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7, 2008

相机里看风,花


宇宙人问到我的相机,是cannon DS6041。有人叫作Degital Kiss,不知为何有个kiss,总之这架相机的名字很女性,很甜蜜。
买了有两年多了,在我心里,依旧认为它很新,是我的宝贝。
我还另外有个长长的镜头,主要用来拍摄一些不能靠近的东西,比如蛇。但是我没有三角架,因我绝对不会背着那种东西出门,太累赘。所以我用望远镜头的时候,非常可笑,我先放松肩膀,然后屏息,发现手有细微的颤动。于是我改作细细长长的呼吸,最后,再怎么努力,还是拍不出好照片。尤其是月亮、萤火虫。于是我就放弃。

Cannon的好处是颜色逼真。你看这张。红就是红,粉就是粉,橘黄就是娇滴滴的。小妹妹手里的相机很适合小孩子用。她怕丢了挨骂,就买了一只毛茸茸的、肚子上有拉链的小猪,把相机放在小猪肚子里。结果她会把小猪一起忘在洗手间、汽车里、院子里。
后来她找了一根绳子,把相机吊在脖子上,像个游客。

这些花叫ベコニア,大朵的是球根种。字典上译作海棠。我很想编一本中日文对照的植物辞典,这很难,所以尚无先例。中草药的或许有。同时精通植物和语言,是很不容易的事。
其实中文里面,花的名字根本不具体。“纲”“目”“属”,再细的分类就没有了。
海棠种类繁多,有谁告诉我它们的中文名字?

海棠里面,有个种类叫“秋海棠”,也是一出好戏文的名字。
小时候跟着外婆听苏州评弹《秋海棠》。将军的姨太太罗湘绮年轻美貌,心里苦闷,爱上了英俊的当红戏子秋海棠。由于真情无法抗拒,他们不小心生下女儿梅宝。将军的随从识破真相,勒索不成,就向将军告发。导致秋海棠遭到毁容,流落到扮演武行龙套,千辛万苦抚养女儿。女儿梅宝长到16岁,为了生计,偷偷去卖唱,又被富家子弟看上。富家子弟却是当年的姨太太的侄儿。因为这对年轻的恋人,一对苦命的老情人终于相见。此时秋海棠早已积劳成疾。最后他死在罗湘绮的怀里。
长大后看过同名的电视连续剧,男主角的女人气太重,还总是叫他穿一身白西装,搞得像个上海滩的小开----导演似乎认为,扮演旦角的男演员,应该阴气十足。那他应该看看日本歌舞伎的男主角。化上女人妆美轮美奂,卸下妆,出现在对谈节目里的时候,就是隔壁的一个大老爷们。

评弹主要是听,有充分的想象。这种启蒙教育令我成人后总是异想天开。
听到“秋海棠”,就觉得这个名字很悲情。好在,我比较容易爱上坏蛋,而不是戏子。

这张照片里的花,是蓝色的蝴蝶。亚热带是不能在户外越冬的。我也种过很大一盆,只要拿一根枝条扦插就可以成活。但是不能碰到一点点霜。它的叶子水分很多,冻起来,细胞就都破裂了。它冻伤的样子很可怜,而且无法挽回。
如果我有一面白色的墙,就要种这个花,把它们跳跃性地吊在墙面上。在我经济富足的时候,我很唯美。
如果我落难受穷,就把白墙的广告权出租出去。

在我工作遇到困境时,总会看看花,花的照片,和小孩子的笑容。
下一张是很热情的花。

几乎可以从照片中直接闻到菜花香。浓郁,芬芳。
我并不讲究如何拍照,只是注意一下角度和取景。我拿绘画的标准来衡量照片,决定景物的位置、天空的比重。很少加工照片,拍到的,就是那个真实瞬间。喜欢半阴的天,采光最最适中,拍人物不至于太耀眼而眯起眼睛。
(所以打死我都不能相信风靡一时的那些生活照是PS过的。因我不会。)

菜花有很多同科的十字花。比如白菜、西兰花、卷心菜、青菜、甚至萝卜都是开这种花。菜花虽然朴素,蜜是很多很甜的。剥开花房就可以舔到了。watermoon有好玩的说法,花就是植物的生殖器官。啧啧,忽然香艳。
而菜籽油,已经快忘掉那个气味了。偶尔去乡下,才会看到菜盆子里金灿灿的油,有奇香。有人吃不惯,改作吃沙拉油了。
我比较中意的,倒不是橄榄油,而是葡萄籽榨的油。用在比萨饼上面,很滑的口感。

这是上周拍到的一些照片。相机用得久了,充电之后,拍了几天就不行了。和我一样,近来我需要很多小睡,才能应付一天。手上事情太多:一桩破产,一桩罢工,一个立体停车场的中介。
当我回家,摸着相机,感觉东西用得久了,就有感情。大人也需要有一样钟情的玩具。工作生活如此艰难,要给自己一点盼头。

12 comments:

Jannette said...

你的生活很写意,
有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感觉,
我很向往,但是并不会刻意追求,
因为我被迫向现实低头。

aki said...

其实凡事就是一个态度问题,我比jannette老,更容易渐渐归于平和。
其实我的工作非常琐碎,今天出去谈判四个小时,中途说话有点晕。
但是回家的一刻,小狗朝我摆尾巴,我的心里一下子柔软。毕竟美好的东西居多。

宇宙人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宇宙人 said...

我會這樣問呢, 是因為我看你拍的相, 很生活化, 像是用 dc 隨時隨地的隨意快拍.

但是畫質又比大部分 dc 拍的好上多少, 不像是 dc 拍出來的.

通過你的照片, 看到你的世界, 這樣生活應該很有趣吧 ?

aki said...

宇宙人,我大多数相片是手机拍的。只有手机才随身带着。但是不能放大,一大就看得出很粗糙。
我把手机拍的照片送信到自己的E-mail 里,然后储存,上传到bogger。
而相机,往往只有在拍风景时才用。

宇宙人 said...

事在人為嘛
在乎拍照的人, 還有看的人

但是手機的我還真受不了 囧

aki said...

手机拍照是不得已。每天不会带着相机出门的。
我觉得陈冠希是很有恒心的人。持之以恒。

Servidores said...

Hello. This post is likeable, and your blog is very interesting, congratulations :-). I will add in my blogroll =). If possible gives a last there on my blog, it is about the Servidor, I hope you enjoy. The address is http://servidor-brasil.blogspot.com. A hug.

Water Moon said...

謝謝你好捧場。

aki said...

作个揖,谢谢了。

Sud said...

《秋海棠》小说我看过的,结局很悲,不像评弹,到底怎样,我也忘了。苏州评弹,我最爱的还是《三笑》,经典到无以复加。

aki拍的照片是狠狠的好看,我也估计是天生的美感和看待世界的角度问题。技术这种东西,在灵感面前是要甘拜下风的。

aki said...

《秋海棠》是悲剧,姨太太迫于势力,嫁给将军了,也得到了财富与生活保障,我觉得应该本分一点。如果实在很寂寞,也必须保密地去恋爱。而不是搞到鱼死网破。
我倒不强调爱情很伟大。人有责任的。花了人家的钱,总有点说不过去。

苏州评弹的演员,都是铁嘴巴,一点点事,讲得好玩得要命,拖个几十回。

同样的景物,照片与绘画,都是因人而异,所以奇妙。有很多照片呢,只是不能一一上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