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05, 2006

夕颜

初秋时分,月大如盘。晚间徐徐开放的一种花,是“夕颜”。大朵,洁白,散发着奇异妖艳的香。开在黄昏,莹莹地有着月晕似的光华。
别名是“夜开草”。英文叫做“Moon Flower”。不知为什么,花语是罪、噩梦、夜的回忆。串联起来,几乎可以编一个曲折的故事。比如:相逢于夜,犯了小小的罪,回想起来,噩梦一场。

《源氏物语》中的这一段,也是很喜欢的。名为“夕颜”的女子,与源氏的一场短命的缘分。
光源氏热恋着比他年长的贵夫人------六条御息所。六条本是东宫妃,东宫年少而亡,六条是个高贵而有教养的寡妇。而在与源氏的交往中,因为爱情与日俱增,到后来简直热烈而疯狂,最后落到不堪的境地。
-------世间很多男女,想当初开开心心地培养着小情人,最后遭到嫌弃,古代也是一样的。在这里劝他们:培养了,就要做好放手的准备。
此时的源氏,还没有很多的女性经验,后来渐渐成为一个情场老手,很大一部分是承蒙六条的言传身教。

与夕颜的相识,是源氏去拜访六条的途中。顺便去看望住在五条的奶妈。正等着开门,忽然看见隔壁人家的围墙上,缠绕着开满白花的藤,那个景象,实在很官能而美丽。
源氏的好奇心起,想问里面的女子,此花为何物?身边的小厮答道:“白花名叫夕颜。花名如人,开在墙根。”
小厮折了一枝。屋内的女子让女童持扇,扇子薰着好闻的香。小厮把花盛在扇子上,献给源氏。
源氏如获至宝,在奶妈家心猿意马地端详扇子,看到左下角以柔美的笔迹,写着一首和歌:“想来应是光源氏吧。夕颜的花,与白露一起,因你的光华而生辉。”
源氏大受感动,即刻回赠一首,写在右下:“请近前来端详,霭霭夕阳里的美丽夕颜。”

这一段的和歌对答,是长篇中非常浪漫的一段。喜欢古人这种近似隔靴搔痒的调情方式,实在是很有闲情和耐心的。
因为这个歌,源氏开始与身份不明的女子夕颜交往,对她的爱,近乎于沉溺。作者在这里,分明有些比较六条和夕颜的意思。源氏对于六条的爱,多少有些敬仰和惧怕的成分。一是对方身份的高贵,二是经验的丰富。
而夕颜,作者把她描写成身份低微,却一无所求,一味地痴心、顺从、柔弱,在源氏以后的众多女人中,“可爱”应该居其首。
正是因为夕颜,源氏去六条的次数渐渐少了,遭到怨恨。

转眼就是中秋。明月夜,源氏起了玩心,在夕颜耳边说:如此可爱的你,不管你是哪里的谁,今夜我要把你带走,去到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
于是他掳了夕颜,来到一座无人的宅子,一夜说不尽的情意缠绵。-------古时的贵族,出门都是前前后后的侍卫和随从,看着威风,其实不自由得很呢。
凌晨时分,夕颜忽然有恶鬼附身,不一会儿,她的声音,分明变作六条,森森地责怪源氏,不该冷落了自己。源氏大惊,知道事出有因。源氏只有执她的手,为她加持祈祷。而夕颜就那样莫名其妙地断了气。
之后,因为源氏的显赫身份,不便张扬,只好连夜叫几个和尚来念经超度。而逝去的夕颜,容貌依旧,如同当日扇上的那一枝白花,还有着甜甜的香。
这一年,源氏17岁。夕颜的瘁死,带来的打击、悲伤和自责,令他很久地卧病。------直到下一个女人的出现。
故事在穿插了很多的爱情之间继续。后来,源氏从夕颜的侍女那里听到,她有过一个女儿,被奶妈带去了九州。很多年后,因为不可思议的缘分,源氏收养了这个女孩,名叫“玉蔓”。而她们的名字,“夕颜”与“玉蔓”,美如玉,柔似藤,如此相似,好象这种因缘都是天生的。

夕颜于光源氏,于读者,不知是因为本身的姣好,还是她如同现实里面的夕颜花一样,只开一夜。
短暂,所以难忘而美好。

19 comments:

somed said...

:)

aki said...

怎么了?

somed said...

No, no matter ^*^
I hope you guys have a nice 3 days weekend.

木兰 said...

源氏物語は好きですけどなかなか分からない、あき姉の中国語で書いて分かりやすくなった。
こっちは、曇りでお月見できなくて自分で
{朧月夜}を弾いて過ごしました!
こんな十五夜でした。姉さんは どう?

aki said...

雨后,黄昏时分,出来一个大月亮。之后就不见了。朦胧月是我最喜欢的源氏的女子。感觉非常地sexy。
木兰不止对镜贴花黄,还会弹琴!

somed 快休假了吧。

木兰 said...

夕べ悲しくて寝られなかった。朝から大雨であたかも私の気持ちのようだ。

花黄と言えばhttp://hanafoto.exblog.jp/i5
このblogを思い出した。
黄色が好きだ。

aki said...

何かあったの?

这几年,我一直在提醒自己不要得忧郁症,那是不治之症。尽量不去感受任何东西,只是表面、平常。

有个熟悉我的人说,写字或许是我疗伤的方式。还是写写为好。

这几天,几乎写不出来,因为身边诸事杂乱,才知道,疗伤也是要心情的。
有时候,钝钝地低沉着,不知一直要沉到哪里去的感觉。

somed said...

F1,向北方的勇气,及其他

本来想在tianya发,还是在这儿随便写来得爽快。今天中午,喝着冷冷的咖啡,看F1日本站的排位赛。暖洋洋的阳光从落地窗户穿过,晒在我的身上。3场排位赛下来,法拉利如愿以偿获得首发和第二个杆位。对M.舒马赫的最后一次鈴鹿GP来说,这是完美的开始,也是结束。明天,下了飞机首先该去找个地方,看决赛直播。

为了明天的飞行,从中午开始收拾行李。我的行李不多,从来都是这样的。简单的上路,纯洁的回来。把所有的都留在路途上。把MSN的签名改成·向北·向北·向北,似乎在暗示和期待着什么。

停下来吧。

somed said...

现在,我坐在露天的咖啡馆里。风开始大了,我该回去了。
几天后见。

Anonymous said...

。。。

Anonymous said...

。。。

Anonymous said...

。。。

Anonymous said...

美则美矣,太凄凉了一点。
常常匿名而来,心下就是这么一点感触,不知你经历了什么,现在看来一切都还好,为什么还这么感怀。

Anonymous said...

说明,1:33AM的匿名不是7:34PM的匿名

aki said...

somed 北海道应该很凉了。昨晚出去看看月亮,嗖嗖地凉。

匿名人,我不是曾经经历了什么。而是正在经历着什么。
每个人的现状,在旁人眼中,都是一切还好的。只有他自己才觉得这个样子,一天都过不下去了。职业、情感,都是这样的。

Anonymous said...

爱花之心,人皆有之,但不能摘别人的花呀!!
唉~~~

aki said...

在别人手里的,也不一定就是别人的呀。这么想,就会什么都摘不到。

夕颜倒真的是另一个将军的情人,所以还有个女儿,源氏遇见她的时候,好象正受冷落。而且,源氏身分比将军高,也就义不容辞了。

Anonymous said...

月有阴晴院缺,人有悲欢离合,愿天下有情人,忠诚眷属吧!!

aki said...

忠诚了,就没问题啦。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