却不肯因为漫长而放弃。我是一个长情、长性的人。

6 comments:

jiajia said...

我最爱酸梅了。从小最爱的是紫苏梅子姜做在一起的一种零食。现在回去都找不到了。

aki said...

这个东西不易坏,可能邮寄都可以的。
但是要配一碗热饭,吃不下,放在边上看看也好。紫苏如此开胃!
红色的姜,是取嫩姜,用多下来的梅子醋泡泡,不会坏,可以吃很久。颜色很漂亮呢。

Anonymous said...

又长见识了,原来女生爱男生时会这样时想的啊,妒嫉他身边的所有。

花田

aki said...

我的研究,男人妒嫉心不如女人激烈些。女人发起疯来,要死要活的。
我已经不做在脸上了。长大就是学会隐藏一些感受。

杨小过 said...

我喜欢喝杨梅酒,不错的。

aki said...

杨梅酒,没见过。哪里都有得卖吗?
想喝喝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