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anuary 02, 2009

今年或许快乐


每年的大年夜,都会去寺庙敲钟。
源于小M就读过的幼儿园,为佛教的寺庙所办,所以每一项活动,都渗透了佛教的规矩礼数。园长现在是儿媳妇了,以前小M在学的时候,是老先生,身份是和尚。
日本的和尚,如果是专门做佛事的,往往会剃个亮亮的光头,不拘泥的人,是带发的,而创办幼儿园这样的寺庙,社会活动多于佛事,自然也就作民间人的打扮了。到了需要念经的时候,披上斑斓的刺绣上衣,拈一串念珠,经文倒不见得生疏,每天除了管理幼儿园,日常的功课也是做的。
多年以来,我一直为这位老先生所倾倒。想来也有六七年过去了,面貌依旧,一点不见老。和熟人说起,也是同感。我觉得是修行所致,心底纯净,无恶念,自然面容神情坦然自若。----女人若要漂亮,也先要行为端正,否则,美丽总是欠缺一点内涵。
老先生是慈悲的,与他说话,感觉他有很宽很大的心。而他的儿媳妇,初上任时,长相虽不难看,皮肤也很白,却微微有些尖刻相。而这次见到,居然容颜圆润,我想亦是某种感化的结果。和小孩子打交道,人是会变得温柔的。

我并无特定的宗教,对于神佛,根本称不上虔诚,只相信,做人心地一定要好。如果曾经对人不仁义,走出门都怕见到旧人,那就会令生活本身,变得鬼鬼祟祟。一点小亏,要吃得起。
敲钟的夜晚,遇到朋友容子。她为人极好,却因为聪明,而锐利,所以朋友并不多。在我很困难的那段时间里,成子不想得罪人,对我避而远之,这一点令我十分难过。而平时交往很淡的容子,居然对我说,什么都可以帮我,只要我开口。互相心里都很清楚,钱财的事,求了朋友就不再是朋友,所以我是不会开口的。但有她这句话,我会记住她是最好的人。
我们在佛堂里坐下,听老先生念经。唱到“阿弥陀佛”,我们也就合掌垂首。有功德的老和尚,一般在念经结束后,都会临场发挥讲一段法话,有启蒙的意思。

今天老先生讲到“因果报应”和“相对论”。他说:我们现在都在说经济萧条,反过来说,如果没有这种低谷,恐怕我们都不会感激曾经的富足。就像人,总在幸福里面,他是不觉得的。一旦遭到不幸,回头看看,那些平常日子就是幸福了。所以,不要怕更坏。都是相对的东西,如何看待而已。老和尚经历过战后的贫困,说比起那个时候,父母亲那么苦,现在的人,只是为了维持现有的生活水准,而叫苦。

全世界都在说不景气。每天看报纸,净是裁员,其实工作只要不嫌,总是有的。不求奢侈,不买房子,汽车总还是开得起的。顶多不能浪费汽油,无事不随便出去兜风,去近处就骑骑脚踏车好了。
我说这个话,是指在日本国内。纯粹的市场经济,人为的干预比较少。或许也有国家更严重些。
金融又是怎么一回事,就是有些聪明的人,想不通过生产或者服务,通过运营别人的钱,来赚自己的钱,或许我们已经太习惯这个生意的存在,而忘了它的根本,就是无中生有。现在金融危机又提醒我们,老老实实去种植、或是制造一点东西,实物总是万世行得通的。旧上海说的“做投机生意的”,是不是就是今日的金融精英?

听念经说法,站起来脚都麻了,寺庙外面,生了好大一堆篝火,燃烧的样子,就是熊熊的。站在边上,脸映得通红,眼睛里也有两堆火。篝火是远红外线,所以它的温暖,与家里的暖气不同,暖得迷迷糊糊起来。
我们排队去敲钟,应该是敲108下,使108种烦恼烟飞云散的,但人总是很多,就随便敲,敲到几百下,轰隆轰隆匡匡匡——,反正现代人烦恼多极了。
佛教把寺庙的信者称为“檀家”,是资助出力的人。檀家煮了滚烫的甜酒和赤豆年糕汤,免费发给大家喝。大冷天,甜的东西喝下去,感觉幸福就是这样子了。其余的明天再说。

