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3, 2006

瓶中的花


常去练瑜伽的俱乐部,重新装修了开张。于是就有Party,很多关联的企业送花,我们会员去吃饭,听致词,拍手。
名古屋这一带的规矩,开张的花,客人都可以带回家,随便你拿多少。其实也正是反映了中部地区的实用主义。所以很多新店开张,外面有长长的女人队伍,不是去买东西的,其实是去抢花捧场的。
还有笑话,说名古屋的太太,去到东京,看到有个店开张,就到门口的花篮那里,旁若无人地拿了一大捧就走,别人大叫“花强盗!”日本虽然国土不大,各个地区的风俗习惯还是相当不同的。
比如开车,这一带算很客气,从支路合流,主道上的车,一般是一辆让一辆,只要低一下头,或者招个手就可以。

拿了大捧的花,俱乐部的小姐还说大家多拿些,放着也是可惜了。
回来找出一个大花瓶。装满水后几乎搬不动。
一枝枝地整理。先在洗面台放满水,然后在水里把花的底部剪去一段,这样花会比较持久。然后浸在水桶的深水里半天,这个过程叫作“水揚”。各种花的做法都有不同。有的木质的枝条,需要剪一个浅浅的十字。有的可以用打火机烧一烧,再浸水。有的蘸一点清酒,有的蘸醋。

很少插花店的花。一般都是院子里当季的花,随手剪了插上,都有风吹雨打的痕迹。所以叶子就是厚实坚韧的,花,也不一定完美,有时会有虫子咬过的痕迹。不为美如画,只要窗口有个季节感就可以。
而花店的花,近乎完美。因为都是种在温室,用很多药水的缘故。
看玫瑰的颜色,深红、橙色(这个品种叫Teddy Bear)、大红、粉色、桃红,康乃馨也是有各种颜色的,有种娇嫩的黄色,像是水做的那般柔嫩。
高高的,是种兰花Dancing lady orchid,中文名叫“群雀兰”,细细碎碎,犹如千只小雀儿。这是热带洋兰的一种。洋兰一般开得豪华,香味却在其次。最香的兰花,是山林里自生的兰花草。但是难种,加上稀少,所以有些贵得超过一部车。

龙胆花是深紫色。根微苦,可以入药,被称为“灵草”。花语是:我爱悲伤的你。因为它的姿态,不群生,一枝一枝,柔韧地站着,一朵朵往上开,花型犹如铃铛。
最早发现它的药效,记载在《二荒缘起》一书中。有个人走在山里,看到一只兔子,从雪中现身,从积雪里挖出一株龙胆,舔着味道。这个人很好奇,问它这是什么。兔子说,是给主人治病用的药草。后来人就把这株草挖出来,回去给病人试饮,居然有奇效。
动物总是远远比人懂得自然。
龙胆花很强健,是多年草本。但是花是不能淋到水的,否则就不开而谢了。

还有一种是很喜欢的土耳其橘梗花。日本种是星形,而土耳其种是一个粉色的透明的钟状,娇嫩、水灵。这种花,是唯一一种不能制作成Dry flower的花,因为含水量高。压在书里,只是透明如同羽翼。

大丛的近似百合的,是アルストロメリア,中文叫作:印加百合、梦百合草、百合水仙。原产印加,所以英文是Lily of the incas。应是春天的花,但花店是终年有得卖的。
花市犹如近年的菜场,看不出季节,而每种商品,都接近完美。因为人们喜欢。想要什么,不问季节和产地,随便就可以到手了。

端详着花瓶里的花,这样美丽,却不是真实。想到两种爱情。
两地恋。和非份的恋。
都是自己以为美好,在心里假想得如痴如醉,互相为之耗尽心神,又更加陶醉于自己的不渝和付出,从而美化爱情和对方。
有人说这种考验是好的。我是觉得,漫长岁月,相见无期,真的过了重重的磨砺,再走到一起,恐怕两个人都是满身疮痍,疲惫都写在脸上。余生又要为了自己和对方的付出,坚守爱情。会不会这种爱情,到了最后,只是责任?
不知道。如果互相都是那么关爱、顾恋对方,从而举足不前,又是不是会失去可能的幸福?
这些问题永远是没有答案的。因为没有爱情可以重来。也没有一段爱情是相似的。我们的爱,在心里,比别人都要伟大千倍。

听周杰伦唱“我在月光下弹琴”,为爱的人守着夜吧。现实里面,人是会憔悴的。

7 comments:

somed said...

发tianya一份吧。
这样我可以在后面贴一些花的图片。
题目可以叫“瓶中花,有图片衬托”。^*^

杨小过 said...

为什么要为爱的人守夜?
值得吗?
而且,熬夜对身体又不好。
就像有一首歌唱的:爱你就像爱自己。
都不为自己守夜,何苦为他人受罪呢?
而且,别人领不领情还很难说。
纯粹就是自造孽。

aki said...

somed其实我很羞愧,最近写得十分懒散。贴就贴吧,其实你私自拿去贴任何一篇都没关系的呀。

aki said...

杨小过,我倒不在为谁守夜。我是做不完的事,每天要连睡觉时间都省一点下来才能完成。但是几天不写,手就痒痒。

我现在已经很爱惜自己了,跟爱你一样。哈哈哈。

jiajia said...

我是想,如果要结束一段爱情,是该在觉得它依然美好的时候,还是等到已经疲惫?是否应该选择后者,以免长久的怀念和后悔?

aki said...

jiajia我不负责任地说,还是后者。
因为在年轻的时候,这么重大的一桩爱情,以后是不会再有了。将来我们会根本不舍得自己为任何别的人疲惫。
也将没有人值得我们这样去做。
遇不到就是遇不到。

杨小过 said...

哦?
嗯!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