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04, 2009

人在豁然之后



有一段时间,以为自己再不会写了。因为写字的不外乎两种需求,诉说或是说教。诉说是因为幸福或是不幸福。说教因为自信或是自大。一直以来,我写字多半是出于整理思路,但写着写着就偏了,甚至忘了正题,最后开开心心说句黄色的话,就去睡觉了。

分析过女人与写字的关系,也有两种极端,一种是不在恋爱中就写不出,什么都没有意思了。另一种是一恋爱就写不出,因为缺乏客观性了,视野窄到只有情人。我是后者。当我写啊写的时候,就表明清白得很。玉女一般。
讲到女人,前段时间看了一本《释迦与女人》的书,作者是我喜欢的尼姑濑户庵寂聽。释迦摩尼在做王子的时候,有慈爱的叔母、可爱的妃子等等,并未吃过女人的苦头,却和孔子一样,说女人不好对付。
他在悟道之后,亲戚的伯母等等前来出家,释迦左不是右不是地回绝,大弟子阿南夹在中间不好做人,劝他收了她们,后来还用了一个计策,释迦被迫收了女亲戚为弟子。还一边叹气,说:这么一来,佛法的灭亡要提早500年了。
很多书都提到这个故事,分析释迦这么说的理由,是因为女人的执着。

释迦的魅力,据说是声音美、相貌美、在讲佛法的时候,他不是总结给人听,而是诱导他们自己去发现道理。
比如,有个女人,最爱的孩子夭折了,她哭啊哭,爬到释迦跟前,哀求他说:你不是说有神力吗,求你让我的孩子复生。
释迦说:你去讨一把芥子来。一户人家讨一颗,但是这家人家必须没有死过人。你讨来,我就让你孩子复活。
女人大喜过望,赶紧出门去讨芥子。第一家,对方说:奶奶去世过,不行。第二家,第三家也都有过死人。女人不肯放弃,在城里走了很多天,一家家敲门讨过去,直到困乏不堪。忽然她就明白了,于是回到释迦身边,拜在他的脚下,从此皈依。释迦是想让她自己明白,不是只有你一个人的痛,人人都有痛,活着就有别离,诺大的城里,每家都死过人,现在你只看到自己的痛,你再看看世界上,就知别离只是早晚,不分是谁,都要来的。
释迦说的一些话,和弟子的问答,初看好似模棱两可,并不算回答,其实自有他的道理。只不过无法即刻印证而已。时间、认知、寿命、站的高度,都是有局限性的东西,我们看不到大智慧,却不能否认它的存在。

《释迦与女人》这本书,时不时有香艳故事。或者说,大部分故事,前半香艳至极,后半就空下来,静下来。
比如父王为儿子所害,关在牢里,不给东西吃。因为杀父毕竟太毒,王子想让他自然饿死。父王的王妃偷偷去看他,全身涂满了蜂蜜、黄油、面粉调和成的东西,见到被折磨的老王,赶紧对他说:王啊,请你舔遍我的全身。。。
过了很多天,王子看看父王还没有死,就很纳闷。你想,父王营养这么好,且这样三天两头舔着美女,应当愈来愈精神才是。……还有后话一大段。但是这个场面,想象起来真够撩拨的。

写书的老尼姑年轻时非常任性,爱上某人就是跟着就走,好在一手好文章,也不需男人养,她就找个他家附近的地方住下,若男人比她窘迫,还给他家用。不逼婚,就只要这么热烈地爱着,写着。重复过很多恋情,爱起来就是大火烧起一般。45岁时忽然想要出家,50岁才获得剃度。之前好几家寺庙都拒绝她。然而这种人生,一旦决定出家,就是决绝的。因为她的出家,没有理由。她自述是“时机到了”。我想也就是“明白”了。不会再回头。

释迦拒绝女人出家,我想是否因为,女人出家背后的理由,往往是因为一件事的悲痛,一段感情的心碎,对一个人的仇恨等等。是为“执着”。
而释迦说:再见即是人生。应当说再见时,你还执着,就是苦的根源。

想我这几年,渐渐地不再上当。源于欲望淡了,没有求,就不会失。很多女人埋怨男人如何如何骗钱骗色,说穿了,是自己欲望太深,才会被骗。比如你想他娶你,废了不爱的妻子,或者花点钱在你身上表达爱情,与你生个孩子作为终生契约与保证,买了房子为什么又不写你的名字,于是在你该收手或者停止投资的时候,你不肯放弃,于是就让他欠你越来越多,你的不满越来越大,于是纠结不停。
人生没有几十年是貌美健康的。现在回头去看,最好的时光已经过了,在那最好的十来年里,还不就为了一两个人,全部荒废了。但年轻的时候,又怎么会懂。

有个独善其身的好友,不多话,言出必惊。有次我咨询道:不确定对方的爱,到底有多少,甚至不知真假。
他说:犹豫始终源于自身。你确定你自己的感情么。
希望每个犹豫中的女人,都这样问自己。也就恍然大悟了。

