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3, 2006

动物(象龟)

看到乌龟,是巨大的象龟,丑陋非凡。细细看它,到底是爬虫类,嘴巴开得很大,一直到腭上,有些凶恶的样子,大口大口地吃着草。据说可以活一百多年。
如果长寿要以生得丑陋为代价,情愿活得漂亮,一般的寿命就可以了。

关于长寿,看过很多希腊、罗马神话。
有位女神,爱上了人间的青年。青年美轮美奂,光彩照人。女神悲叹他是凡人,终有寿限,于是向宙斯乞求永久的生命------却忘了同时求他容颜不老。
后来这位青年,天长地久地活着,老态龙钟。
女神伤心欲绝。传说中她去卧室,每次都是匆匆离开。
------我们在日常中,面对生老病死,不会感觉太多悲哀。因为自己亦为凡人,这些自然规律,也在自己身上得到体现。世事无常,我们接受它,作为宿命。
而女神,自己是不老不死的,面对凡人,感觉就是不堪了。

还有一个故事。
宙斯和他的儿子微服私访来到民间。他们故意穿得破烂,看上去潦倒得很。
来到一对老夫妻家。家徒四壁,老夫妻贫穷但是友爱,公公拿出仅有的柴禾,为他们烧水洗澡。婆婆从柜子里拿出唯一的面包,来招待这两个乞丐。
宙斯和儿子享用着。听到公公婆婆的对话:我们自己什么也没有了,但是这两个人会很得救的。

宙斯感动,现出真身,问他们:你们要什么,我都可以如你们的愿。
老夫妻相视一笑,说:我们乞求神让我们永不分离。
漫长的人生,当某个瞬间,老夫妻就像平常一样地靠在一起,老公公慢慢地生了根,变作一棵橡树。老婆婆随即变作一棵菩提。
菩提树开金色的话,据说菩提的蜜,是最珍贵的。
橡树和菩提,紧靠在一起,犹如当年他们许下的愿望:永不分离。

真实世界里面,这种爱情是少之又少。所以才有这个神话广为流传。
很多演艺界的人,推崇急流勇退,在最美最好的时候,离开观众。让众人的心里,永远留着青春姣好的印象。
这是在舞台上。并不是真实的人生。

现实里面,我们到底有没有可能,有一天,可以找到一个人,说要与他生死不分离。情愿贫穷,情愿又老又丑。
一切有形的东西,终究是会变化、消失的。如果,我们能把爱情做到无形,是否就是久远的。
那种超越容颜和岁月的爱情,真的是会有的吗?人生苦短,无法一一去实践、印证。于是在教堂的钟声里,他们说:不管生老病死,我们将互相伴随。
这些话,又有几个人说得有自信。

看到象龟,我不知道他们为了什么要这样长寿。

1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他们长寿就是为了让你写这篇文字啊:)
喜欢你的猫咪

杨小过 said...

你像茁壮的橡树。
而我就是缠绕着你的青藤。
哈哈

看到文中“橡树”二字有感。

jiajia said...

小乌龟其实都还是很可爱的,只不过越长越丑 :P

hawkeye said...

不会吧。我一直觉得乌龟非常美丽的,背上的壳圆而坚硬,冷峻的灰色,悠扬的旅行,中庸的风格,善良的眼神,坚韧的性格……
真是很喜欢乌龟哦。觉得他们天然的漂亮,尤其是可长可短的颈部,伸缩自如的灵巧龟头……
天哪, AKI应该觉得乌龟美丽才是啊。

aki said...

ooshai,
猫咪在事务所的后面,每天看到,以前不喜欢猫,后来看得久了,因为他们实在是很漂亮的生物,就喜欢起来了。

aki said...

杨小过,
有时我也会想要做棵菟丝子呢。只不过实在没有牢靠又好的树。

aki said...

jiajia,
现在还是很忙吗?
动物都是这样,小时候都很可爱。
据说生物遗传上,幼体生得可爱是有道理的,为了父母不遗弃它。
人的婴儿,和其它动物的幼体,共同的特征是:大头,短腿,短脸,大眼睛。这些特征在母亲眼睛里,是本能地感觉可爱的。
我一直偏向一个学说,就是,人不过是被线粒体寄生的一个生命维持机构,所有行为,思想,都围绕着线粒体的繁衍而生。

aki said...

hawkeye,
乌龟啊,你怎么认为它可爱呢?
养过小绿龟,吃肉,凶猛。全不是那么缓慢善良的形象。
它颈部的皮肤,皱得要命,不如缩在那里,当块岩石也就罢了。
据说,在中国的某些地方,乌龟是论斤卖的,买回去煮了吃。
不过甲鱼其实也是差不多的东西。

木兰 said...

喜欢听你的神话故事,喜欢看你的文章,不求长生不老,只求今生有你相伴...haha。

aki said...

其实我是非常喜欢讲故事的。
可能前生是那个一千零一夜里面的人。
但是再会讲,都没有留得对方更久。
可见女人会不会讲故事,并不重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