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2, 2018

狐朋、狗友、月海酱

搬到東京西部已經一年,期間慢慢有了很多狐朋狗友,很愛觀察這些平常人的生活乃至人生。這張小小照片裡面的小狗,是月海/Tsukiumi-chan。
她的男主人四十多歲,單身。來自東北地區。北海道和東北地區的人,往往不會跨過靜岡縣去到更南的地方,所以你在關西甚至在中部地區都很少看到東北出生的人。
在東京有為數不少的類似青森、秋田或是新潟的小餐廳,但在名古屋根本就看不到。

一開始我並不知道月海的男主人是單身,感覺更像是一個家庭的父親,推測有一男一女的孩子,太太應該有著淡淡的五官,經濟情況一般,但每年應該也會有一次去遠方的旅行,週末全家去Costco買菜這樣。
後來才知道他在老人看護設施工作,生活全都靠自己。

閒聊之中,說到附近新開了一家食品店“原宿舶來屋”,裡面有剝好的松子賣。我問他買松子做什麼用,他說:做羅勒與松子醬的通心粉啊。
自己做這種醬,估計廚藝不錯,當下我大驚道:“這麼好手藝,不結婚可惜了。”
他笑了笑:“我現在照顧自己和月海就已經忙到滿滿,再不可能多照顧一個女人咯。”

冬天的時候,他和月海穿著定制的軍裝風夾克。
月海每個月基本都要去理髮,每次6千日元,而月海爸爸的頭只要1千日元。就像唐老鴨有個片段裡面的那樣,用吸塵機呼呼地一邊吸一邊剪的那種廉價店,反正也沒有女人看。
過年的時候,他印了月海的明信片發給大家,就好像我們愛炫耀自家的女兒一樣。

今天幾個狗主人因為天熱去喝咖啡,我便順口問他,月海是你的女兒還是情人?他毫不猶豫地說:女兒。
喝咖啡的時候,月海拿小小的下巴擱在他的手臂上,懂事又可愛,感覺除了不會說話,其他也沒有什麼不足的部分。

日本的經濟這幾年有錢人更加有錢,普通人的錢包沒有變化,但亞洲的其他國家物價與薪金都有上升,日本變得相對貧困起來。
比如他這樣,月薪如果是30萬不到,結婚生子好像還蠻辛苦的。如果在東京有祖屋,會好一些,白手闖關東,又沒有什麼學歷的話,基本管好自己就差不多了。
身邊的人都不是個案,他們每一個,其實都是社會的縮影。他代表的這一個群體怎樣才能放心結婚生子,是首相他們需要思考的問題。

前幾天做到一份經濟的翻譯案子,其中就有詳盡的數據表明,這幾年漲的只有金融商品,而只有高淨值人群才會投資金融商品,沒有餘錢投資的人資產還是老樣子,所以有錢人在安倍經濟學的波浪中資產膨脹了近30%。
月海的爸爸很勤勞,真心希望他對自己的幸福有更高的要求與願望。若有單身女子對他感興趣,或許我可以做一下媒?自己都是單身的媒婆好像沒有什麼說服力。
問題還有一個,很多女人會和男人的寵物爭寵,聽起來很愚蠢,但人的感情有時候就是這樣毫無道理的。

我倒是很願意有一個愛狗的男友,他有他的,我有我的,親親愛愛,一起撿狗屎。



1 comment:

pearl said...

青酱很容易做,所有原料混在一起打碎即可,现做的青酱比罐头装的胜在味道新鲜,你也可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