今年下雪少,我想天是帮着我的,因我没有雪地轮胎。我可以回去拿,但是现在的住处,叫我把轮胎存放到哪里去呢?为了减少占地面积,想去买一付链条,下雪了就用,但我是不会弄那个东西的。是的,可以学,可以看说明书,但我觉得有些事情,女人一定要去做,就很可怜。所以下雪我就不出门了。反正这里的太阳好,半天下来大路也就可以走了。
不喜欢做一个事事能干的人。在我年纪很轻的时候,因我觉着,自己在生活这一方面很缺乏心计,所以很着急地要去结婚,想找一个人来弥补不足。然而我是失败的。我所憧憬的,只是婚姻本身。
我可以把某些项目做得出奇地好,却完全不会做某些事。比如电一类的东西,我和小M都不行,电饭锅、微波炉、烤箱的三个插头,直到现在还是分不清楚,明天准备贴上贴纸来辨认了。灯管的型号,也是背不出来的,还有窝囊的事,就是罐头。
我们在大年夜非常想吃NATADECOCO的罐头,那是椰子汁发酵而来的一种甜品,一个个四方的鹘子大小,半透明的白色,咬下去有韧性,还有椰子独特的香气。最近的罐头,都有拉手可以不费力地打开。然而我们把拉手弄断了,于是用剪刀、菜刀、字典来戳、敲。后来还是吃不到,两人把袖子一撸,烧水,开始做团子。有米粉、芝麻(连芝麻馅都是自己炒了捣碎的哟!)、还有一些椰丝。就是晒干的椰子细丝,香气扑鼻。
滚水活了粉,做成团子,上笼去蒸,趁热沾上椰丝,两个人一边吃,一边笑人齿黑。

在寺庙里净化了灵魂,回来很夜了,还做团子吃,真是有点庸俗,但是至少想做什么就可以做,是最为幸福的。

23 comments:

Water Moon said...

新年快樂,順景

Water Moon said...

有點感觸。我有兩個外甥女,大的那個是傻傻的,沒有主見的,小的那個是個惡婆,而我們都預見,大的那個將來會有很多男朋友,很可能會嫁得早,男人都會喜歡她,小的那個,情路都會多困惱。我都拒絕做一些本來該是男人做的事,不過,如果是不耗體力的,我還是會做,比如做很深的數學,睡了不認人這些,我是非常大大願意的像一個男人的。

yumeka said...

照片真美:)

aki said...

数学很喜欢,每年大学考试的题目,会登在报纸上,我就拿来做,结果一年不如一年。看来忘了。

但我完全不会理财。我会算大钱,不会算小钱。每月的支出,设定一个数字,尽力不超过。
但是总是超过,而我有外快来填补,所以久而久之,造成一个不好的习惯,就是没有原则。

我是希望有人帮我管理这些琐碎麻烦的事。我就做做团子,享受着。虽然也工作,但不能有太大压力。
现在落空啦。

小M长大不知如何。

yumeka,这是在
なばなの里、是去长岛温泉途中的一个花园,现在郁金香还没开,就做了很多灯。好多人。

baqiaodan said...

金融危机对于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还是很难熬的。。因为连最基本的吃住问题都没有了保障。。

开罐头?百元店里的开关头器具花样繁多得很,包开方的,圆的等各种类型的罐头。。

aki那里居然还下雪啊??不是在东海吗?

那个团子很漂亮,跟前两天在一家上海菜餐厅见到的一模一样。。

aki said...

因为我这里穷乡僻壤,金融危机波及还在后面。现在汽车行业,从丰田,影响到三河,爱知,名古屋,慢慢地就会到这里了。
本市不是汽车制造基地,但有些企业,拐弯抹角也沾边。
现在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横下心来,找不到称心的固定工作,哪怕做钟点工也好,再做十年,小M就成人了。

东海也下雪,一般在正月后。

哪里招厨师?我都想开餐厅的,但是投资风险太大。我没有厨师执照,只保证味道还可以。。。

宇宙人 said...

是呢是呢,所謂金融,根本就是本末倒置,沒工業沒生產,哪來薪水聘請會計精英偷這減那。

西方社會好,有工業革命,他們都知沒科學就沒有現在的社會。(說起來,金融這些事還不是白種人發明出來 ?)

日本好,經過明治維新,普遍人民都知道科學的重要性。

祖國也好,開發改革,什麼樣的人才也要。

唯獨是香港,哪管你學人文還是理科,總之上大學就是要爭商科,爭不到,進了科學院的都變成失意軍人。

說到這,就想起什麼"要當家作主"的說話。

雖然,回港後,我還是很自信的告訴別人我是學電子工程的。

aki said...

