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9, 2006

拜托!

老板,拜托你几件事。

1.不要把你的女人放到公司来。你要养她,不要拿我们的工资分给她。我们靠力气吃饭。不要侮辱我们。
2.关键时候不要逃。我们打工,不代表要帮你顶是非。你不懂,可以在边上看着,我们去做。拜托你摆张脸在那里。或者给张彩照,我们贴在脸上。
3.我不是间谍。你这丁点公司还不值得我来侦察。你防自己人,大错。用人不疑。
4.当宽则宽,当严则严。不要做个没人怕的傻瓜。
5.不要请吃饭。直接发钱。我们自会找人吃。
6.什么都要粉碎啊?这种东西丢在垃圾堆也没人看。
7.好歹签个名。老是打字不好。
8.慰安旅行不要带你的霸道孙女。我们不让须眉,还让她?她当我们丫鬟使。
9.不要把袜子脱在桌上。
10. 兔子不吃窝边草。现在我们快要被你的女人包围了。不要坏我们名声。
11. 心里再怕,不要放在脸上。让我们跟着丧气。
12. 你唱黑脸,我们唱红脸。不要倒过来。
13. 告诉我们你明天穿什么颜色的衬衫。要不,很容易撞在一起。不喜欢。
14. 手机用法该记住啦。不要老是来问。那是你的手机。
15. 你家的厕所坏了,怎么要我们打电话叫人?
16. 不要叫错我们名字。
17. 不要以为我们留恋你。我们只是要对得起客户。
18. 不要说辞职的同事的坏话。前天我们还在一起吃饭。
19. 不要去美容院那么勤,还要我们注意到。我们都没时间去,帮你坚守阵地。
20. 老板接电话就不要报公司名吗?
21. 说“交给你办”,不要成了归你,败了归我。不成不败就催。
22. 上午说要做的文件,下午又说不要了。我白做半天。精神上受不了。何况还有好句子。
23. 过了下班时间,你还在。我们谁敢回去?我们开始关窗就是暗号。
24. 不要以为调戏就是恭维。我们知道你人尽可妇。
25. 最好你坐到别处去,不要盯着我们。我们忙。
26. 学会用点新东西:手机干扰器,窃听器。不要在敌人面前问我们用法。或者自以为秘密地问“开着?”当然。还用你说!
27. 你老了,记性不好,可以原谅。可以记笔记。不要问同样问题3次以上。
28. 那双海豹皮的短靴真残酷。那么可爱的动物,你居然剥了皮踩在脚下。想想倒过来的感觉。
29. 去旅行也不要打电话回来问每人生日。以为你要扛个红宝石回来。问:你几月生?答曰:红宝 石。
30. 厕纸不用你换。拜托你有空做点要紧的事。
31. 用点男职员。我们迟早要结婚休产假。
32. 我桌上没有文件,是我靠嘴吃饭。不是闲着。
33. 不要老是迷路。问你目标物,你说有个电线杆儿。有个便利店。
34. 嘱咐我们口风要紧,自己却全部说出去。

暂时想到以上。以后有了再添。
考虑到你很幼稚,我们只有继续帮你卖命。

Wednesday, April 26, 2006

四月的颜色


4月25日的生日花,是丁香花。
喜欢它的英文名字叫Lilac,也喜欢这个颜色的颜料,比藤色wisteria来得淡,还带有些些青。青紫。感觉里面,青色是忘却,紫色是想念。
想要忘记却又在想念。所以这个颜色,就是那么伤感的。
April is the cruelest month···有这句诗。青紫色。欲罢不能。就是四月的颜色了。

丁香花原产伊朗北部的山地,12世纪伊朗的画中有过出现。大约在十字军东征的时候被带到欧洲。14世纪的意大利宗教画《受胎告知》中,玛丽亚身边就有一枝白色的丁香花。
白色丁香花倒是不太吉利的。在古代,送给婚约者,表示取消约定。
但其实也不限,《复活》中涅夫鲁道夫手执白色丁香,和薄幸的女佣卡朱沙追赶嬉闹。日本的太宰治也用它作初吻的背景画面。想想都是很美。重重小花结成团团,压低枝梢,轻拂恋人的脸,如他的气息。
所以,白色的花语还是:青春的感激,年轻的回忆。紫色则是:初恋。

不太知道丁香花在中国人心里的印象,所以查了一下。居然有过一首歌叫这个名字。歌手悼念一个网友,名叫丁香,最后见面时,她已因病垂危。所以歌词里说到她的一生,风吹雨打······
唱得一般。真人真事,有时居然写不出它的美和哀。

事实上,一期一会,说的就是一生中可能只有这一次的邂逅。
但是我们到底又记得多少个名字,忘掉多少呢。不是劝人珍惜,珍惜又能挽留什么。就像岁月,还是一样从身边逝去,像那风里雨里凋零的丁香花。

说个快乐的。丁香花,小小的,密密的。四瓣。如果你用心地找,偶尔会有五瓣的。就像clover的突然变异。
找到了,不要说话,把那朵五瓣的吞下去,你爱的人,将永不离去。
正是花开时节,试试吧。

Tuesday, April 25, 2006

看了一本感动的书


妈妈,你好吗?
我很好。
因为是母亲节,所以给您写信。老师说:“给妈妈写封感谢的信吧。”所以我使劲儿写。隔壁的太郎写道“谢谢您每天给我做饭”,羞死了。所以我只写我的心里话。

