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31, 2010

画给Tora小朋友



非常地忙。这周要做出83页稿子来。因为现在中国是日本很大很好的客户,很多东西日本国内销售不好,主要是人口老龄化,老人买东西少,他们不怎么约会,买了衣服又不穿,吃东西又不会太多。世上大部分的东西,其实还是伴随着莫名其妙的爱情消费掉的。而中国正变成消费大国,日本的电器什么的,都想多卖过去一点。所以我也就有很多的工作,比如做产品说明书。

以前我是不看说明书的,遇到电器不灵的时候,情愿问人。还有比如生命保险的保单,那么长,字又写得小,实在没有耐心去看。权当加了保险压压邪而已。估计我的左脑是不大用的。
现在没有办法了,一页页、甚至是一个个字地看过去、译出来。
特别是保修之类的文件,如果做得不严密,到时候生产商是要赔钱的。
但是也有一个好处,我做的说明书,哪怕不是很内行的人,都会比较容易看得懂,因为自己喜欢讲得清楚些,而不是故弄玄虚地弄一堆生硬的话。如果句子太长或者日语省略了主语,就会把它整理一下,使它容易被理解。所以如果有人买到我写的说明书的产品,就是很幸运的呢。

写东西或许真是自己喜欢的工作,小M开学了,一个人在家,可以闷头从早做到晚,顶多起来喝几杯麦茶。真的集中起来时,我是不抽烟的。
白天做了一份校对。以前不知道有DTP这个工作。就是“桌子上的出版社”的简写。但我自己并没有用这类软件,只是校对。校对分两种,一种是纯粹校对译文的正确与否、另一种就是layout校对,是看排版有无毛病,位置是不是刚刚好,有没有句子断在不应该断的地方。

自己做东西也会有小错误,而且不一定觉察,但是看别人的错误,我的眼睛是雪亮的,小时候我就是个注意力非常集中的小孩子,现在也是。一旦开始闷头干活,小M叫我都是听不见的。
天气还是很热,地面到了傍晚还是烫的。Tora不跟我们过这个酷暑了。虽然手上一堆活要做,却忽然拿起铅笔给Tora画了一张正面免冠的头像。以后再没有人陪我这样每日每夜地工作了。但是我必须努力下去。
昨天庆祝暑假结束,出去吃了烤肉。今天庆祝新开学,吃了回转寿司。小M一天天长大,开始变得有个性。她的个性就是一个小糊涂虫。有一句颠扑不破的歪理。每当我催她做任何事,比如整理房间、做题目,她就会说:磨刀不误砍柴工。
就是说,先要吃一根雪糕,看完那页报纸,躺一会儿,等到时间没有了才会去做。

aki小时候是很乖的孩子,好学生。真不知道小M的DNA出了什么问题。或许日本的小朋友,不光男孩子调皮,女孩子也是。一边抱怨小M不及Tora乖,一边画了这张画以排遣对小M的诸多不满。Tora活着的时候很帮她,我生气大声起来,它便会过来看看,然后观察一下事态,有时会挡在小M前面,但是不说话。
在想,如果我也不说话了,是否也会变得可爱起来。少言多听毕竟是一项美德。然而我只是受不了沉默,觉得自己有娱乐他人的义务,应当讲几句机灵的笑话。
刚看完太宰治的《人间失格》。大学时好像看过,不过当时并无现在这样唏嘘不已的感受。可见我是随着年纪长了智慧了。

8 comments:

Water Moon said...

教養孩子非常不易...你那麼賢惠,要努力啊
我覺得我就是小M那樣的孩子,是很難教的。

aki said...

有点像!哈哈。她很有自己的一套,而且鼻子总是高高的,有时不听劝。
我遗传父亲的性格,有时会有点暴躁。平时不罗嗦,一旦生气了,就开始说她一个钟头不止。过后又好了。

宇宙人 said...

怎麼突然間一直更新呢

aki said...

因为近一年多,一直不敢透露太多自己的信息,期间在诉讼。今年8月出庭后,9月初就会判决。
所以现在不怕了。
当时我只敢在facebook上写几句。因为至少不会接受蒙面人。
有段时间遭到偏执性的追踪。现代人的精神真是脆弱。

Water Moon said...

無論訴訟甚麼,都祝你好運得勝。

aki said...

诉讼,是对方拖我,然后我就请律师,情愿花钱都不要被拖着了。嘿嘿,女怕嫁错郎。
分手的目的达到了,其它也无所谓啦。

soohuan said...

哦,原来是这样。祝一切顺利胜利!
以后,有时间就写吧!喜欢看呢!另,还可能在搜狐那边写吗?似乎有不少人挂念着你啊!

aki said...

我是有点怯,搜狐的人很多,就觉得在这里记录记录很好了。
空白了一年,那一年的思想都到哪儿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