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5, 2007

色与情



在我离职之后,虽然憎恶那个工作,但还是会常常想起那段日子,那些同事,曾经朝夕相处,今天已形同陌路。有些人,我天真地以为,在工作以外,还有友谊的延伸。那是我自作多情。
而最近发现一个道理。世界上大大小小的事,政治的,经济的,人文的,鸡毛蒜皮的,每天都在发生,其背后的根源不外乎是男女。

事情比较微妙,隐去真名、职位,只说八卦。看客也不许点穿。
出场人物为:丰满女,破产男,排球男,墨镜老男人,天真的小我。

男人之热爱女人,无非是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比如胸脯。成子的儿子,吃奶吃到2岁多。在外面又跑又跳,口渴了,一头钻到成子的上衣里,拉下来就是咕咚几口。成子的胸脯,是儿子的便携水壶。我们都说:这个儿子,长大了估计好这口。
但是成子振振有词,幼时比较满足的小孩子,长大了不会过分执著于此。反之,人工奶粉喂养的婴儿,日后才会想办法弥补儿时的缺憾。这原是人的一种本能。缺少的,以另一个方式补上。
等到十多年后,我们就可以得到验证,届时我将另作报告。

女人丰满,一般胸脯也自然堆堆的。而傻乎乎的男人,往往以为大的是本身,把背上、肋间的肉全部算在里面。脱下来一看,全不是那么回事。在温泉,看到胖女人穿内衣,那是很有技巧的。她往往弯下腰来,让背上的肥肉按照重力的规则流下来,一古龙咚套进内衣,再用手把腋下的肉拢一拢,好象在告诉那些肉:我说你们是胸脯,你们就是。
丰满女大胸。普通的恤衫,领口也不特别低,不用挤兑,就有沟。有次约了喝咖啡,我们几个先到,在等她。咖啡店的帘子,是卷上去的那种,垂在一半。千帆过尽终不是,忽然,半垂的帘子下,有一个颤颤悠悠的胸脯经过,就知道她来了。众人相视一笑,会心地。

职场无非是人际关系。好好的地方,本来好好地做着。忽然出现了一老一少。老的六十多。少的二十六。老的是老江湖,穿着定做的名牌西装,开着名贵汽车。其实调查下来,住的是公寓,名下并无多少财产。靠嘴皮子过活的人,首要是衣装打扮。年轻的女孩子,是看不大出真相的。老叟手一挥说:哪里哪里的一等一的地是我的。以后造了出售的公寓,送你一间。----于是少女成了他的秘书。
而一个人相信之后,就犹如一叶蔽眼,哪怕对方漏洞百出,都不会想去证实一下。我们查过,那块地根本不是老叟的名义,暗暗想,这个少女亏大了。但是少女为人不好,所以大家都懒得提醒她,说不定反招了怨恨。有次我们讥讽道:以后房子造好了,你搬去名古屋住,来这里很远呢。-----她听不出是嘲弄,洋洋得意地笑起来。心里很可怜这个人,但是平日里她依仗老叟,目中无人,于是大家的同情心一点一点消失了。

少女有一个谜。平均半小时上一次洗手间。我们的想象力十分恐怖,多次讨论,得不出正解。想象一:膀胱炎。细菌感染。想象二:被摧残。导致括约肌受损。想象三:依存性的药物。想象四:精神不稳定。
这个女孩子,父母据说是老师。非常严格的家庭,使得她迫不及待地逃出来,把老男人的怀抱,当作安全的去处。老叟另外有妻子,在法律上未入籍。所以少女还有一条野心,他死了,自己可以跳出来抢财产。----这个财产,她以为很大,从不去认证。其实没有土地和房子,财产恐怕也是有限。
旁人都是无奈的。要她自己什么时候醒来才好。只怕老叟又不放过她。
与她相比,我们都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而我们的行业,因为这一老一少的参与,引起了很多的事端和变化。早说了,一切问题,背后的因素都是男女。

墨镜男与老叟差不多年纪。我们好奇地向他咨询:那个年纪,还有用的么?
墨镜男说,男人之有用无用,完全是看对方的。再说,一个老男人,没用了,就不会那么听她的话。
墨镜男说话很粗俗,但是饱含了岁月的经验和男人的心得。另我们颔首。原来如此。

墨镜男有一天早上,慌里慌张跑进来,说不得了了,这个事情一定要当面确认。老叟昨夜来电话,说:俺的手下破产男,搞了你的手下丰满女。对不起。
这个事关重大,关系到工作上的一些东西。墨镜男急了,年轻的时候,重要职位的手下,比如做帐的,他一定先弄成自己的女人,然后放心地让她做事。出道几十年,用的都是女人,就是有这个方便。
---所以我看一个老板,有无管理能力,是看他能否用得起男人、同性。完全不靠情与色,只靠人格魅力与薪水的诱惑,可以罩得住,那就可以了。