想说的话1
妈妈的口头禅“听懂了没有?”您老是最后加上这一句,不是吗?
“当心汽车,听懂了没有?上课的时候不要和香子说话,听懂了没有?不要拉太郎的头发,听懂了没有?”
今天早晨还在门口,说了好几遍。太郎和香子都等在门口,我脸上装着笑,心里是很羞耻的。

妈妈,我不是小婴儿了。我是小学的4年生了。“听懂了没有?”你不说,我也懂。不要担心。还有,上课的时候,我没说话。以前有,最近安静得很呐。每天练足球,空手道,钢琴,英语,累得要死。我在教室里大概都是在睡觉。
太郎的头发,好一阵子没有拉了。一星期前,闲着无聊,扯了几下,后来太郎无缘无故剃了个光头。所以现在只有摸摸的份。
所以,妈妈,不用担心我。
听懂了没有?

想说的话2
“像个猪圈!”请你不要找借口,私自打扫我的房间。
我不是猪,我是人。
妈妈您可能喜欢整整齐齐的房间,我呢,非常非常喜欢乱七八糟。干净整洁的地方,我无法安定。
搞得一团糟,被那些值得怀念的旧东西包围着,我的心里温暖得很。

去年冬天的事件,还记得吗?
“像个垃圾桶!”您把我的宝贝都扔了。我受了刺激,一星期没和您说话。您可能已经忘了,我可不,还气着呢。

一塌糊涂的画,是幼儿园时,太郎把沙子浇在我头上,一个人边哭边画的恐龙中的一张。画里的我,那么强壮,“喔--------!”从嘴里喷火。不是血。你还说是壁虎。

青色的石头,是我收到的香子的第一份礼物。
1年生的时候,我爱哭。香子捉弄我,我哭了一整天。她哄我开心,说“老哭,不好啊,嗨,送给你!”
我觉得自己顿时像个英雄。不知为什么,后来我就不怎么哭了。

那双破球鞋,是去年运动会,50米跑,第一次赢了太郎时穿过的。高兴得要命,还想穿着它跑下去。但是小得穿不上了···
长颈鹿的布娃娃,是我小的时候,家里还有爸爸的时候,圣诞老人给我的礼物。我总是抱着它,咬咬它,脖子都几乎要断了,还有点发霉。但是您知道它对我很重要的。
霉嘛,洗洗就好。新年的年糕,发了点霉,你用刀刮刮,咱还吃过。不要扔。

净是虫的榛子,绝------对不要扔!2年级时,那个可怕的老师妈妈你忘了吗?每次忘了东西,回答不上问题,她就冲我吼,罚我站。
我不想站,在学校的后山躲起来了。妈妈您逃了班来找我。以为您会骂我,结果您一点不生气,说“夕阳,多漂亮”,然后一声不吭地和我捡起榛子来。------这是那个时候的榛子。
回家路上,我们买了冰棍,两个人轮着舔啊舔,那个棒头我也留着呢。

···但是,现在都没有了。没办法。还会有很多东西会留下来的,我不寂寞。
不要担心。我的房间,交给我自己吧。

最后一个,妈妈你叮叮当当地做饭,卡啷卡啷地洗衣,“没忘东西?”问了我,就嚓嚓地踩着高跟鞋上班去了。
“真帅!”香子很敬慕你呢。但是请你不要太加油。
不要穿高跟鞋摔跤。

零用钱花光了,穷得不得了。只买给你一朵康乃馨,再送你一张洗碗券。
谢谢!

Sunday, April 23, 2006

天女之冠

不剪下来插在花瓶。喜欢就那样自自然然,开了,谢了。在当天的天气里面。

自是寻春

院子里有各种各样的玫瑰。
多是先买了一株,后来每逢剪枝,看看饱满结实的枝条扔掉可惜,就拿点细沙来扦插。一扦就扦了满园。

4月底,正是花蕾鼓起来的时候,有这样几种。
爬了半面墙的单瓣原种,叫“cocktail”,鸡尾酒的意思。中心黄色,外缘红色的缘故。5月,满墙的花,满墙的酒。
一种是近似白的粉色。经典的姿态,十分地入画。
一种是英国玫瑰。浓厚的橘黄色。叶子有7张。现在的品种,5张居多。7张是原种,比如山上的野玫瑰,滨梨------果实做成酸酸的花茶,汤色亮丽,很喜欢喝。和中国的一些月季花等等。
粉色带点蓝幽幽的,叫“天女之冠”。像夕阳落山后的天边,那种依依不舍的颜色。
还有一种,初开是热烈的黄,渐渐由外向里变做大红的,有个疯狂的名字“Rio Samba”。就象娴熟的巴西舞娘,跳着桑巴。

另外就是小轮玫瑰,红得耀眼的,是silk road,新开发的无刺的品种,施肥太殷勤,也会长出一些来。到底本性难移。
另一种喜欢的颜色,叫peach,很娇嫩的橘黄。

不喜欢有色无香的玫瑰,就好像生得漂亮,无有风情的女人。所以各色玫瑰,各色的香。或馥荔,或清新,各有它的妙处。
路过的人,有时觉着好,会来讨一些扦的苗。于是我的玫瑰,就开在这一带了。有人来问病虫害管理,也是一一作答。一般诀窍有两个。
病,多是下雨时,土壤中的病菌溅上叶片造成。可以在玫瑰脚下种一些匍匐的草花,或白或蓝,都不至于喧宾夺主。
虫,就是自己一双手。为了玫瑰,我素手捉虫。何况,还有青蛙螳螂帮忙。基本不用农药的,那个太毒。

