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05, 2011

两思


在我们长大成为成年人以后,基本就已经想不起来小时候的种种心情。所以有的时候听小M同学们的事情,就觉得心里变得十分柔软,好像坐在冬天的土墙边,晒着太阳,心里变得暖暖的,有一丝丝微风吹过,都会激起一层涟漪。

樱子喜欢上琏君。琏君的气度有点像红楼梦里面的琏二爷,华美但是浮夸。樱子最早被他吸引,是在班级的早晨发表会上。每天规定有一个小朋友执勤,必须讲几句话,内容不限。
小M非常喜欢上台讲话,有时候她会拎着一个装着虫子的笼子,拿着wiki搜索来的资料,上台讲她是怎样发现这条虫,而这条虫子,将在离奇的命运之后,羽化成为怎样的一只蛾子。有时候她将报纸的新闻,小学生中尚很少有人看报,而小M是行家,拿到报纸,先过目《编辑手帐》,也就是编辑每天根据时势写的一段精华点评,如果实在没有什么重大话题,就会写很美很文学的一段感思。随后小M翻开来看《人生相谈》————也就是读者为一些家里的或个人的事烦恼得很,不知道怎么办,就请专家来看看怎么才好。而读卖新闻这个专栏的专家们,都是十分有人生资历的。他们写的话语,都很平民、很遵循常识。小M有时会对报纸上讲的事情发表一点议论,意思往往是大人们的事情,其实与我们小朋友的生活息息相关。
琏君个子很高,妈妈在开家长会时见过,有些高傲,稍带刻薄的眉眼,学期中间烫了头之后忽然多了浓重的妇人气,反而没有了原来那种伶俐劲。琏君还有一个妹妹,也在同一间小学,哥哥在妹妹童年的时候,大都有一种疼爱近似于暗恋般的情怀。琏君就经常说:我最爱我的妹妹。其他女生仅次之。
樱子每每听到这句话,眼里仿佛漫画中那样,有粉红的心在闪烁,说“琏君多温柔呀。”----小时候的爱情可以无私到极点,只要是为了对方好,哪怕自己排在很后面,都是心甘情愿的。

日本的教育,我觉得最杰出的是早早放手让孩子们去经历、讲述、谈论男女之间的情愫。到了高中生的时候,就有我们亚洲其它国家的成人水准,而大学生就完全对未来很清晰而坚定,不像我们那些古板的教育,一直到大学,都在宣扬恋爱是影响学业的,走出大学门,忽然又开禁了。于是就像新手开车上路,简直就是毫无经验的赤膊上阵,稍稍谈不拢,就往往偏激到鱼死网破的地步。
包括aki,其实是很不会取巧的一种爱情历程。昨天去喜美子阿姨家,一席话受益匪浅,以后会慢慢把它写出来。30多岁了,自己是唐吉坷德,定要找一个与自己站在同一边的、持剑面对这个世界的男人。你说会不会有呢。

樱子已经在经历早早的那种喜欢男生的心情。或许这与她的家庭有关。她的母亲是家庭主妇,哪怕是年轻时,也没有上过班,好像生来就是为了嫁一个人,然后把自己的人生与之结合在一起,两条路合并为一条的那种。问题是她并不怎么出挑地美,也不活泼,也不读书好,这样一搁两搁,到了30岁后才找了一个比她年轻的木匠结了婚。这就是樱子的父亲。长相不错的,只是婆婆是个厉害的人,樱子妈妈本来神经就那么细(大多日本女人神经比我细得多),结果不断生病,最后只好搬出来了之。
樱子妈妈是某种日本主妇的典型。孩子们功课好不好,都没有多大关系,对女儿只求将来平稳一生,对儿子小时候就要求他专注于一样运动,比如足球或棒球,这样妈妈就可以跟着去练习,周末也算散心的一件事。



写了一半其实中间又有了很多事,一晃几个月又飞快地过去了。她们都不再是小学生。明天小M也要去做中学生的第一天了。
当时我的初衷,是想娓娓地写樱子怎样爱上琏君,又怎样地被真由美抢了去。真由美又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以及某一天放学后在校门口悲壮的一幕,等等。
结果这些都已经变成了往事。好像外面正开着的樱花,刚刚还是5张花瓣,端正匀称地开在树上,风儿吹起,一片片樱吹雪,纷纷扬扬,从不见一朵朵地谢了落下,只有一瓣瓣。所以它是碎了而谢的一种花。

