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6, 2010

夏天三餐


放暑假,前半一直照顾卧床的老犬,到最后两周,几乎一步不敢出门,就怕不在的时候它孤零零地死了。小M必须要吃饭,就不得不去买菜,往往趁Tora睡着的时候,象做贼一样去超市,哗啦啦买一点东西就回来。
今年特别热,如果吃得不好,必定会滞夏。
 
然而我要吃鱼,她要吃肉。小孩子到了一定年龄急速长大的时候,会比较喜欢吃肉,但是如果吃太多肉,就会胖起来,个子长不高。所以家里就是鱼:肉=2:1。
以前也不知道,原来我们是比在其它国家的人吃更多海藻的。海里的植物,也不是都可以吃,但是起码有好几种我在中国没有见过。比如もずく、アオサ、とろろ昆布、ひじき、わかめ,都是日常吃的。海藻热量为零,但是有很多钙和矿物质,也很容易做。水里泡泡还原了,做酱汤、沙拉都好,还可以煮。
アオサ的酱汤是最香的,就是海里那种青青的香。とろろ昆布很奇妙,其实就是把海带刨得非常薄,丝丝缕缕构成一张薄薄的纸片状的东西,做茶泡饭的时候,开水冲下去,就化成粘粘的胶状。わかめ几乎每天都吃,是最常见的海藻,不过最近中国和韩国进来的多,希望大家不分国家,都能好好爱护这一片海。

平时一般的午饭就是这样子的。米饭,玉子豆腐,海带丝,萝卜煮鸡丁,腌黄瓜,还有醋泡的生鱼片,喜欢这个鱼身上的花纹。因为青色的鱼比较容易坏,所以会用醋泡。泡了以后,水分去掉了一点,肉质紧密,酸甜可口。
玉子豆腐不是豆腐,其实就是蒸鸡蛋羹,只不过在蛋液里加了鲣鱼的鲜汤,滑溜溜的,非常鲜。鲣鱼汤的香味,在日本身边到处是,都不大觉得了,一旦去海外,有正宗的日本料理店,独特的某种酸酸的香就是了。鸡蛋羹用平底的盒子蒸好,放冰箱冷却、切开就是了。之所以叫作“豆腐”,只不过是比喻它的口感柔嫩而已。

有时候妈妈的怪异会在我身上忽然出现。妈妈会心血来潮买一块不懂怎么煮的材料。然后跟我们商量怎么把它弄成可以吃的食物。最后端上来时一看,只是白水煮煮。
不过我的厨艺比她要好多,比如今天买了一只牛的胃。但我并不会做这个东西。查了一下,牛有四只胃,四只胃各自的料理方法都不同,这个属于第一只?
西菜做法用番茄酱煮比较多。中菜则以川菜口味居多。估计是牛的内脏,需要用比较浓重的口味来配。
我就先煮了两遍,每次把水扔掉,去除膻味,再用高压锅煮1个小时,最后用八角茴香做了酱油红烧。
费了这许多周折,小M嚷嚷不肯吃,因为样子可怕。她说那个菱形花纹真是要命,禁不止想像是一条条虫。我在想日本人里面,恐怕少有人会买了牛胃回家做菜,但是在中国,哪怕给你抬一条牛来,估计也就牛刀霍霍,变成盘中餐了。

其实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就会弄鱼,刮鳞片、剖肚、去腮,但是日本不要说小朋友,就是大人都有很多并不会。但是他们有一项独特的手艺,就是怎样把一条鱼切成生鱼片。他们从尾部侧面下刀,把鱼肉和鱼骨分离出来,有些还需去掉鱼皮。菜刀也锋利。
远古的时候,一边在陆地上吃肉,一边在海上打渔,所以就形成截然不同的饮食了吧。

每次煮肉,都想不用再给寅留了。最后它吃到嘴里的是一块很小的猪排,因为无力吃东西,我就塞到它嘴巴里,它躺着,嘴巴动了几下,但是没有咽下去,猪排表面的面包粉后来化掉了,它睡着后,在它身下找到那块小小的四方的肉。我对它说:Tora,你肉都吃不了呢。你年轻的时候,我应该多给你吃一点好东西。一直都茫茫然觉得,你是会和我们活得一样长的。

有时我转念又想,Tora一生吃掉了很多鸡,那些鸡也是生命。它们也本能地希望看到下一个太阳的升起,却被吃了。还有前段时间的口蹄疫,那些可怜的牛和猪,说有的酪农家对着要杀掉的、刚刚分娩的牛妈妈和牛宝宝,泪流不已。
有名字的、没有名字的,住在我们一起的、住在牛圈、猪圈里的,包括我们人,其实也都是有一口气而活着,如果我的悲悯可以再大些就好了。以后起码吃饭前不可忘记合掌。

有点恐怖的牛胃

6 comments:

littleoslo said...

這兩天香港太多事,人人也累了。

aki said...

是啊,那么多人出去旅游,居然就回不来了。昨晚我在看李光耀访谈。一个人改变了一个国家的命运。

somed said...

Tora生前有Aki和小M是幸福的。

开始慢慢的接受生老病死了。说来也是家族里近几年连续去世了几位长辈的缘故。
游离于故乡之外10多年了,每次回去都特意去听听老人们的唠叨,琐碎但那就是他们的生活。
多年后,当他们都不在了,看到照片还能想起他们说过的话,也是一种怀念。

aki said...

对于生死的理解,的确需要一点年龄。不直接面对过,真的很难想象死亡,对于生者的怜悯与爱惜就没有如此深切。
老人的话,我现在要听都听不到了。
接下来怕自己的爸爸妈妈将来也会不在。

Tora的死,我居然能比较平淡地接受,自己也很意外。小M说我给它准备后事的时候异常冷静。

soohuan said...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牛胃,样子确实有点难接受。我在面对父母的去世后,比较能坦然接受了,也和年龄有关吧!
嗯,李光耀资政,虽然已一头白发,精神依然很好。一直都是心中的“偶像”。 四季

aki said...

牛胃,我都有點怕。煮熟了都受不了。

李光耀我看完訪談,非常敬佩他,只希望后面有好的接班人。因為那天在關注菲律賓的事件,就想到去看新加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