最近半年,因一桩工作,认识一个人,开始倒没有什么,我也从不说自己身世云云。有几次去远处,搭他的车一起走,就有每次大约半个小时的密室对话。
类似情况,我情愿对着一个老人。假牙假发,没有可能性了,也就很自然。若年龄相当,对方还不那么差,他又开始套你家庭成员,我就开始紧张,并草木皆兵。----防卫过当的那种。
不想带着恶意去猜测人家,但如果男人开始对你抱怨他的妻子,已经多年井水不犯河水了等等,哪怕我天真烂漫,也开始觉得有些不妥。
中年已婚男人,一定要先当狼来看。好在我所接触的,都还是文明的狼。比如夜间发个短信给你,无关风月,只让你侧面觉得,他在想起你。聊工作时,他说:下次还要另行请教。附近有家咖啡店,咖啡煮得极好。
我就不回。为了免得失礼,毕竟还有工作来往,等到第二天早上,才回说:哦,昨晚没看到。对不起。
大凡夜深人静,中年已婚男人都会驰骋思想,想到有点可能性的就心潮澎湃。当时没有回音,他的假想高潮也就过去了,也不得罪他。

若女人爱被恭维,还有那么一点好奇心,或者贪玩,或者有企图,那就是末日。最后反而被他算计了去。

这个人每隔一两个星期,就忘了上次被拒,又会来一通简短文雅的短信,问近况如何,有烦心的事要说出来,不要一个人担着。我在第二天回答:谢谢,没事。难关已过,勿念。
想起男人的套路,都是那一套,怎么不会点新的。这个男人,说他太太完全不在乎他,最好他不在家,只要拿钱回去养家就可。谁来电话,与谁出去,都不在乎,所以他觉得寂寞。
(画外音)虽可能是实话,但你讲给我听做什么。我还没无聊到冒着危险去刺激你太太,使她对你的爱情复燃、占有欲重新开眼的地步。切。
男人又在对话中说到孩子们,两个都出息了,昨晚带了十几个同学回来玩,后来都住下了。
(画外音)这是不是侧面告诉我,他家宅子很大呢?不贪,又不会送给我。
男人问我爱吃什么。我说都爱吃,就此没话啦。于是他人为地制造话题,追问我最爱哪国的料理。我说日本餐。
他作大喜状,“我也是!”若我说爱吃法国蜗牛,他也是同样回答么?估计是。
(画外音)永远不要觉得你们趣味相投,惺惺相惜,那是他故意制造的巧合。

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这个年纪,觉得男人一举一动都在自己计算中,也就完全提不起兴趣。
aki长大了,改好了,也有自知之明了。已婚男人,不至于为我离婚,给发妻分去一半财产,招到子女的痛恨与斥责,并在亲友中成为过街老鼠。未婚男人,这个年龄,恐怕宅男居多,多少古怪着。又或者单身惯了,于钱财和生活习惯上,都不如继续单身着更加轻松。
而aki再不是宜家宜室的女人。娶回家,嫌聪明有余。谈恋爱吧,又太讲道德礼数,不见得可以单纯地快乐。而且,aki为人善良,想想这种女人始乱终弃太作孽,中年狼也就自然退却了。

也不是在贬那个人,都说了,很文明的一个男人。而且做过时装行业,以前经常飞意大利什么的。样子、打扮都可以及格。只是想法太浪漫,说得严厉一点,是自私。
所以直到现在,我连一次茶都没有跟他喝过,要实在推不过,就带了小M去。而她,听得整个过程,很是好笑。请看我们笑嘻嘻的合影为证。

其实世上没有推不掉的人,有女人说,当时是推不过,后来多见了几次就有了感情,反过来倒是自己去巴结他了,越到后来,还给这个平常的男人踩在脚下,变成抹布。
起因还在于自己的犹豫、和不坚定。女人在付出的过程中,会不知不觉地美化自己,好像自己变成了献身的女神。而女人被称是水,就是说男人什么样,处得久了,女人都会觉得在肉体上亦是天造地设。除非那男人实在不济。
若不是心存幻想,女人可以百毒不侵。
但世上若没有了痴男怨女,人类也就灭绝了。所以女人的感悟,大都在一切成了定局、大势已去之后。

9 comments:

Water Moon said...

唉,這樣清澈,很難再戀愛了。

aki said...

看你上次写男女优势比较,启发好多的。

也是有个朋友,聪明锋利的那种,结婚不到一年,也在挫折中。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11/1/777298.shtml
基本是一点感悟。有空可去看看,她写得好的。

宇宙人 said...

那樣不是好辛苦嗎 ??

其實呢,香港的男女事也滿多問題的。

可有聽過沒有 ?

最近還在接香港的差事嗎 ?

aki said...

世界上只有男人與女人,所以到處都是男女問題。只不過加上各個地方的人文、環境因素,使得表現方式有些不同罷了。
我有時看yahoo HongKong,看藝人的閑話。

最近沒有做香港的事。覺得現在的工作還好,就沒有勇氣去改變,其實也想完全換一個地方。但朋友都要重新結識,就覺得可惜。

somed said...

aki,你太通透了。

不想你这样,至少现在还不嘛。

aki said...

也是說說,想變得刀槍不入,呵呵。不一定都定力這么好。遇到好的人,就又昏頭了。

dcm said...

原来Googlereader订阅你的blog之后就能看了,但10月后这个方式也被封锁了。近日得一个朋友教会用puff软件翻墙,终于可以上来看aki的文字了嘢!

aki said...

继续写下去非常需要这种鼓励。有些朋友只写twinter,不更新blog.我想避免,因为我话比较多。

dcm said...

嗯!还是希望能一次看到aki多点文字呢。呵呵,twitter只是即时的资讯,沟通比较有用。继续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