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6, 2007

热带的翅膀





每个夏天,总是要去看看昆虫展览。
喜欢甲虫。肥大的身体,厚实的硬壳,触角的弧度,令我感觉自然的极致,总是美丽过人工。即便被几根细针永远地钉在框架里,依旧不失光泽与生前的威武。
而各个产地的昆虫,形态有着微妙的差异。证实着达尔文的学说。

30分钟车程的金华山下,有一座罕见的、纯粹出于私人爱好而经营的昆虫博物馆----名和,历经百年以上,收入仅仅靠一些门票和少许民间的标本交易,不知怎么维持下来的。
或许祖上就是外交、或者做外国贸易的工作,有了职务之便,可以不花太多经费,收集到如此庞大的展品。
对于昆虫,印象里就是用来把玩的。
判断一只虫是不是昆虫,有几个标准:
·身体分为头、胸、腹
·六只脚、四片翅膀
·触角、复眼各一对
这样看来,蟑螂是昆虫,蜘蛛和蝎子却不是。蚂蚁也是,它在繁殖期间是有翅膀的,之后找到好地方,就脱去羽翼,落地安家。

昆虫的收集,想来的确是有些残酷。或许是一只甲虫王,因为它是某个岛上特有的品种,或者身材恰好适合用来展览,就被抓起来,手脚钉住。而且,每个品种,都会展示从大到小的5-10个等级的尺寸,以确定平均的概念。
同一种昆虫,雌雄个体也是很不相同。雄性多触角,雌性身量小且浑圆。有些昆虫,雄性互相争斗之后,得胜的占领了亦一处甜甜树汁的领地,就邀请雌性一起畅饮,乘机就完成交尾之人生一大事。
-----男人的请吃饭,都是圈套。或许可以这样解释。

名和昆虫博物馆有两层。进到最里面,一墙都是触目的蓝色,闪耀着金属般的光泽。
是有名的蓝色蝴蝶----Blue Morpho。产于南美。因为美丽,被过度地捕获,现今已禁止进口。但是它的标本,哪怕是多年前的,依旧梦幻般地闪亮。

蓝摩尔弗蝶(姑且这样译吧),相对于瘦小的身体来说,亮蓝的羽翼显得十分巨大。这令它成名,亦令它濒临灭绝。它飞翔的样子,扑扇扑扇、描画着不规则的轨迹,而速度又奇快。
蓝色的翅膀,只是正面,其实背面只是朴素的褐色或者灰色,有些还带着拟态的鸟眼睛图案----夸张而好笑,却有些抽象的恐怖。所以它在大的分类上,属于蛇目蝶。

捕捉蓝蝴蝶,可以榨一桶甘蔗汁。大部分昆虫对于这个味道情有独钟。琼浆在高温的热带,迅速开始腐败,烂熟的气息,对于昆虫是美酒。
还有一种方法,是用银纸。蝴蝶看到闪光,以为是异性,求偶心切,自投罗网。
最早开始捕捉并系统地收集蓝蝴蝶的,是一位法国的昆虫学家,名叫Le-Moult(1882-1967),他在南美的殖民地负责管理监狱。他让犯人们去抓蝴蝶,通过货船把标本卖到欧洲,得来的钱财,在犯人被释放的时候,交给他们,可以做一点本钱从此回到社会。
当年他收集的蝴蝶,至今保管在柏林博物馆里。
但是鲜有人知这背后的故事。在那个时代,很多政治的因素,成就了某一位专家、某一项研究。可见生于乱世,未必是不幸的事。乱世有的是机会。

写到最后,请你细细看一下蓝蝴蝶的标本。你可以看到一律都是没有肚子的。
美轮美奂的蝴蝶,吃的东西却很肮脏,是腐烂的果实的汁液,或者动物粪便的液体。
所以,蓝蝴蝶一旦落网、丧命,肚子马上开始发黑,并渗出一种黑色的油分,迅速渗入翅膀,另蓝色发黑。----所以,蓝蝴蝶一抓到,第一件事,就是把肚子割掉。
墙上的画框,整面都是翅膀,细看它仅有半截的身体,美丽都须花出代价。简直就是《蓝蝴蝶的恐怖物语》。

3 comments:

杨小过 said...

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我好想你哦。

aki said...

我也想念这里。只是停得久了,不好意思写了,有点情怯。
19号--30号去中国看妈妈啦。

somed said...

原来找妈妈撒娇去了,难怪发的短信没有消息呢!
--
男人请女人吃饭,并不一定是有非分之想的
看到女人有一点吸引的地方,是会有幻想的,人没了幻想多没趣
有些交往了很长时间的异性朋友,反而没有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