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1, 2006

好小孩不可以学样


打着长电话,手机没有电了,于是插到充电器上。灯不亮,好象坏了。
怀疑充电器的电线里面出了毛病,因为经常曲曲弯弯,会不会是里面断了。于是拿把厨房的大剪刀,剪掉可疑的一段。

按照我仅有的物理知识,电线分两根,一个正,一根负。不可以碰到的。碰到就是电光火石,犹如传说中一见钟情的那种架势。
但是这根电线很奇怪,它只有一根。我还没有听说过电器世界大改良,怎么会呢?再细看,发现原来有奥妙。
中心有一根细细的铜线,周围包了一层白色的东西,再外面又是一圈铜线,最后才是外侧绝缘材料。原来进化了。

先不管,胆大心细地拿来打火机,嚓嚓地两头烧掉。冒出黑色的烟。根据我丰富的生化知识,这个是毒烟,吸了会不孕、畸形,和枯叶剂是一个成分。
然后用小钳子夹掉烧黑的部分。这样,铮亮的铜线就在眼前了。我把它们绕起来,用绝缘胶布固定。怕触电,厚得如同裹脚布。

大功告成,可以充电了。蹲在插座前,三思而后行。
正负极的概念,真的已经消失了吗?
怎么会只有一根线?
用右手来插比较好?心脏离得远些?
我的光脚丫子是导体吗?眼前呈现出电路图,大量的电,从我头顶到地板,画着箭头,表示电流方向。左手定律和右手定律已经忘得差不多。箭头朝哪边啊?
如果不妙,夜深人静 ,谁帮我叫救护车?
其他电器会不会受影响啊?
······

万一我做得不对,就会发生SHORT现象,中文叫“短路”。也就是我的手,被粘在电上,电影里那样,所有的东西烧起来,而我自己,会颤抖,直到僵直。狗来救我,也给粘住,形成一个巨大的电流圈。我们最终散发出焦香。
还是到了早上再说,可以问一下别人。三个猪头,顶一个臭电匠。

结果谁都知道。即使同事都是女人,还是本能地懂得危险。后来细细讨论了一下,并用显微镜观察了断面,发现电器界真的进化了。最里面是一个电线,包了一层绝缘物之后,再来一层线,而不是单根。
我们顿悟。庆幸捡了一条命。

然后就想,知识不停地在更新。社会上有两种人往往最落后。
一是医生。熬到毕业,实习,巴不得马上赚钱,顾不得继续学习。日本有个制度,医生定期要进行研修,学习新药、新的医学成果,以跟上时代。如果太骄傲,不肯参加,那就是古董医师了。人家用内视镜开刀,他还在开了肚子,拿个刀片割啊割。
另一类是老师。以为一辈子可以教人。高高在上惯了,不谦虚。成天拿多年前的老知识出来反刍,简直就是毁人不倦。新毕业的老师,往往比老老师博学,道理就在这里。

唯有一点,不是通过学习就能长进的。
是谈话的机锋,和男女的契机。-----几乎可以说是天分。
换言之,是智慧。
看病,要找刻苦的医生。就学,要找勤奋的老师。谈恋爱,要找聪明的混蛋才有趣。
修电线,不要找我。

19 comments:

杨小过 said...

结婚呢?
找谁?

somed said...

看风花虚惊一场,好玩。要不我给你修理一下,哈哈。

一看就知道风花就对物理常识了解不够。就这个充电器来说,你剪开过的地方就算被短路也是没有危险的。这个充电器的变压器设置在接茶座的那一端,图中有个草莓的那个就是了。出来的电压很低,大概不会超过10V。低于36V(50Hz)的交流电压对人体都是安全的,这个值也被定义为安全电压。

另外,一般来说线路出现接触不良的问题大多不会在中间。多注意有接头的地方。

Anonymous said...

你好! 我是意大利人学习中文, 你是日本人学习中文还是中国人在日本留学呢?

aki said...

somed 我早知道它会坏,上次就带去给你修了。
还是不太明白电压怎么会那么低。我可以插了试试看吗?舍不得扔掉,反正线还够长,可以再练习几次的。
我准备戴一个修表工的放大镜,在眼睛里面的那种,把电线剥出来,分作2股,再接。

但是在这之前,我找到了一个Foma的充电器,居然是共同的。万一给我修好,就可以备用了。

aki said...

杨小过,
结婚要找没结婚的人,或者已经离婚的人。

这个道理虽然浅显,但是很多人不知道。

aki said...

giacoma,
我是中国人温习中文。
I am a Chinese,studied Japanese in university.Now I'm in Japan,not so young to go to college.I have to work.
Perhaps I can teach you "very intresting Chinese"or "very sweet Japanese"or talk to u in very strange English.

aki said...

giacoma,
失礼了,原来你中文那么好。我担心你看不懂,所以写了英文。我的英文更看不懂吧?
学习中文,最好把它说得有趣。

Anonymous said...

你的中文我看得懂,你的英语也动啊!我还没学习日本语,所以我不知道我能动你温柔的日本语。如果我能选择,我就更喜欢听你的有兴趣的中文, :-)))
我需要练习练习练习。。。

aki said...

我教过中文,很难,有些地方自己也无法说明为什么是这样。

杨小过 said...

提壶灌顶。
茅厕顿开。

呵呵,我的中文也不错的吧?
不过不能用来教书,否则会毁人不倦,误人子弟。

aki said...

让我想起某个日文笑话,
教师的日文---Kyoushi
狂狮的日文---Kyoushi
有个色情带子,就叫这个名字。是老师出轨的东西。

hawkeye said...

狂晕!连意大利人都摸进来了。AKI你不要太有人气哦。

aki said...

其实我另有3个意大利的网友,我也不知他们从哪儿找到我的博客。
很羡慕他们天生能说很多种语言。

我也希望自己是生在一个多语言的国家,不用后天这么辛苦。

杨小过 said...

唉,什么人碰到中文,都得歇菜。

somed said...

把电线剥出来,分作2股,再接。
>これほど簡単にはいかないよ。どうしでもやって見たいなら、ちゃんと細い線を火に通してみてください。

念のため、今週末東京まで持って来て私が修理してあげましょう。あきがお忙しかったら私が取りにいくわ。^*^

hawkeye said...

取りにいくわ……
口調が比較的陰性的……まだまだ日本語の練成が必要だね。
日本の電圧が大丈夫よ。普段はめったに味わえない痺れる感覚ってすばらしい一時もあるよ。大胆にやれ!奨励するよ。アハハ。

aki said...

风凉话谁都会说。我是怕了。好在找了一个foma的充电器来代用。

jiajia said...

嗬嗬,我偶尔也是喜欢拆掉坏了的电器,可是aki这般还是没试过呢~

aki said...

(>-<)反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