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02, 2013

流浪狗Gabbi


<长良川之夕阳西下。早春的空气,微微冻住。>

泰司现在是在横滨的叫做“藤澤”(Fujisawa)的地方。他这次回来日本的分公司,大概有半个月的时间,期间想去看一下父母。但是去看了一眼之后,往往就没有太多的话要说,也就只是在那里坐一会。

想起小时候疼爱自己的妈妈,不断支持自己学医的爸爸,如今爸爸心肌梗塞后,半身不能动,一直都住在医院里。而妈妈,虽然是开业医师的太太,在当地也算有身家的人,却在某一天,被一个政客的老婆开车撞倒。政客第一时间压住了警察署,明明她是开车逃遁的,结果登报的时候,并没有这个细节,因此,对政客老婆的处罚也就轻了一个档次。
这一场事故,改变了她的余生。她一辈子的钱财,只能用来雇佣保姆,但是再不能自己走动,去商店、去街上、去咖啡店。如今她坐着轮椅。

平时是泰司的弟媳妇常常去看望婆婆,因为这个家的3个儿子,老大与父亲吵架而断绝了关系,因为他自恃长子,过早地不听父亲的话,私自卖了一处物业,以至于父亲现在在考虑要不要剥夺他的继承权。
老二读了最多年数的书。先在日本大学读,又去美国读,一直读到博士。忙得比总统还没有时间。真怕哪一天父母亲有什么的时候,他都不知飞在哪里而赶不回来。这种救死扶伤的职业,自己家人是一点指望不上的。
小儿子没有学医,而是进了媒体工作。以前常常上电视的。他气宇轩昂,做节目的时候口若悬河。可见男人五官并不重要,因为你难以想象泰司和弟弟是兄弟。泰司的嘴巴十分笨拙,他也不会表达任何的感情。因为每当他感动的时候,就开始犯悃。就是那种一放松,就迷糊起来,想要倒头就睡的感觉。他太缺乏睡眠了。一直都在坐飞机、跑医院、收集数据,因为是新药临床试验,所以很多末期癌症的病人,都需要守着。无论飞在哪里,一个电话来,说不定就要飞回去解剖。

也许这家人遗传里面的才气,分别表现在不同的地方了。然而若要说泰司是内秀,那也有些勉强。他就像是一个切断了所有感觉神经的机器人,最准确地行医,最冷酷地处理身边的事,有时同事的反应让他不解,为什么星期天不可以出勤呢?在工作面前,为什么会有情绪呢?还有那个Jams的美国人同事,老是接电话,然后说“Me too.”之类。这种话上午讲完了为什么下午还有?今天讲完了,明天还需要确认吗?话说回来,他为什么娶这样一个从早到晚明知故问的女人呢?

泰司的弟弟他们也希望他成家,不过看起来是越来越难了。
因为再老下去,连性上面的欲望都没有了的话,老二可真没有什么理由去弄一个女人放在家里面。只有一个理由还可以说说。老二喜欢收集古董,老三媳妇就笑着吓他说,如果无后的话,将来你这些青铜器和瓷器,谁来帮你打理呢?
老二一听就着急了。————不过,现在总算可以想想那个爱丽丝了。但是她是离婚过的。对了,如果她回信,就要好好问一下。如果她有离婚的习惯,那就是避之犹恐不及了。

泰司打字很慢。他这个年龄的人,因为有一门自负的专业,对于新兴的技术就分为两种态度,有人学得很精很快,有些医师只是用一下邮件,或进行研究所的数据处理。新药这个行业,骇客横行,好端端的电脑都会受到攻击,所以他们研究的数据都是纸张的,不可以数字化,数字化之后太容易被人拿去。
泰司的手很巧,一班医学生里面,他切开的胸部愈合最好。为什么,人家都要划两次,他很准、下手也狠,绝对不会因为没有划开而再划一道这种失手。
但是他打电脑时是蛮好玩的,侧面看去有点像史努比里面那个弹钢琴的小家伙。
即便这样,他还是给爱丽丝发了长长的邮件。因为他愿意认为是神指引自己遇到她,然后不要轻易错过了。
----
爱丽丝-san

早上好。我是PurdueUNI。
谢谢你的邮件,那么从这封邮件开始,我就发到这个你的私人邮箱了。

谢谢你告诉我工作的事。
有很多离婚以后,一个人抚养孩子的单亲妈妈,我想大概也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辛苦与烦恼吧。

你的孩子几岁了呢?直到孩子长大成人一直都是很挂心的,请你好好地支持着你的孩子。
未来是美好的。

你的履历上有一张照片,上面的小汪是不是现在养的小汪呢?
直到去年为止,我也一直养着一只在美国生活时养的狗名叫Gabbi,去年夏天因为高龄它去世了。
Gabbi是男孩,是德国狼狗和Beagle的混血。

我和它的相逢是在9年前我居住的南加利福尼亚Santa Monica的动物保健所,我认养了它。
它原来是流浪的野狗,所以对人以及其他动物都有着很强的警戒心,养了1年以后它终于习惯了我并对我有了信赖,成为我很好的狗朋友。
但是它对家人以外一直都抱着戒心,直到最后都是一只顽固而可爱的狗。
它有很多小故事,有时间的时候我慢慢写邮件讲给你听好吗。

那我去上班了。
日安。好好地。

PurdueUNI from Yokohama
-----
他写完,想到今天原来是2012年2月14日。这种日子真是大家起哄编出来的。要不是同事拿来巧克力,还根本不记得。反正再到还礼的时候,我已经飞回美国了,省掉一桩麻烦事。
真不相信会有女人看上我。如果有女人来巴结的话,一定是为了什么。我是早产儿,一直都没长高。又很少理发。美国的理发师傅太毛糙了,一律剃成韩国头。我这个年纪,却被两鬓剃到光。
倒是感觉爱丽丝讲话一句是一句的。因为她是网络上的人,也没啥好图谋的。只不过又要飞回美国,如果下次回来能去见一面就好了。到时候,换一个理发店。所以说女人是麻烦。

神在我面前放了怎样的一个女人呢?他是在考验我?还是在恩赐我呢?

※应该还会有待续。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这不挺好的。二婚的人,综合考虑比感情要多一点点

aki said...

是啊,他们后来经历了好多,泰司学到了一辈子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