破产男是老叟的手下。当年也做过老板,自恃聪明,后来破产的时候,连房子都差点给银行收去,还有高利贷的逼债。老叟是黑道,把他保下来,之后约定终身为他做事。好歹破产男就有了房子住。
丰满女为人精明,怎么会和这个人搞在一起呢。
墨镜男当面问她,她一口否认。
墨镜男是个大嘴巴,没有的事都会编造,何况真的!问着问着,忍不住把细节都讲出来了:他们说,你在酒店拿出积分卡,敲图章。图章一面满满的!----丰满女的脸色开始越来越不好看。
破产男说:他还说,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求,令他穷于应付。
丰满女几乎要哭了。
我们都很尴尬,这种事,不应该在有旁人在场的时候问呀。很同情她,也一致愤慨,认为是造谣,无中生有,我们都表示永远不会相信这种离间的谎言。

但是,丰满女从此好几天都很低落。破产男好似有了忌讳,也很少上门。我们在心里都觉得造谣可恶,应该想办法鼓励她。
这个时候,排球男出场了。排球男四十多岁,很高,很能玩乐,也拼命工作。他曾经热爱排球,就像热爱女人和酒。丰满女和他的关系,是工作以外,还有朋友交情的那种,说不上利用,利用也是互相的。
我一向讨厌这种不公不私的人际关系。也从没想到要靠色相去博得一个职位或者交易。在外面做事,人家不害你就够了,况且男人这种东西,哄人上床的时候,千好万好。一下床,就什么都烟消云散。感情,他也表白是有的。相信的是笨蛋。

我一直主张,男人手大是很有优势的。有好事的美国人调查,得出数据,女人在与男人初相见的时候,不管自己是否意识到,潜意识里一定观察到手。想象这只手是否舒适。排球男一手可以抓一个球,而且手臂很长,我们想象他可以环着对方身体一圈。身架有些像大猩猩。其实,大猩猩是很性感的。(笑)
我们对排球男说:这个谣言,对她伤害很大,你劝她一下,就说我们都不会相信的。我们信赖她的为人。
排球男回话:上酒店和为人有什么关系?况且,你们认为是谎话,我倒是觉得,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谁爱上谁,都是会发生的事,比如有一天aki你垂青与我,呵呵,都说不定。
我啐他,说不可能。你是一个粗人,又不读书,我怎么会喜欢。而丰满女怎么会喜欢那个破产男,嘴巴那么厉害,从不肯让步,对女人不肯讨好。还标榜说从来都是女人看上他。吃东西又很挑剔。还没钱。丰满女图他什么?!

排球男说:你们真的单纯。我有过百多个女人了,还不知道?清高的、聪明的、矜持的、有身价的、能干的…,因为时间、地点、气氛,有一天鬼使神差,忽然对自己说,我原来一直都喜欢他。就此许了对方,女人呀,你只要进入她的身体,就等于进入她的心。到了这一步,所有女人,一律都是软弱而可爱的。什么利害关系、真真假假,都看不到了。
你们觉得,她不开心,是因为被人造谣。我倒觉得,她是在怨恨对方,告诉别人呢。

我们反驳:男人会把这种事情随便出去说吗?不可能。
他说:怎么没有?那是你们没遇到。有些男人是喜欢自夸的,比如破产男。可以想象。男人的心理,你们真的不懂。你们一定要我安慰她,我就打电话给她试试。
我们忙说谢谢,叮嘱他要宽慰她。

隔了一天,丰满女情绪依旧不好。我们去问排球男,电话打了没有?
排球男说打了。我们问:你怎么对她说的?怎么没有效果?
排球男说:我开导她,这种随便把两个人的事告诉别人的男人,是最差劲的。以后不要来往了,相信你也看到他真正的为人了。
一席厥倒。----排球男坚持,此事属实,现在她很羞,但是又真的给了他一点真的感情,所以很懊悔。

我们都摇头。认为排球男自己好色不过,把人家都想成一样的。真是个俗物。
事实是需要时间来证明的。事过好几个月,情况有了根本的变化。很多事情表面化,以之于我们惊奇得下巴都掉下来了。
所以aki最后说,男人往往把事情往肮脏里去想,男女之间不存在搭错这回事,什么都是可能的,那一刻,想了,就去做了。女人却总是试图去总结为某些高尚的感情,否认欲望的存在,与欲望支配世界,这一个残酷的真理。
而前者的想象,往往更加接近于真相。

6 comments:

baqiaodan said...

精彩。精彩。。。
期待第二章。。。

aki said...

巴乔丹:你是说这些画很好看么?你google一下浮士绘就有了。
色情是经典的艺术,浮士绘里面的杰作,是春画。我喜欢看的。因为很直露,好笑。

baqiaodan said...

hehe ..看画不如看真人。。。
俺没有艺术细胞。。看不懂的。。。

我是说故事很精彩。。真实的生活经历远比小说好看得多。。。

别人的事都且这样,要是aki本人的经历的话,不知得写得精彩多少倍了。。

隔行如隔山,看见aki写的那样东西。。我是永远也碰不上的,更是觉得有趣的很。。

aki said...

巴乔丹好象是理科出身的?
我的工作关系,都在搞人际关系。看到后来,这个世界上除了男人就是女人,所以,凡事因此而起,也就不足为怪了。

成天混在这样一帮人里面,可见我是给熏陶得不纯洁了。

baqiaodan said...

hehe..

估计以传统理科生的观点来看的话,已经很不纯洁了。。。。

嘿嘿。。

aki said...

要那么纯洁干嘛。男人纯洁了,往往像傻子。巴乔丹出来混了这么久,应该有些功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