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01, 2008

远古的声音


避暑的去处,可以是山,可以是水。然而又想不晒太阳的话,只可以去钻山洞。
这个夏天,因为一年以来着手的一项事业,过了一个关又是一个,现在又在等一纸批文,所以在家赋闲,偶尔出去见见客人,打探一些情报而已。非常不习惯这种闲散,有朋友说:看你一直都在忙,就当是神仙给你个假期,好好地玩罢。
我说:世上鬼是有的,神仙是没有的。

中国大好河山,比如我的老家,附近有个叫宜兴的地方,多钟乳洞。著名的叫“善卷洞”----非常好听的名字,像是仙人取的。宜兴的泥巴比较特殊,出产茶壶和一种男人夜里用的尿壶。但现在世面上的茶壶大都中看不中用,对我来说,一律都嫌小,我是牛饮。
还在小M很小的时候,我们去过日本的滨松,那里有个大的山脉,山的肚子里有一个有名的钟乳洞,洞内有小河、大厅、瀑布,令人不可思议。但是当年小M胆子小,一进去就开始嗷嗷地哭,吵着要快点逃出去。我一边抱着她往前跑,一边飞快地观光,嘴里安慰她:快到出口啦。其实很心痛两张门票。
远远地看到出口的亮光了,小M破涕为笑了,说要下来看了。到了出口,她又建议我们回头重走一遍。我很气她这样刁难我。

她对钟乳洞的恐惧,来源自一个故事,是我和弟弟小时候,听大人讲的。听过好多次,版本不同,都是叫小孩子要听话的意思。大体情节是,暑假,有几个大学生,结伴去宜兴的山洞里玩。他们走啊走,钟乳洞真是太奇妙了,大自然如此伟大。而且山洞里面还有延伸的岔路,有些不曾开辟,只写了“游客止步”的字。他们仗着年轻勇敢,又是几个人一起,就决定钻进去看个究竟。当他们钻过一条石头缝隙后,眼前一片黑暗,拿手电一照,才发现别有洞天,是个巨大的厅。周围还有很多的路通往各处,于是他们有人想去这边,有人想去那边,争论不休,最后决定兵分两路,互相叫声为号。
走啊走,现在各自只剩一半人了,他们能听到对方的声音,也不至于害怕。本身这种男女混合的组合,能最大限度地发挥男人的勇气和傻气,而女人往往很听话地跟着走,以示柔顺。
渐渐地,在他们经历了几个岔道以后,对方声音也听不到了,他们忽然有些害怕,想要回头。越急越错,回去的路都找不到了,反而使他们越来越往岔道的小路上走,并更加进入山的腹部深处。
好在他们不用喝小便,泉水是有的。只是阴森森地凉,并且没有饭吃。饥寒交迫,他们只能抱成一团,坐着等待营救。此刻他们很后悔应该跟家里或者朋友说一声去了哪里。

家长不知他们的去向,就打电话去学校问,暑假了,我家的孩子还没回来。学校说,早就解散了,不可能还没到家。
后来都着急了,打听来打听去,才在一个月之后,有位学生想起来:好象他们说要去善卷洞玩哦。
于是,出动了很多人去找,找的人,带了照明、粮食、粉笔、绳子。找的人也有迷路的,山洞里回荡着杂乱的声音,但有时听得到叫声,却看不到人。
最后发现他们的时候,发现,肥一点的还活着,瘦一点的已经油竭灯枯。

我的妈妈讲给我听,一是不要不声不响外出,二是不要被朋友牵着,不好意思回绝,就跟着做蠢事。三是平时要多吃点饭,存一点肉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于是我就一直很小心,虽然我不是一个很适合集体活动的人,但我抑制了自己标新立异的欲望。
小M要听带一点恐怖的故事,我就讲给她听,而且,小孩子听同一个故事,是很多遍都不会厌的。我就讲了一遍又一遍,每次添油加醋。