玫瑰也认主人。有时离家几天,托人代为浇水。料理的手势不同,回来看到就像自己养在别家的孩子。
所以日本有句俗话,“浇水三年”,是说,三年工夫才能学会怎样给花浇水。诚然。

花要种得好,不必多花钱,只要心思就够。
好象是在劝天下男女如何天长地久一般。情到性到,远远不够。还要细心经营。
当然,也得是互相喜欢才行。
还有种说法,玫瑰的刺,不是用来保护自己,而是让你记着它。
所以,它的花语,除了“爱”,还有Don’t forget me。

Saturday, April 22, 2006

黄四娘家花满蹊


院子里的June berry,一年一度地开了。
新叶尚未抽出,满枝开得飘飘的花,不象梨花的压枝,却是像要飞起来似的。
白色“大”字形的花,像日本神社里人们抽的签,然后一边许愿,一边把那个白色条子绑在树枝上,以期如愿。
那么,这棵树,究竟会实现我的多少愿望呢?
这样比喻了一下,心下顿生希望,每次进出大门,都是欢欣鼓舞。
------其实自己都没有想过,要许什么愿。
如果只选一项,就健康吧。看,连许愿都这么现实。

大人和小孩子的区别,是不是在于,大人的愿望,都在能力范围所及,或者只差几公分的地方。
小孩子的愿,则是高到天边云端的。

记得去年圣诞,问桃子,你要圣诞老公公给你什么?
她说,我要一根魔杖,举一举,就像灰姑娘的南瓜变了马车,老鼠变了马,狗变了御者一样,什么都可以实现。

啊,梦想成真。可怜的我们,连梦想都快要没有了。
你可以告诉我,你的梦想是什么?远一点,不现实一点,力不能及一点···

蚕豆花开


蚕豆花开了。一直认为这是蔬菜花中最漂亮的花。淡紫的花瓣,蝴蝶似的形状,只是有个黑心。所以乡下叫它“晚娘花”。
日本则把蚕豆叫作“空豆”。因为豆子成熟时,豆荚朝天的缘故。还用蚕豆来做一种白白的豆沙。故意不磨得很碎,带一点粒粒,包在米粉团子里。吃着比赤豆沙,还有清香。
日文把米粉类的糕团,称作“饼”。白团子叫“大福饼”,青团子叫“草饼”(青色,不是麦叶汁水,是一种野生的菊科植物,有种药香。),用盐腌过的樱花叶子包的粉色团子,叫“樱饼”,柏树叶包的,叫“柏饼”。
有很多种,都做得精致。一般盛在暗红色光亮如镜的漆器上,垫一张折过的和纸,配以木签。
甜的点心。可以和传统的抹茶一起喝,上好的绿色粉茶,用竹刷细细搅出密密的泡沫,苦,还有些甘。

小时候记忆里的蚕豆,是和奶奶分不开的。秋后播种,泡了水,鼓鼓的豆,剪一个发芽的小口子。长成小苗的时候,正是落霜时节,赶紧拿了稻草去盖。开春,拿掉稻草。谷雨前后,赫然开出满株的紫花。成熟了,一半晒了保存,一半现吃。都是好味道。
儿时前前后后跟着奶奶做这些事,以为帮了很多忙。现在奶奶不在了,也就无从可知是否真的。
奶奶是村上出名的巧手。七岁做鞋,十岁裁衣。生了十来个孩子,夭折了个把。
家里有个木桶,专门用来生孩子的。在田头觉得腹痛,回来吩咐上面的姐姐烧水,自己坐在木桶上,痛一会,就生下来了。-----奶奶这样说。儿时觉得好像生蛋一样简单。
以致现在,每每经过产科医院,总觉得多余,不过喊喊号子罢了。

最爱的人的去世,奶奶是第一个。在此之前,一直担心自己会不会哭不出来。结果看到她躺在那里,盖了一块布,伸手可及,却已隔世。不要说眼泪,脑子先已是空白。
自然中间长大的小孩子,长大也选择了现在这种生活。心中对于大地的热爱,永不能放弃了。
只是男耕女织,已是神话。那就只好自己耕,自己织。

Thursday, April 20, 2006

时代不同了

开车在路上。手机响。看看没有警察,就接了。
是李先生,一个上海的商人。因为工作上多多少少有些搭界,所以认识了。年轻有为,现在也有小小的身家。人品相貌都可以。
去上海公干的时候,会私人地受些照顾。用车啦,吃饭啦。
他来日本时,也会尽些地主之宜。

男女年纪相近,单独相处,互相在异地依赖,多多少少就有些暧昧起来。不是那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只是顺理成章,如此而已。所以也就没想过要去进一步地怎样怎样。现实里面,互相知道不可能。不是同类。
商人,一向心底里有些不喜欢。多多少少觉得有些奸,还有急功近利的毛病。所以心底里是留着距离的。对方呢,不太清楚。------只是,女人,总是有些自恋的倾向。
比如对方黯然地说:“我知道你不会从心里爱我很多。但我是真的对你的。哪怕你只是寂寞的时候想起我,我也没有怨言。”
这种话,听得心里不知不觉骄傲起来。还有些歉意,为对方的“允许我爱你吧”这样的无所求,而动了心。
其实,很多时候,都是伎俩而已。谁没有求!都不是小孩子了。
······