日本理工科就业不难。这是技术立国的一个国家。学校的教育,手工和基础科技比较多。比如小M最近的课,是用雕刻刀,做一幅木头版画,那要花一两个月时间,一个个零件刻过去。

这几天我在做一个工科的资料翻译,很难但很有趣,学到不少东西。
比如,“收音机钳子”就是尖嘴钳。
“电视机钳子”就是老虎钳。很多零件的名称,不停地在google搜索。
电子板上每个点都有它的意义。

到了visio的图面这里,卡住了,做不下去,先带狗出去遛一圈。
昨天小M一堆朋友来玩,把“汤婆子”踩破了。

杨小过 said...

好久不见。
新年快乐。
总算闲下来了,可以坚持给你留言了,哈哈。
visio,我比较熟悉,但仅能骗骗客户,因为只懂最基本的那部分。

Jessica said...

新年快乐。
团子做得好美好专业 ^_^

aki said...

小过,别来数月,我吃了很多苦。
接了一堆活在家里慢慢做,最后一批交货是在19号。
下雪了,取暖炉的灯油快没有了,我无法出去买,看来是要冻死在这里了。

jessica,冷可以蒸团子,或是煮饺子。这样房间就热了。

杨小过 said...

感同身受,呵呵。
如今经济形势比较差,忙点儿终归算是好事情吧。
为什么不能出去买?我觉得下雪的天没有想象的冷,比如我西装革履的站在零下8度左右的北京街头,感觉也就那回事儿。
当然,还是不挨冷的好,因为有句话:出来混的,迟早都会还的。

aki said...

因为没有雪地轮胎,链条也没买,去店里看链条,看到新产品,是塑料的网一样的东西,价格不菲,但不用蛮力,也不需把汽车抬起来。

想了一会,便宜的太麻烦,方便的太贵,结果没买。

杨小过 said...

确实,你那里下太大雪了。
不像广州,整天风和日丽的。

不过,最近感觉也是好冷,没衣服穿。

aki said...

昨晚大雪。可惜下得太晚了,以至于今年冬季时装卖不掉。
日本的东西,现在真便宜。便宜到不忍心买。想想工厂做出来都是不易。

杨小过 said...

中国目前也是如此。
这么冷的天,煤、气、油都好便宜。
广州最近一个月也在搞全城大促销,各家百货、超市都搞优惠促销,但是谁又有那么多钱去买?

Jannette said...

aki,阳光总在风雨后。
前面的风景一定更漂亮,我相信!

前向きな思考の人間になりましょう!

baqiaodan said...

过年好!!

sharon said...

祝你牛年牛,财源来不休
  祝你爱情牛,恩爱到永久
  祝你生意牛,富得直流油
  祝你学习牛,名列在榜首
  祝你事业牛,名利双丰收
  祝你做官牛,群众跟你走
  祝你做人牛,美名满神州
  祝你工作牛,得心又应手
  祝你行医牛,药到病自走
  祝你教学牛,桃李遍全球
  祝你企业牛,明年做巨头
  祝你技术牛,行里数一流
  祝你身体牛,健康又长寿
  祝你身材牛,不胖也不瘦
  祝你文才牛,才高到八斗
  祝你形体牛,全身是肌肉
  祝你智力牛,足智又多谋
  祝你地位牛,群龙中为首
  祝你炒股牛,赚钱没个够
  祝你手气牛,常有好彩头
  祝你运气牛,佛为你保佑
  祝你功夫牛,天下无对手
  祝你人气牛,粉丝到处有
  祝你唱歌牛,歌声震宇宙
  祝你演戏牛,天天上镜头
  祝你老婆牛,生儿不发愁
  祝你老爸牛,身体壮如牛
  祝你老妈牛,活到九十九
  祝你全家牛,年年大丰收
  祝愿中国牛,国强民富有

咪嘈 said...

aki最近好么?

aki said...

忙,收益却并不多。在为以后打基础。
生活和心灵都处于贫穷,所以写得甚少。什么时候又写了,就是有闲心了。

宇宙人 said...

Hi~Akie, how are you doing ?
It should be spring in Japan now ?
Wish to see your blossoming flower photos.

aki said...

宇宙人,我拍了樱花放上来了。以作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