钟乳洞的神奇,是岁月。你感觉到,岁月不是一年一年数着过的,而是一百年一千年为单位,人的肉体,根本只是草生一季,转瞬就灰飞烟灭的一种东西。介绍上说,山里的泉水,带着空气中的二氧化碳,变成弱酸性的碳酸水,滴在石灰岩上,岩石表面有溶解的现象发生,一般要滴水穿石,形成一个人可以钻进去的洞,需要一万年之久。而含有钙离子的水,又慢慢地再结晶,转化为碳酸钙(Caco3),一百年只能长3厘米。
看到这一块钟乳石,形状像巨人的腿,大致估计一下,起码也长了万把年。一万年这个概念,不知道那个时候,人是不是猴子。或许猴子都还没有,只是几条草履虫。
以前有个说法曾经很流行过----可乐溶解骨头,原理上是可能的。碳酸水带有弱酸性,与钙发生化学反应。

看钟乳洞的感慨,和看星空是差不多的,天地岁月是这样地无始无终,而人的生命和文化,我们自以为悠久流长,不过是那么一瞬。
好比夜空的烟花,烟花自以为付出了一切,却只是在我们的网膜,停留了几秒。

钟乳洞里,有些住着奇怪的生物,比如入口处宽敞的,往往有大群的蝙蝠侠,蝙蝠侠的排泄物,又养活着昆虫老鼠之类。钟乳洞有地下暗河流过,水是清冽的,常年保持在10度左右。脚走在水里,膝盖生疼生疼的。
地下河阳光不到,养分并不多,只有一些非常清高孤僻的鱼种生存,这次去的地方,在入口处几十米,有几十条的“虹鱒”。背上有一根红色的线,象彩虹。鳟鱼和鲑鱼是同科,下巴稍稍突出,鳞片细密。它们已经完全适应这个阴凉清洁的水域,叫它们搬到普通的河里,反而是活不下去的。
还有一种多脚的昆虫,全身没有色素,没有视觉,呈白色的盲人状,它们的身体构造,只是为了适应生存在这个没有竞争的洞里。甚至还有白色的虾,也是一个道理。
大地仁慈,有一块地方,必定容得一种生命。


走出钟乳洞的时候,看到洞口的光,呈放射状射进来,洞口立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当年挖掘的时候,向左挖还是向右挖,难以决定的时候,忽然,右边有森森的凉气传来,于是工程人员就认准了方向,继续挖下去,结果才有眼前的别有洞天。
洞口插着鲜花。日本的神教,主张一物一神仙,凡是一样东西,就有一个仙人。这其实代表了对自然的敬畏。


这个钟乳洞,名叫“関が原鍾乳洞”,位于中部的伊吹山脉,伊吹山顶,只有7、8月才不见雪。在山脚走了一会儿,牌子上写:熊出没。所以就不敢再向深处去。
只把眼前的杉树林,拍了一张像片。因为这树林,感觉激发人的欲望,比如自杀,比如做爱。

7 comments:

littleoslo said...

這篇好,要多說。我不怕冒險,但要有準備才行。可是準備了,還算冒險嗎,哈哈

aki said...

我总是愿自己保持清洁美丽地去冒险,甚至穿着裙子,和不合用的鞋。
然后我勉为其难地随地小便,之类。。。

Water Moon said...

很涼快的旅程。香港今天熱得要命,我在家開著空調,也就和在鐘乳石洞中差不多了...

baqiaodan said...

钟乳洞,很无趣的说。。。又冷,又潮湿。。
游客少的话。。很容易迷路。。还是少去为妙。

前些天去北海道,知床。。那里卖很多“熊出没注意“的旗子,T-shirt。。最有趣的是居然有卖给小孩子穿的T-shirt,上面画着一只可爱的小熊,上面写着“小熊出没注意“。。。。

aki said...

watermoon今年酷暑,往年晚上睡觉不用空调,稻田的风是凉的。今年不行了。

baqiaodan知床,没去过呢,夏天就应该去北海道的,但是一趟花费也不少吧?我往往就想,不如回家看看老妈了,虽然家里也是很热的。
熊啊,附近到了春天,小朋友就拿了铃铛走着去上学。据说是叫熊离得远点。

杨小过 said...

最后的哪片树林,好像恐怖片常见的场景。

aki said...

是有些恐怖。我就本能地觉得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