电话里,说了几句客套话,又说:“你先前说过的某某,现在在一起吃饭。我说是你朋友,他们就很客气呢。”
知道这个人,以前在日本的时候,帮过他很大一个忙,借钱以上的忙,几乎救过他的命。所以相信只要有求,一定是必应的。后来他回国,做了一个生意,又正好遇上贵人相帮,近来说开着BMW了。
旧人发达之后,去认亲,是我所不喜的事。所以几年来,只有个电话,不曾联系。

有次和李先生说到这个,因为行业比较相近,他说有机会要借我面子。我说,不喜欢。逼着人家还人情不好。再说,做生意,一是一,二是二,有人情夹在里面,互相难堪,最是后患无穷的做法。
当时他只说,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

电话那头,他说,你跟他们说几句?
当下很生气,只是说:在开车,不好打太久电话。随即挂了。
现代社会,女人出来做事的也多了。想不到不但要防人家图你的色,还要防被利用。
中国人做事,很大弊端,就是公私不分。上来就是关系,人情。所以我这种人,真的只可以在单纯的环境里面。

一个男人,人家不爱你,不是羞耻。但是千万不要给人看不起。

* 为这件事很不开心,所以语无伦次地写了下来。写过就想忘掉。

Tuesday, April 18, 2006

千年烦恼,原为情色


《源氏物语》,是日本文学史上最大的杰作。
说是写“万物之情”的,更有说法,认为是“情色小说”。总的说来,是写千年前的日本贵族社会的种种情事。
男女两人共处,即使身份高贵,想的,做的,和下贱的我们,并无两样,一样地苦心于其始,其终。
长达54卷的大长篇中,作者紫式部自始至终,倾其笔墨来描写这些情爱纠缠。

想想当时,一个未亡人(寡妇),以当世稀有的才学著称,高贵,文雅,实际生活中,恐怕都不曾有过任何越轨,却呕心沥血写出这样一部好色小说。所以紫式部本身,就是一个让人永远讨论,猜测,并有着兴趣的女人。很多看法就是-------源自性上面的不满足。而且,看她的笔触,对于如此多种的情事描写,不是一个没有经验的女人可以写得出来的。

但是,事实上,她只有过一次婚姻,短暂不过三年。之后,被当时最高权力者的藤原道长看中,做他女儿中宫彰子的家庭教师。当时叫“女房”。后来成为父亲的情人之一。
上司和秘书的情事,千年前和现代,原是一种恋爱模式的经典。

那么就是说,紫式部和至少两个男性有过性交涉(我看是不止两个的)。两个男人,当时都是有名的情场老手。
先任丈夫宣孝,年纪相当于紫式部的父亲,并已有三个妻子。这个壮年男人,为她的才学(可惜是个女人!),文学少女的傲气,和与他至今女人的不同,感觉到另类的魅力。经过长年的求爱和经营,终于象驯服一匹野马一样,把这个老小姐(当时式部二十七,八的样子)娶到了手。
之后生有一女。宣孝多情,仅仅是短暂的三年,也不止是紫式部一个。那么骄傲的她,必定被伤到自尊。但是反之,宣孝让她对性爱开眼,知道快乐,而且,不难想象他每每睡前,把自己的性经验当作故事,一一讲来逗她开心。
宣孝对傲气的紫式部倾心的很大理由,是喜欢她写小说,而且只有支持,从无阻止。

后来的道长,权势,魅力,对女人的熟知,又在宣孝以上,他对紫式部津津乐道自己的情事遍历(还有失败谈),也是意料中事。
道长是她忠实的赞助人,毫不吝啬地提供她当时昂贵的笔墨纸砚,文献资料。有次还对他的女儿------紫式部的学生彰子说,“这个女人,也不工作,成天就是在内房里写着字!”还是当着本人的面。可见关系非同一般。
道长本身,对汉学并不精通。没有多少学问的男人,往往爱上学问女人。------这个,现代也是不少。

性经验对一个女人的影响,质多于量。也可以说,这两个男人,造就了紫式部,和她的《源氏物语》。可以去看看细节,种种情事场面,男女心理,其中奥妙玄机,不是不懂的人,可以随便写出来的。

Monday, April 17, 2006

果汁,香蕉,人生。

一堆小孩子到家里来做客。随她们去玩。反正没有碰不得的东西。偷了化妆也不在意的。我和他们的妈妈说着话,听她们抱怨着老公,炫耀着孩子,诉说着自己的辛劳。
楼下有一间榻榻米的房间,孩子们席地在玩过家家,串珠子,拿牛奶盒做玩具等等。亮介是唯一的男孩,也给姐姐们设定为一个婴儿,四脚朝天,不许说一句人话。

玩了一会儿,叫他们来吃东西。事先知道他们来,所以买了果汁在冰箱里。
排了5,6个杯子,有个小妹妹很小,就特别给了她一个塑料杯子。别人都是成套的各色玻璃杯。
然后拿出一串香蕉来,让他们自己分了吃。
看他们叽叽喳喳,6,7岁模样,差不多大的女孩子,说话清脆可爱,还是小孩子腔调。大家都在抢那个与众不同的塑料杯子。我说内容都是一样的,他们不听。香蕉呢,都在抢那根贴着标签的“fresh & sweet”的。
告诉他们这没有意义。他们说:“看上去不一样,觉得那个有点不同的,味道好些。”
······

