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0, 2007

娃娃看天下






开始在家工作了。一直以来,这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然而真的如此,却发现很多意外。
早晨起来,不及洗脸,马上要应付某事。于是在电脑、打印机、传真、电话、手机中不停地折腾,弄到中午时分,才想起还没洗脸,身上是睡衣,洗衣机里的衣服还没有晾,院子里尚未浇水。
不在家也罢,在家还要应付上门推销的、收报纸钱的、邮局的,以至于开门的时候,蓬头垢面,他们或许都以为这是一个懒惰的主妇。

生活和工作没有了界限。等电话的时候,可以去洗几只碗。电脑太慢的时候,可以去摸摸狗。随时可以站起来,去厨房喝水。
现在我知道作家这个行业,为什么都是多多少少有些古怪的人了。闭门造车,当然就日益古怪起来。眼镜戴久了,再也懒得拿下。衣装落伍,因为不用出门。
好在我不靠写字维生,做的是不齿的“商”这一行。有时也必须出门见客,偶尔化妆,那是美轮美奂,靓得自己也不相信。长时间皮肤处于自然呼吸的状态,毛孔也不见了,嘴唇也不象每天涂抹口红时的黯淡。而且我还可以边工作边做面膜。谁也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此时人头鬼脸。

TORA有些不适应。这个主人,要么出差好几天,要么整天在家,而且开始吃三顿饭。它会主动躺在我的脚下,我一边做事,一边用脚底摩挲它的毛皮,好象一个天然的垫子。

院子最近打理得不多,因为上次抓蛇未遂,至今潜逃在附近。非常害怕看到它邪恶的小眼睛。蛇就是蛇,再小都是凶相毕露的。我拿钳子去夹它的时候,它攻击性地恐吓我。一怔,它就逃之夭夭。好象院子里的小青蛙数量也明显减少了,分明变作它的营养。
入秋了。
却提不起劲做一切换季的工作。创业维艰,只是缺少时间与金钱。

休息天(即便看了日历,都要数一数才知道是星期几)去看万圣节的装饰,满街橘黄色的南瓜娃娃。买了一个,因为内心想着过节总是好的,知道时光推移,不至于如白毛女般,在深山里流窜了多年,出来看看,王世仁老早死了,天下大白了。
工作上了轨道,还是要坐在事务所里的。到时候不知是否又会怀念这段时间。

对于感情这件东西,已经过了拿起放下的阶段。因生意上接触的人里面,一半是真,一半是利用。很多时候,闪电发展到哪里,说穿了,女人或许有些梦想滋生,而男人大多时候,只是想找一个放心的合作伙伴,而已。
----其实这是很天真的。女人要害你的时候,没有两样的。
上次在中国出差,忙完,已经要睡,忽然有内线电话打过来,说可不可以聊一会。心想:你也小看了我。我不以为自己很美,所以我也不以为你是真心。
决不敷衍这种人。心,是会被这种粗劣的交往玷污的。
但是过后很久都耿耿于怀,因为看到了人性肮脏的一面。
看八卦新闻,说张曼玉被骗投资,损失巨大。那么美的人,才会上当,因为自信。所以男人要知道,美女好骗,平常的人,往往有足够的自知,反而不易得手。

说了很多不喜欢的事,还是看看照片。上周去看娃娃,不买,只是享受童话。
一张是著名的芭比。一个个小盒子,好象睡在小棺材里。芭比的美,是十分女性化,打扮妖艳。衣服多为出挑的空姐、护士、摩登、寡妇之类。在日本却不如Ricca受欢迎。Ricca美得比较平民。照片中一大家子的就是。
左边是双胞胎,和更小的三胞胎姐妹们,五朵金花。而右边的父亲,却像个不良少年,妈妈就是Ricca,很年轻,好人家的太太打扮,佩戴首饰,如学校PTA的成员。这么五个孩子,父母还有如此闲心修饰自己,也算童话。
而相对年轻的,是Jenny。做女学生打扮。在早熟的日本,很多高中生已经这样子了。一头长发,根本影响做学问,时髦的打扮,除非父母很有钱,否则就是“援助交际”的一类。(蛮肮脏的交易。有些女学生,贪财,把学生作为招牌,卖给寂寞的、工作压力巨大的、或者变态的中年男,有包月和零卖两种)
但是Jenny长得端正清秀,眼睛稚气未消,也算得是清纯少女一类,所以这个娃娃也有人气。
那个标价3499的娃娃,是典型的日本娃娃,婴儿型的。日本这个社会,对于女人,要求得最多的,就是母性。她的广告词就是:让你的孩子,母性萌芽。但是现在如此不景气,女人也要工作。母性十足的女人,工作也是一把好手,是不是就理想了呢?还有,不能超过男人,绝对。否则,比偷情还要不好。
或许强调母性,是令家庭安定的决定因素。一般来说,一个家庭,思变的多半是女人。所以要拿爱护孩子这一点,来捆绑她。
这个娃娃叫Popo,脸颊如真的婴儿般,是软的。还会哭、叫,边上有系列的奶瓶、尿布之类卖。

aki有一个十多年的卷心菜迷你娃娃。本身就很喜欢卷心菜娃娃的样子,不美,只是可爱。鼓囊囊的下巴,奇怪的发型。本来也不怎么玩,却给小M如获至宝地找到了,给她讨了去,每天睡觉捏在手里。大娃娃影响睡眠,这么迷你,倒是正好。
小M抢了菩萨,还要叫我造个庙。叫我给她做新衣服。天啊,可以捏在手心里的娃娃,衣服怎么做!但是aki逞强,到底做了一条裙出来。照片中绿底黑点黑花边的就是。还画了量身订做的纸版,以便以后再做新行头。
还不止这些,之后小M用纸盒做了一个家,命令我做了一个洗衣机,明天要做床…

看小朋友玩过家家,总有些不耐烦,心里抱怨都是假的。
然而细想,真的很羡慕。成为一个大人,就失去失败的机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我们的世界里,没有“假如”,每天只是真枪实弹。
明天我要在工作间隙,做些娃娃的家具。凡事可以有好的心情去对待,或许归功于经常和小朋友玩的关系。
小娃娃的衣服真的很费劲。所以童装不见得比大人衣服便宜了。

6 comments:

jiajia said...

新工作加油:)
我从小就不喜欢娃娃,很是羡慕表弟有变形金刚玩。。。。

Anonymous said...

要让小朋友从小在童话中长大。

花田

Anonymous said...

在加AKI的短信号码时不小时把AKI的电话号码给DEL了,能不能再给我发一次呢?


花田

aki said...

みぃちゃん入院しました。
運動会の練習で、多分疲れたと思う。だから、電話できないけど、電話番号をとりあえず渡すね。
090-9905-8499
あさってくらいは退院できると思う。またね。
残暑厳しいから、皆さん、お大事に。

somed said...

突然好喜欢Aki的语言,淡然,读后却会有微微的晕眩
还好见过Aki的,否则又是个谜一样的女人

昨天从北京回来,带了烤鸭和月饼,还有很多的零食
各位中秋快乐

aki said...

对我来说,写字是心理医生。
自己有时也会重看一遍,好象在心里跟自己说话。
月饼。在国内的时候,想想不要吃,没买。现在却觉得放着看看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