小朋友的记忆,在我们大人推断起来,仿佛只是美好,其实不然。
樱子现在淡淡地喜欢着一个爱猫的男孩子,升了中学,居然分在同年级同班,那个男孩有一张很宽的脸,个子还没有拔高,总是抱着一只猫或是一只狗在手上,还拿自己的零用钱买了东西喂流浪猫。不过好似家境不怎么好。
小M因为去了更远的中学,每天要坐巴士来去,所以就与樱子见得少了。我真不知她们烦恼最多的年龄,互相可有倾诉的对象。升了中学,也许各自又会有新的朋友。妈妈是越来越远的一个存在了,我一直都不喜欢自己的母亲。她虽然并没有直接影响我的人生,却给我一种直觉,让我一直在反叛,好似反叛着,才会走上正确的路。
小M对于我,还是没有隔夜气的,有时不开心了,互相高声几句,她也会争辩,并且认为,虽然妈妈是养育孩子的人,但并不等同于样样正确无比。所以她很反叛,有时是为了反叛而反叛。但是话又说回来,人一生都有几次反叛,用以宣泄我们多得用不掉的精力,如果压抑着,这股精力会在更加不恰当的时候释放出来,那往往是人生之歪路或者失足。

所以说,小M是很正常地在长大。上周有一天,小朋友的最大号150cm牛仔裤终于拉不上去了,于是我们去UNIQLO,买了她的第一条正式的牛仔裤。裤腿翻了两圈,但是我们没有剪掉,因为很快就会正好了。
我自己也有很多的变化,生平第一次去上班,今天是周日的22点,这是一个心情很差的晚上。因为明天要去上班,是星期一。小朋友的星期一充满希望,成年人的星期一迈向疲劳。因着这种预感,我早一点睡了罢。

周围前来示好的异性,就好像手上的牌,洗了很多次,结果抽来抽去还是那一张,所以说人生简直就是变戏法。要么就是真有上帝的。

12 comments:

Water Moon said...

寫得真好。
很羨慕日本孩子的戀愛,確是,這是要學一輩子的事,怎麼我們生手上路,不斷吃虧,如今都快收爐了,回頭驚覺怎麼戀的不夠。

aki said...

真的只有一張牌了,很慚愧。我想抽,又覺得沒有什么抽頭。反正也知道是張Joker之類的牌。

日本的孩子們,所以大多數到了20出頭,就非常理性地去愛與結婚。

aki said...

哦,哪怕不結婚,他們的戀愛十分理性,基本給對方看到的就是淡淡的表情,很美。
他們極少表露激動。

Summer Rain said...

奇怪,为何一月写的我今天才看到呢?还是不太习惯BLOGSPOT的格式。

观念随着时代也改变了,这个年龄喜欢异性也属正常。我看姐姐的孩子们在求学时也已经开始交朋友,姐姐也不干涉。孩子们也大大方方地介绍给我们认识。其实,不就是一个成长的阶段吗?

aki said...

其实是我自己写了一半,搁在那里,所以日期就是开始写的那个了。
用惯了blogspot也会觉得简单好用。

passenger said...

aki,
很久以前就潜水看你的Blog,喜欢你自然而又行云流水的心情描述,可是有很久没有看到更新,然后是大地震。。。
好高兴又看到你的新文章,祝你和孩子平安!

aki said...

都好,只是小朋友在长大,我在慢慢地成熟。
谢谢你啦。我也去看了你那边,版面很淡很好。

Anonymous said...

“30多岁了,自己是唐吉坷德,定要找一个与自己站在同一边的、持剑面对这个世界的男人。你说会不会有呢。”
我说会有!aki,我一直想跟你说,你对感情的态度太悲观了。男人当然都一个样,但女人就是到了50岁,也照样能找到爱你疼你的好男人,这和年龄没有关系的。再说,你才几岁呀。打起精神来呀!我们有空再细聊。我非要把你的想法扭过来不可!
--小开

aki said...

小开你到哪里去了?很久以前我们聊过很多。
我是偏向于悲观的吗?
新公司的同事们很多都是再婚的女人,因为在日本,拥有正式职业的女人,往往是强的。
我却总是觉得没有多少精神去折腾与失望了。
有空聊。

sharon said...

dear aki,你终于更新了!
今天的话题非常敏感啊,我正好一直想问你,什么时候会给小M预备避孕套?现在女孩子都打要子宫癌的预防针,要打三次。我孩子还小,我一直觉得很棘手,在想别的妈妈会用什么方式告诉自己的孩子?

aki said...

没那么夸张呢,心理上还是小孩子。只不过现在的孩子身体长得快。预防针还没有通知来呢,希望她们这一辈的可以赶上。好像也要看所辖地区到底补贴与否。

blushpeony said...

不知道为什么,我其实蛮相信人一辈子能投注给爱情或者另一半的感情是一定的限额,年轻的时候投出去,纯粹而美好,但是早早被生活磨光了,最后碰到那个要嫁的人,偏偏就不剩几分了,这可怎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