晚上有个朋友打电话来,说了一会儿天气,工作。忽然贸贸然地冒出一句:“人生的目的是什么,你说。”
回答不出来,笑着搪塞,说,想想看,我也不知道。

晚上在床上躺着,想到白日里的孩子们。我想,人生的目的,不过是杯子里的果汁,和皮里面的香蕉罢了。花俏的杯子,与众不同的标签,里面的味道,都还是一样。
好在我是一个没有多少思想的人,想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照片里面,我们也曾经这么小,这么可爱。)

我的一天

存折找不到了。
记得有次忘了锁门,觉得危险,要转移一下身家性命,就改了一个很好很隐秘的地方,那个地方,小偷一定找不到。好了,现在大家都找不着。

好地方,是哪里呢?
隐秘,又是哪里?
衣橱!找了一通,内衣袜子都翻过,没有我的小本本。长筒袜的盒子里,伪装成丝袜了?也没有。
化妆台!抽屉翻翻,没有啊。丢了的存折,上面的钱可以买多少粉,口红。一辈子都用不完。还有上次免税店的那瓶水,多香。知道这样的话早就买了,也不过8千块。比丢钱便宜。
还有哪里?厨房不可能,床上不可能(好象读书时候都是藏在床上的,被子下面,枕头里面。)现在是藏在大人地方的。没错。

前一次同样的情况,找了半天,记起贴在衣橱抽屉上面了。透明胶年久失效,掉了下来,掉到抽屉底里,自己吓了一跳。
找遍,不得。
挂失吧,又不甘心,那么麻烦的手续。

忽然灵感就来了,一看,果真就是在那里。----哪里,不说。怕隔墙有耳。
好了,出门上班吧。迟到得厉害了。
拿好包包,手机,钥匙------钥匙在哪?

然后重复一遍以上动作。
(经常这样找东西。有时找不到自己停的车,所以只好买个红色的。有时找不到钥匙,回不了家,在外面叫狗开门,他着急,但是不会开。汪汪地叫,我骂他没用。)

Friday, April 14, 2006


(画了一条蛇在鞋子上。蛇,就是当年劝夏娃吃了个苹果,给天下女人恨得这样。)

雨后,从厨房的门出去后院,整理垃圾,顺便拔草。
本来铺满石子的,年长日久,也会有些草。
一个大的垃圾桶,盖子被风吹开,积了点雨水,就把它翻过来倒掉。顺手把边上的草拔一拔。忽然,尖叫起来,那里有一条蛇!拇指粗,扭扭曲曲,盘成一个连续的S形,一动不动在桶底下。眼睛是闭着的。
隔壁的木匠人家还没回来,没有一个男的在近处,一边叫,叫得自己越发地怕,又叫:“へび!へび!”
看看还是没有人来,只好自己拿了把长柄的扫帚,重又盖上。
过了惊蛰了,它还在冬眠。好在如此,要是游到我的脚上来,不等它咬,马上怕得死掉了。-------以后洗一百遍都洗不掉那个感觉。

冬眠的动物,很多人羡慕,说,多好啊,一个寒冷的冬天,就那样睡着过去了。其实也不全那样的。想想那条毫无防备,忍辱负重的蛇,有些可怜。
樱花都在陆续地谢,马上就要醒来了吧。它和蛇朋友的对话,会不会是这样的呢?
蛇甲:早安!
蛇乙:早安!小青你瘦很多。
蛇甲:你不也是。唉,今年冬天真冷,还怕捱不过去了呢!
蛇乙:我倒还好,睡前有只田鸡送上门来,积了点膘。
蛇甲:那个女主人,看到我,吓得半死。其实我还怕她呢!
蛇乙:没有还手之力的冬眠,要命的。
蛇甲:好在她叫着跑了。真怕后面的木匠,五大三粗。
蛇乙:大难不死,好,好。

有时候看动物节目,讲羚羊的,我们怕它被狮子豺狼吃掉。讲狮子的,我们怕它逮不到羚羊,饿着了幼狮。角度不同罢了。
而我们在描述一件事,一个人的时候,不带任何的主观,真是很难的一件事。 Posted by Picasa

趾高气扬的小混蛋

Posted by Picasa
今天去给狗打针。看到各家各户的狗,有的泰然自若,有的疯狂地扯着绳子,要去哪边的电线杆撒尿,有的一路追着远去的母狗,还悻悻地嗅着她留下的体味,责怪主人棒打鸳鸯,有的神经质,露着牙齿作势要咬医生。有的任人摆布,不思反抗。
我的Tora,和我很象的。泰山掉在面前而不惊,不是不惊,而是不觉。从来不会去想什么事情不可收拾,明天过不去了云云。从不。稀里糊涂地过着今天,想着每个难关,不过就是几个小时,多则几天,不用人为地越过,自然也就过去了。
Tora由我抄着腰轻轻抱起,四脚放松,神色自若,这个当儿,医生拿了针无声地扎了一下它的屁股,Tora没觉得,我也不知道。这么快就收了我3千块。
就像刘姥姥筷子上的鸽子蛋,还没听个响儿,银子就不见了。
收钱,至少让人享受一下或者痛苦一下才好。

狂犬病注射是国家规定的义务,每年一次,和五种混合疫苗(八九千块)一样,有的人家会来打,有的装作不知。事实上狂犬病已经绝种,不过还是担心野生动物会无故传播,狐,狸,鼬,都是近缘的犬科。最近有北海道的狐狸传了病给家养的狗。狗是没有钱的,只有让我来替他付吧。

