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18, 2006

秋收

秋天的田野,金黄喜人。
稻草人的现代版(点击上图可放大)。-----是美容院用来练习剪头发的人头。浓妆艳抹,三三两两分布在稻子里面,着实可怕。好象旧小说里的“斩首示众”。每天开门都要一惊。

可惜吓得了麻雀,吓不走乌鸦。日本是乌鸦的天堂,也不觉得乌鸦可恶。只怪它的祖宗,对神撒了谎,于是被世世代代罚作黑色。
乌鸦很聪明,会数数到10以上。按照嘴巴的粗细程度,分类为“嘴太”和“嘴细”两种。
乌鸦不会走,只会跳。跳跃的样子很可爱,颠颠的。也吃狗粮,我试验过。

麻雀很可爱,让人想搬个凳子画水彩。但是太警觉,一走近,就扑啦扑啦飞起来,站在电线上歪着头观察敌情。真是:惊起一群雀儿,知否,知否,应是江南秋收。

6 comments:

somed said...

如果有一对“嘴太”和“嘴细”的乌鸦谈朋友,那kiss时候是不是很不方便?
建议AKI研究一下这个课题。

木兰 said...

aki真是有情调的人,想画麻雀,还欣赏乌鸦,凄凉的秋天在这里却别有滋味!

aki said...

动物才不那么麻烦,一般直接了当。
动物是难辨男女的。除了人有胸脯外,动物在外观上基本无甚两样。所以动物大都直接去嗅尾部的气味,弄清楚性别再下手。

也有一种现象,是同性之间模拟交尾,这个的目的是分个高下而已。

aki said...

木兰木兰,愁着呢,故意掩饰罢了。

somed said...

看Aki又在教坏小孩子了.

aki said...

生物课啊。不可能歪曲事实,说得如同秋天里的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