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4, 2009

少许快乐之露草


夏天都快要过去了。每年夏天,我都是写不完自家院子里的花,初夏是最美的季节,晚夏开到荼蘼,花丛下的草坪,往往染上花色,经过冬天才慢慢退却。
如今我已放手了一切,只有一个很小的阳台,要晒衣服、鞋子、被单,济济一堂,角落里也带了几盆实在舍不得的多年草过来,因日照不足,慢慢都失去了生气。方才知道,太阳对于植物来说,实在是极其重要的。
初秋的今日,阳台上那盆小M的水稻,结了5、6串稻穗,稻穗可以摘下,放到油里一炸,就会变作一枝条的爆米花。日本料理中有时用来装饰菜点。

依旧是喜欢着花和一切植物的。附近的神社,每天散步都经过,今天闻到了桂花香,原来是一株银桂。比起丹桂,芬芳有余,香味更加清爽些。火红的彼岸花也开了。不知什么时候就从地底下冒出来了。
路边的小草花,很多与故乡相似,纬度是差不多的。比如照片中这一朵。
夏天早晨,露水未消时,田埂上、杂草丛中,一定会有这样一朵朵小蓝花开着,叫作“露草”。
英文名字叫作Commelina。你可知小花有几张花瓣?答案是3张。上面两张蓝色的大花瓣很突出,下面还有一张白色的略微透明的小花瓣,形状分布像米老鼠的头像。
17世纪的荷兰,有过三名植物学家,都叫Commelin这个名字,其中2人成名,1人没有名气,所以荷兰人把这个花命名为Commelina这个名字,暗指其花瓣大小不同。

露草在中文里不知叫什么。小蓝花?兔子草?
日文中还有其它叫法,比如:萤草、蓝花、月草、帽子花……发音都好听。
小时候在田里,夏天的清晨,太阳一出来,已经开始热,只有这种小小的蓝色的花上,聚集了夜间的露水,一早开得不起眼,却是水灵灵的。太阳再升上去,它就谢了,结一颗小小的草籽。
用手指揉花瓣,就有蓝色的汁水,可以作画。多收集一些,可以染布。

日本的和服,有一种染色工艺叫作“友禅染”。画底稿的时候,用的就是这个颜料制作的“青色纸”。染色结束后,只要一沾水,蓝色就会隐去,古代人真的是很会琢磨东西。他们是否把自然界的东西一件件试过去呢。有的放在嘴里嚼嚼,有的挤点水,在布上画画,有的试着敷在伤口上看看。那他们又是怎样戒备着草药的毒性呢。若我生在古代,真喜欢做一个巫女。对着心爱的人说不出口,鼓捣一点草药与咒语,遥控他来爱我。然而又是失望的,因他的爱,只是魔法的结果,这样占有着也没有多大意义。
然而现实里面,值得这样不择手段去追求的男人,少之又少。
日本女人的传统观念,是要对心爱的人“尽くす”。就是为他尽之又尽,打理一切,走路时却比他退后半步,以突出他这个大男人。直到有一天他为你的献身而感动。日本男人近乎是女人的儿子。女人看似温顺,却操纵着男人。
前几天听说一个熟人,把日本的不动产统统处理掉,分给太太大半后,去了中国生活,说是有了相好的。我猜中国女人予男人那种热火朝天的情爱,让他感觉异样,因而前去。

扯得远了。
露草是8月2日的生日花。花语是:
尊敬。
小夜曲。
怀旧的关系。
少许快乐。

6 comments:

yumeka said...

欢乐不管多少,有都是好的:)

aki said...

诚然。

somed said...

谢谢aki,让我读到清新的文章

aki said...

我在写,就是说感情受阻ing。。。
稍带抑郁的时候,才能写类似文章。

somed said...

有阻力才会思变,应该庆幸还能爱啊恨啊

对了,换手机后之前的mail不能用了,改天给你新的,很喜欢你发给我的照片哦

aki said...

百折不挠,嘿嘿。女人心不死,都是麻烦。
但还好的一点,是不幻想婚姻了,就想有一个人有时可以在一起,比一个人快乐些。
但这个“有时”,因觉得时间宝贵,先捡要紧的做。就造成很多缺憾。
比如,像你们小夫妻一样,共有日常,一个做饭,一个看孩子这种平淡的快乐是没有了。哪怕安静地互相看自己的书,也因为时间不多省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