喜欢纯种狗的,多是买来。纯粹只是爱狗的,可以去市保健所免费要来别家生多了的小狗。
还有的是小孩,在放学路上,可爱的小狗一路跟着,丢给它吃了一块中午便当剩下的煎蛋,就跟你回家。妈妈骂一顿,看到它哀哀的眼神,也就养下来。
也有的人家,只是养个狗来看门壮胆,会叫就行,捡个面相凛凛的就可以。

我的Tora,是从保健所领来。原来的主人,带着Tora他妈,一只白色的中型犬,和纸板箱里5-6只小狗。别的都在摇尾巴,只有Tora,一点没有讨好的意思。
就是喜欢它不睬人的神气,一抱起来就再没有放下。
后来想想,也是缘分,自己一直为那种摸不着心事的男人烦恼。前来摇尾巴的,却是瞧也不瞧一眼。

Tuesday, April 11, 2006

忘都草


下雨了。却发现丢了伞。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下的雨,去过哪里,一点都记不起来。
过了清明,已近谷雨,雨下得啪啦啪啦如麻。仅仅是出门跑到车上,为了保护手上的文件,头发和背已经湿掉。
日本的民风,颇有些路不拾遗的味道。我的伞,丢在哪里,估计也没有人捡回去。-------我的橘黄色的画满了心的伞,细细长长的柄,可以晃当晃当挂在手腕上。白白地在哪里的门口看着雨,只等旧了被扔掉。一把旧伞的垃圾处理费为200日元。还不如给谁拿去,继续用着,倒也不可惜了。

晴天就忘了,下雨又在找。都有这种经历吧。

正好今天,4月11号的生日花,是“忘都”。一种蓝色的小轮的单瓣菊花。其实还有其他颜色,但觉得,“忘”这个字,应该是蓝的。
承久之乱,顺德天皇被流放到佐渡。每天想起都城,在海浪和松风中,寂寞地捱过每个日子。有一天,忽然发现院子一角,一朵白色忘都草静悄悄地开着。
天皇看了一会儿,终于说:“我曾经多么怀念都城,看过此花,觉得心里松了一口气,能够有一刻忘都,也是好的。”
天皇在佐渡,过了22年。
这花,因此得名。
花语是:别离。片刻宁静。

来到异乡,已经有八九年。梦中不知身是客。那我的这一生,不要是场梦罢。

Sunday, April 09, 2006

标准放宽啦


近来有朋友说,你看似大度,温和,其实有精神上的洁癖。

自己好好想了一会儿,觉得对男人的要求,可以如下:
脏倒没有关系,不要龌龊。健康的,夏天很多汗的,以前喜欢的人是这样。习惯了,还会自己去抱一抱,把鼻子顶在他胸前嗅一嗅。
自己是喜欢干净的。今天休息,就洗了车,洗了狗。如果同住男人实在太脏,也可以抓过来洗洗。总不至于咬我。

千万不能庸俗。同样一个词,一句话,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就完全不同了。不必句句中听(宠物的话,Tora就够了),要有些智慧。

身体上面,可以有别人的。但是绝对不可以去买。花了钱去做这种事情,明明是践踏自己。很多日本的太太说:花钱的好,不会有感情。就怕不要钱的,互相喜欢上了,威胁到自己的地位。
-------真的他那边两情相悦,心都没有了,还要地位做甚么。真是一帮死要面子的女人。非常鄙视这种理论。

男人买春,有的是喜欢那种支配和主宰的感觉。有的是憋得慌,找个最方便的办法。还有的就是,不花点钱,已经没有女人肯了。
这样至情至性的事,花了钱去做,实在是种玷污。若是我,绝不要再碰他一根手指。

另一种情况,如果他真的爱了别人,我也无话可说。自己不如人,不必拿责任,道义去强加在他头上。走吧,万万不要撞了墙壁再回来。让我不屑。
偶有失足,一时迷上了,处了一阵,又要回头。那样请你道个歉,说几句“还是你好”之类的话,让我挽回自尊,也就原谅了。
------就是不要重复多次。不是小孩子了。我也不是你的妈,不能凡事包容。

想来想去,自己算得好气量。并未要求男人无色无臭,只要不是那等腌臜物事就可。水也不是过分清,为什么就是没有鱼。
(爱一个人的时候,如照片中的颜色好不好?)

前程只有许多路

附近的樱花名处----谷汲山·华严寺。那里有一株淡墨樱。花蕾粉色,开满时白色,花谢之际,瓣瓣带有淡墨色。历经一千五百年,几次起死回生,有“花神”之称。一到季节,远近的人都来瞻仰。

去那里的途中,有一棵独自开在水边的樱花,比别的都好,下来拍了张照,又匆匆上车继续往山里去。
到了山里,发现气温低于平地,山上的樱花,还只是七八分。樱花是一定一定要开足的。索性开过头,飘雪一样谢着的光景,倒也好看。

既然来了,就往前吧。一路向山上爬。参天的桧树,仰头看得差点往后倒。两边的大小菩萨,地藏,观音,供着水仙等当季的花。人人在扔着赛钱,接着摇祈祷的钟,合着掌,抽着签。
默默地求了健康,别无他求。
寺庙外面几里长的樱花夹道,广场上正举行樱花祭,有打鼓,日本舞蹈等表演,煽动着人群。两侧的土产店,卖着当地一些自产自销的食物,手工。不知不觉,流连了一会儿,再吃了饭。

