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09, 2008

最简单又好吃的沙拉


初夏,番茄开始上市。番茄一般都是青的时候采摘下来的。

小时候奶奶在地里种番茄,顶上有一点点红,鸟就会来啄食。它们的眼力实在是好。所以只好早早摘下。
刚摘下的番茄,有股自然的茄子香。番茄、青椒、茄子祖上都是茄科,气味相似,花都是五角形,叶子有些绒毛,它们的根,会释放一种特殊的物质,所以同一块土地,第二年一定不能连着耕种。嫁接的苗,多用南瓜秧,南瓜很强健,就可以连作,但是贵一些。

周末去买了两棵青椒----其实是彩椒。店里有的,我才不种,我的是紫色和白色的两种。还买了两棵小尖头椒,不辣的。今年没有种番茄,接连种了好多年,因每年梅雨季节,番茄果吸了水会裂口子,我就有点嫌它,但我也不准备在院子里搭一个塑料纸的防雨棚。毕竟我是想营造一个花园,而不是菜棚。
还种了一种天竺类的菜,它会结棱角状的果子,切下去有粘液,可以加点酱油,撒了鳉鱼花吃,我更喜欢清炒一下。店里只有绿色的卖,我就偏偏要种少见的红色。
种一点蔬菜,不过是好玩,另加可以送给小M放在弁当里。日本的小学教程,一直都有种植作物的内容,一年级的时候,观察牵牛花的藤,是顺时针还是逆时针地缠绕。二年级观察凤仙花,它的种子包在一个炸弹包里,成熟后一碰就会爆发出来。而女学生大都用花来染指甲,只是淡淡的红,但老师不会觉察。
三年级是种植百日草----一种非洲的花。很巧合地,昨晚我看一部DVD《City of Joy》*欢乐之城。是印度贫民窟的故事。贫穷的父亲,种了一棵百日草,一看叶子形状我就认出来了。在他女儿出嫁那天,给她一朵花。说:你永远不是属于我的,你只是上帝借给我的。
百日草是很普通的草花,很确切地表达了这个贫穷家庭,养育了一个女孩子,视为最珍贵的花朵的意思。

小学到了高年级,就要学习种水稻,收获的过程,还有丝瓜。日本不吃丝瓜,只用它的纤维洗澡。我们中国的农村用来洗碗。比工业生产的海绵好用得多。
其实丝瓜做刷子很烦琐,先要把里面的种子掏出来,然后浸泡在水里,等它的果肉腐烂,最后洗去杂质,只剩丝丝缕缕。日本的小学也学习这个,他们的教育,最先是自然科学。
昨天小M说,下周要骑着脚踏车去参加放养螺蛳的活动。学校附近的小河,每年夏天都有萤火虫,为了保护虫子,就要保证有足够的食物。螺蛳是那种反向旋转的扁螺蛳。萤火虫听起来浪漫,其实幼时生活在水里,钻进螺蛳壳吸食螺肉,很凶猛呢。

我在草坪的一角,随便撒了一点韭菜种子,也长得整齐了,已经割了好几次,还包过馄饨。割发如割韭,诚然。
还有一些香草,一定要自己种,因为买来就不新鲜了,它们怕水又怕金属的刀子。夏天只要一个小盆,就可以种一棵Bazil,当它长到四张叶子的时候,就摘芯,这样它会分枝,连续摘芯,可能使植物长成理想的球形。就可以收获很多的叶子,甚至泡橄榄油,做意大利粉或是沙拉。剪下的枝条插于水中,又会重新生根,你可以分给朋友去种。
照片的沙拉,是我整个夏天都吃的。取粉红色不是熟透的番茄,切开,洒上盐,放一点Bazil的叶子,最后浇上葡萄籽的油。番茄和Bazil是好朋友,它们种在一块地方,有相辅作用。做菜也是好搭档。
特别要说的是,最近用的葡萄籽油(Greap sead oil),比橄榄油更加清淡,几乎不感觉是油,像水。是最近瞩目的健康食品呢。胆固醇含量为0,维他命E是橄榄油的2倍----Ve是抗衰老的呀!这个油产量不多,主要是白葡萄酒制造过程中的副产品。都说红酒好,是因为它那个Polyphenol的成分。Poly是“很多”的意思,“phenol”才是有效成分的名字。不知道中文叫什么。
智利和法国都产这个油,但是据说智利产的,phenol的含量更高。智利有安第斯山脉,地理环境或是葡萄的品种关系吧。非常喜欢吃这些希奇的东西,再去看世界地图,想到哪里的山村,谁的手,制造了这个,觉得很神往。

我做的工作,不是制造业,毫无生产性。我会羡慕那种每天切切实实做出产品来的行业----虽然他们也需要发愁,比如卖给谁,成本涨价没有。
制造业受到石油涨价的冲击,都在唉声叹气。超市的货架上,连黄油都没有了。用植物油脂合成的模拟黄油是有的,勉强涂在面包上,可以乱真,但是做蛋糕就有些不同。今天刚刚看到,可以拿葡萄籽油代替黄油,据说蛋糕会很松软轻盈。试试再说。
开始我只是看加油站的标价,三变四变,政府最早说,为了减轻人民的负担,国家少征税。于是大家都去排队,因为当时还是暂定税率,自民党不一定一直执行下去。果然自民党到底还是抵抗不了来自那些道路大亨的议员的压力,又决定继续征收重税,一时之间,所有行业受到打击。只有小M的脚踏车是最最环保的了。但是她骑车久了,晚上食欲就很好,要吃很多的菜和水果。也是变相的成本呢。

前几天去看jiajia的博客,她写道,以前不看新闻政治,慢慢长大了,居然关心起来,因为切实地有关着我们的生活。
同感。出门要花汽油钱,在家要花水电费,虽然都想不要那么婆婆妈妈的,但是没钱寸步难行,这在哪个社会都是一样的。

我又想起那部DVD里的话。贫民窟新来的美国医生,想要动员贫民们反对大佬。黑社会的大佬令手下抱来一只鸡,鸡呱呱叫着挣扎,他拿来一个沙袋,搭在鸡的脖子上,鸡站不起来了,安静地蹲下,平服。
大佬说:贱民们在这种一无所有,并且无力抵抗的状态下,是最听话的。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幸福的状态。
社会上最不乖的,往往是有一点点资产的人。所以,我为了维持和平,就要剥夺他们除了存活所需的一切财产。

一个政府,往往也抱着这种心态愚弄人民。福田首相的支持率已经降到个位数,他还不要脸地赖在位子上。只为了近期的summit的召开,可以让自己的名字永留青史。如果他现在宣布退位,马上就要大选,就很可能政党交替,民主党为了博取民心,再三推出利民的口号。到时候,民主党执政也是有可能的。
你看人家意大利,执政党不停地换,导致竞争,也就更注重人民的安居乐业。所以他们的人民都开开心心地喝酒跳舞。

5 comments:

杨小过 said...

还是中国好,不用轮替,大家都不用分心。

aki said...

放在中国,就会屏蔽。

yumeka said...

不过现在我听到竞选就换台... :P

aki said...

这场选举站好象白热化了很久。我可能会选希拉里的。

杨小过 said...

一个黑人,一个女人,无论谁,都会创造美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