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2, 2006

生死在天

Posted by Picasa 午休看电视。
出来一个强忍着眼泪的父亲。在跟记者说,他的女儿死了。

好好地,掌心的宝,去治疗一个虫牙。医生惯例地为了防止小孩子挣扎,用浴巾固定她在椅子上,并使用了树脂的粘膜来蒙一下口。治疗时间为20分钟。做完看看小孩子,已经没有了动静。
判断是急性休克死。

医生的辩护团说,这是常规做法,而且很难预料结果。休克在多少人中,是会有的。父亲说:我好好的女儿,跳跳蹦蹦地走进去,这样没有声音地出来了···

每看到这种突如其来的死亡,总是想,自己将会死在哪一天,身边有没有你。
开车是很小心的。但是不能说,对过的车线,司机一定没有喝酒。曾经在去年的黄金周,报道说:东名高速公路上,一家四口出门旅行。后面的大卡车司机,睡眠不足,一头顶了上来。大火烧起来,就连后座仅几个月的小婴儿也未能幸免。
最后的一刻,不知他们想了什么。
每天疲于奔命,有时一整天开车,简直是不知生死的。

除了这种可能,急病,天灾,都是不知何时就降临的东西。
固然,这是出于对生的留恋。更多的,是不是心愿未遂。

真的想要做些什么,最后要谁握着你的手,是不是都因为,来日方长,所以才看不清楚。
我们的迷惑,不在于没有时间,而是总认为还有那么多的日子,可以去重归于好,或者去缱眷贪欢,还有无尽的风景,等我们去看。无数的人,可以邂逅、重合。
而结果,假如一切只在瞬间,都没有了可能。亲爱的人,你不会不舍我么?

但是还是不会自己去说:其实我一刻不忘。
因为和很多人一样,我还是误以为,自己会长生不老。

下班已是黄昏。去花店买一瓶液体肥料。看货架上,已经有秋天播种的球根在卖。郁金香、百合、紫花风信子、海胆花···光是看看颜色就很享受。
每年一样的花,人已是不同。
不知你有无感应,此时是否忽然有些心痛。还是,浑然不觉,在吃饭,或是很开心。

18 comments:

杨小过 said...

我的茉莉花,怎么养?

广州的一个小女孩子也不幸的走掉了,最近媒体都在报道。唉。

somed said...

每年一样的花,人已是不同。
---
这样的想法,在1000多年前就有了,你看: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还有呢,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somed said...

google了一把,来个后一首的全“尸”。就同一件事情,古人写的浪漫多了。如果现在谁这样对我说话,我首先找把斧头劈了他---你不累我听着累啊!

刘希夷,汝州 (今河南临汝)人,高宗上元二年 (675年)进士,善为从军、闺情之词,词调哀苦,《白头吟》(《全唐诗》题作《代悲白头翁》)即其名作。全诗如下: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
洛阳女儿惜颜色,坐见落花长叹息。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
此翁头白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
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禄池台文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
一朝卧病无相识,三春行乐在谁边?
宛转蛾眉能几时? 须臾鹤发乱如丝。
但看古来歌舞地,惟有黄昏鸟雀悲。

aki said...

杨小过,年轻的时候总以为这些事情与几无关。现在不同,觉得可能发生在别人身上,就有可能轮到自己。

aki said...

somed 很多诗词,当时自以为懂了,很有感触,再过几年,就感觉愈是不同。
古诗精辟,简洁。
你看古时才子,除了狎妓,就是饮酒作诗,所以这些道道,只怕今天的我们无法超越。

我喜欢看看诗,记不住,更写不出。只知道它的好。
谢谢转过来。明早起来背。

迅弟儿 said...

哈哈,背会了没有?
去跑跑步,就会有长生的感觉。
不老是不可能的,不管是在干什么,都会有没有干够的遗憾。
握手也是。握得越多,就会觉得握得太少。

木兰 said...

每天都是这样的天灾人祸,不更总是感触,悲观吧!初三时,我的同桌昨天还和我谈笑,今天就因为医院误诊而永远的告别了这个世界。。。不敢想...

我不会开车,美其名曰,为地球减少一份污染...

愿好人一生平安!

aki said...

迅弟儿:
消耗了体力,并不意味着什么都不想了啊。哈哈。

aki said...

木兰姑娘,年纪大起来,身边的生老病死就多了。丧服每年都派几次用场,礼服却没有一次。看到这些,总感觉无常。

somed said...

生老病死,没有什么可以悲伤的。我是那种把生死看的很淡,去又不能够洒脱得一无所有的类型。

爱情,是希望的。人还在,爱就不死。

aki said...

somed 我要实际的。再相爱,不在身边,不可以朝朝暮暮,我是过不下去的。

什么时候能准备好 said...

因为和很多人一样,我还是误以为,自己会长生不老。

--今天,昨天刚刚去过的一个学校里面发生枪击案。哑然,生命是如此脆弱无依。

aki said...

看到这些近在身边的事,真的会很有感触。不知这种生命,怎样才叫作好好利用。

somed said...

建议风花读读弗洛伊德或者其它一些哲学家的书,虽然我不大感冒,但听说还是良药---对喜欢异想天开却放不开一切的空想现实主义者。:)

aki said...

对我很确切的评论呀。
我是这样的,想不拘泥,又要过好日子,吃香的,喝辣的,穿漂亮的。

somed said...

空想现实主义者--->真有这样的人吗? 上面不过是胡扯而已,不要信,也不能信

aki said...

你说啥俺都信。

somed said...

看来我最好还是shut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