时近黄昏,回去路上,忽然想说这句话:急赶慢赶,却不知好的已在身后。前段时间,多年前的旧人前来试探是否可不可以再在一起。现在就把这句话还给他吧。

又经过刚才的那棵树,越看越是绝美。但当时,叫我留步下来,只看了它就满足,也是万万不肯的。“还有更精彩的在后面呢!”--------这样想着,我们这么急地过掉一生。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是赶了一辈子的路。

倾国倾城


特地停下车来拍的。远远的,一团云,一团霞。
在这样压枝的花下,知道倾国倾城不是乱说的。
仰头看了一会儿,没有言语来表达它压人的气势,就那样继续驱车而去。

爱情不怕平常


4月8日的生日花,是紫云英。一种儿时开遍田野的花。日文名叫莲华草。形状像莲花台的缘故。
紫云英是用来养土的。因为是豆科植物,可以吸收空气中的氮素,靠根瘤菌固定为氮肥,自给自足。现在种田的人,往往施几袋化肥算数。真是不喜欢。
我的花坛一角,春天会种几棵麝香豆(一种妩媚的爬藤的花,松田圣子唱过)。算作回报大地。豆科就有这个好处。
紫云英的花语是:请化解我的痛苦。

送人不太合适,不如送点蜂蜜。蜂蜜直接用来喝的人不多,介绍几个好的用法,你可一起送给比较亲近的人。-----普通日常的东西,更显得体己。

〈一〉花梨蜜
花梨,大如男人拳头,甜香沁人。取一个随便切成厚1cm的片,泡入500ml的丰蜂蜜中,存于冰箱,一个月后取出花梨,只喝蜜。可冲水喝,冷热皆宜。
功用:止咳清火,立竿见影。
缺点:你得等到秋天。花梨的花,漂亮不输桃花。花梨果比较硬,切的时候当心手。

〈二〉蜂蜜柠檬
柠檬切片,泡在蜂蜜中,存于冰箱,泡了一天就可实用。柠檬带蜜,夏天丢一块在冰水里面,解渴消暑。酸酸甜甜。

〈三〉蜂蜜茯苓
是止咳的民间良方。
白萝卜洗净,不去皮,切成0.5mm的薄片,泡在蜂蜜中,存于冰箱,一个月后取出萝卜,只喝蜜。萝卜水分比较多,蜜会比较稀,请注意保存。

年少时的爱情太过浮夸,送来送去都是一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长大了,脚踏实地一些。昂贵的东西固然好,互相负担太大。偶尔送些平常东西,倒是不落俗套。------但是需要,对方也是个懂的人。
真正持久的感情,高潮固然好,在这些日常里面也不会淡去才是真好。

Friday, April 07, 2006

心上有花


黄昏时节,开车穿过居民区。天色灰黯,本就不是一个大晴天。
窄窄的路,两边是人家。一个回转,忽然右手有一个棒球场,边上几棵樱花树,正是开到十分的时候。在傍晚的昏暗中,象有光华似的,白白地浮在灰色的空气里。
不知你有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发现过这样一种光华。

比如佛,比如一些人。
可以是智慧,也可以是欢喜,理想,自信,等等。
内心的光采,溢于表面,没有刻意的表现,但是一见之下,只觉得眼前一亮。
周围的一切,甚至空气,都只是衬托。

阿弥陀佛也用过类似的表现“人当心上有花”。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很多的中文书,在国内时没有看,到了这里,却看翻作日文的,所以一翻两翻,可能和原句都不同了。------这句应当差不多。)
我愿我们心上都有光华。

远在异国的故人,你有无觉得,我的光,已经冷得月亮一样。

Thursday, April 06, 2006

枕草子〈二〉

第七十二段 相距之远,以致无法比较的东西
相距之远,以致无法比较的东西是:
夏天和冬天。
夜与昼。
下雨天和晴天。
年轻人和老人。
笑的人和生气的人。
黑与白。
好感与厌恶。
蓝色和黄色。
雨和雾。
还有,同样是那个人,失去了爱情之后,看去简直是另一个人了。

第一六三段 曾经光耀一时,如今一无用处的东西
曾经很光耀一时,如今一无用处的东西是:
旧得缝线都露出来的织锦包边的榻榻米。
唐绘的屏风,裱装已破。
盲目的画家。
长有七、八尺,褪成红茶色的假发。
褪色的葡萄染的织物。
老态龙钟的好色男。
庭院的树木已被烧尽的宅子。如果宅子本身多少还有些风情,更是看不得。只剩个水池,上有水草,象恶作剧似的蔓延生长,看了觉得无奈。

Tuesday, April 04, 2006

鹬蚌相争,渔翁不得利

Posted by Picasa (3月23日,下了估计是最后一场雪。春雪,不象冬雪的清洁喜气,只是泥泞拖沓。)

晚上忽然要出去谈判。甲方借故敲诈。乙方投鼠忌器。
甲方要500万。
乙方只有100万。
相执不下。甲方说,与我提示价位相距甚远。你根本是在开玩笑。乙方说,无法,只有这么多。
我说,来来来,大家诚心诚意谈,同时也要认可对方的诚恳态度。

甲方说,你不可能只有这么多,你好车好房。乙方说,都是分期付款,现在卖掉还得贴钱。
我说,乙方是有忌讳,才会在此私了。不是真的为难,该让早就让了。甲方你逼人太甚。本来你敲诈就是无本生意,得一文是一文。怎不懂见好就收?

甲方说,我搅得你生意无法做。乙方说,那还不如见官,你也没钱拿。
我说,不是来这里商量两败俱伤的,谈谈互相有利的方法。

甲方说,500万一分不让,乙方说,给你500万我破产,不如见了官被调查,还来得爽。
我说,还要不要谈下去?
甲乙达成共同意见:白谈了。你也白跑。

一路回家,夜已深。发现汽油到底了,还得自掏腰包加油。没得开源,只好节流,找了个自己动手的加油站,站在还有些冷的春风里,等油加满。
心里想:世界上有两种人最厉害。
一种是彻头彻脑的笨蛋。
一种是两手一摊的穷人。
这两种,今天都给我遇上。

Monday, April 03, 2006

虾兵蟹将

小孩子的可爱,真是万国共通的。
开始都抢着扛花车,走了两个小时,就一个个没有了声音。有的给大人抱着顾自睡着。
“刚才你不是说要······?!”这句问话对小孩子来说,永远是没有意义的。
------甚至有时主意变得比女人还快。 Posted by Picasa

雪柳弯弯

花车沿途,夹道的雪柳。也只有这么好听的名字,才不辜负了这种花。
纯白无暇,令我想起“何处染尘埃”的句子。 Posted by Picasa

今朝有酒有歌

Posted by Picasa
星期天,是街道的花灯游行。
所有的小孩子,穿着传统花衣,绑着腰带,扎着头,快乐得像过节一样,扛着彩车绕区内转啊转。大人们作为公益事业,也都去参加,途中喝着米酒-----当然小孩子喝果汁的。
下酒菜是扯成丝丝的鱿鱼干,花生豆等等。平常东西,心情高扬,又是大家一起在吃,自然就觉得好味道。

花车,鲜艳夺目,喜气洋洋。4月的第一个星期天,是本市的“花祭”,各街道都在比较谁家的喊声大,铜锣敲得有板有眼,小孩子们开心精神。
春暖花开。前天打了惊蛰后的第一声雷。路边各家各户,有白色玉兰大朵盛开,想起那是上海的市花,在异国看到,也只是觉得,在哪儿都是一样。
细细的雪柳,开满碎碎白花,春天就该是这样的。
向阳的梅花已近尾声,朝北的还是开得正妍。
只等燕子飞回来,衔泥筑巢。

很多蛮大年纪的老人,笑呵呵地,喝了点酒,越发开心。给小孩子们领着头,叫着号子。“Wa-Sho-Yi , Wa-Sho-Yi”。
想起儿时乡下调龙灯。(吴语方言里没有声调,不知是“掉”还是“调”)一样地喜庆热闹。中国现在很少这种情景了,一些人比较急功近利起来。

所住地区,民风古朴,传统犹在。住在这里,也就无谓乡愁。
时不时地做些不为利益,只是好玩的事情,使得我们的人生,不至于兴味索然。

Sunday, April 02, 2006

日子可以这样单纯


星期六了。这个星期真是过得很快。
人在忙和累的时候,往往并不觉得漫长,而是飞快。这周,几乎是坐下来一刻都没有过,永远地飞车跑在路上,永远地在讲话,对着不同的人,永远地写着公文。
上午约了两家公司谈判,下午处理了一个劳工的事。到了傍晚,想起欠一个小女孩子一顿甜点。---早就许诺说,带她去一家好吃的店吃parfait。(不知道中文叫什么)。

于是去Orange Farm,我的隐居的家。一家年轻男孩子们的店,门口是他们自己种的花。红砖砌的墙,枕木做的花坛。这个季节,到处都开着堇花和郁金香。这里也是。但种法不同于我的仔细轻巧。他们拿巨大的威士忌的木樽,锯成两半,种满彩虹色的堇花-----这个品种,苗就很贵,去年才推出的。基色是粉,向花瓣外缘去,包含了各种颜色,奇异得都叫不出来名字。
但就是知道,彩虹一定就是这样的。

郁金香更是随意地种了一大片,各色交杂,没有刻意地划开,更显得自然天成。
有木头花盆,铁箍生锈脱落,也只是拿个粗麻绳绑了两道,防止散开。

店里几个男孩子,做的甜点也是好看可口。Parfait是我必吃的。连着吃了几次,偶尔会改口吃一次清蛋糕,日文叫“シフォンcake”,来自法文的“绢”,因为细密松软,是我所知的蛋糕里最优雅的一种。入叉的瞬间,弹力无法比拟。

坐在店里,叫了一个芒果,一个草莓。看店里的观叶植物,幸福树叶子碧绿宽大,沙罗双树有着大肚子的根,已经高到天花板,不知再长下去怎么办。叶子就从天上千丝万缕地垂下来。还有一株扶桑花,这个季节,只有叶子,也不怎么绿,因它生于热带,现在还不是正时候。

Parfait端上来了。两个极高的圆锥形杯子,极长的勺,螺旋形的冰激凌尖尖地在最上面,堆得要掉下来的水果,下面有打得松软的鲜奶,再加一层水果,再加一层香草冰激凌,再加水果,圆锥形的底部,是大红明亮的自家做的草莓酱,咯吱咯吱的籽,酸多过甜。
可以挖来挖去地吃,也可以从上面小心翼翼地吃下去。一杯要700块,相当吃顿饭的价钱,奢侈得心满意足。

这家店,开了好几年了。几个男孩子,亲力亲为。看上去时髦的样子,并没有影响他们对食物的研究,包括咖啡,意粉,比萨,都是地道。
男人的味道------恰到好处,又不托泥带水。

周末午后,欣赏着男人种的花,和小姑娘安安静静对吃着男人做的甜点。
希望时光就一直这样温暖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