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3, 2006

秋天去远足

星期天,大大小小一班人去远处的农田挖山芋。--------山芋是江南对“番薯”的叫法。在大学的时候,与外乡人说起,对方居然搞不明白,让我着实吃了一惊。
很多东西,以为大家都是这样的。忽然说出来,发现自己的不同时,都会这样感觉。

在日本,最值钱的是土地。最有钱的往往是农民。但是农民近年讨不上老婆,却成为社会问题。也有花了很多银两------听说是300万日元以上,娶个外埠的老婆,不几天却偷偷跑掉的。
自己是热爱土地的。但还是没有自信,如果叫我一天到晚种地,会不会也是讨厌起来。这些东西,闲来做个消遣,了解一下各种植物的属性,捉几条虫来拍照,表示自己身心尚有余地,还是觉得好的。真要种米种菜,靠此营生,恐怕我也是吃不消的。
首先,种地不可穿裙。其次,一条虫是好玩的,大片地繁殖了,并且要想办法去消灭它们,那是难题。其三,小卡车、拖拉机,学着开开,偶尔是威风,久了就是乡巴佬。其四,风吹雨淋,再好皮肤都会变作古铜色,那个和去夏威夷游泳的黑,格调是不同的。
-----可见我的心里,还是自以为是地想做个“体面”的工。

开车半个小时,到了山芋的栽培区。这里的农民很聪明。种了山芋自己不收,叫别人来挖,一个人500块,就两株左右,怎么都比卖给市场合算。而且可以美其名曰“亲近自然,体验生活”。也就有我们这样的傻瓜去身体力行。
土非常松软,细得像沙一样。这里的山芋,皮色紫红,是很干香的品种。
南方的德岛,有种“金时芋”,也是好品种。还有用来酿烧酒的是“黄金万贯”。我们乡下叫作“黄心山芋”。

戴了手套,不用工具,顺藤摸山芋,的确是很好玩的。一株可以挖到5-6个。
想起小时候,奶奶种田,只有种山芋苗,是小孩子都会的。插上就行,马上生根。中途要经常地翻一翻藤,否则入地生根,长出很多手指大的小山芋,不能吃,只可以过家家。漫长的藤,嫩的可以剥了清炒,没有什么味道,只有清香。老一些就调点米糠煮煮,喂猪。

周围也有很多人,老老少少在挖。抓了一些“芋虫”-----巨大的黑色虫子,尾巴上有一个小尖尖,和一些地老虎,还有尾巴上有钳子的“剪刀虫”,叫它们集合在一处,给我拍照,它们却顾自逃生。
挖了很重的一大袋,拿手机拍了给朋友看,朋友回信问:这么多,你怎么吃?
回答说:总之就是吃。

吃法有很多,举下例子:
1.煮甜汤。切成小方块,水里加糖。也可以加一些米粉的小圆子。加桂花。很香甜。
2.煮粥。冬天早上最暖身的粥。一碗下去,热到脚尖。
3.做“天麩羅”,沾一些面粉汁,用180度的油来炸。这是Tora唯一喜欢的蔬菜类。
4.做薯片。切成薄片,泡一遍水,洗去表面的淀粉,再入油炸,脆了就可以。吃的时候,撒一点盐,比土豆的薯片好吃很多呢。
5.最拿手的是拔丝山芋。山芋切成乱刀,炸至金黄。一边做糖液,大量的糖,加几滴酱油,糖化得粘粘的,起泡了,就把炸好的山芋倒进去,快速搅拌,最后洒上黑芝麻起锅。趁热吃,可以拉了糖丝来舔着玩。

最好吃的,恐怕还是烤或者烘。农田的主人,和他的太太,还有孩子们,一边看田,一边烧了砻糠来烤山芋,漫天的烟,想起《又见炊烟》的老歌。看他家主妇,一脸幸福与满足。——女人走到哪里都是看女人,和男人一样。

记起很久以前,我花言巧语地跟一个人说:只要能在一起,我情愿种田。
但是后来生活的辗转,知道“你耕田,我织布”,只有在生活无忧的前提下,人才会当作快乐。如果要想,布卖得贵贱,米的收成,孩子们会不会吃不保,那么,这种天上人间的生活,再恩爱,都不过是童话。
我只希望,年轻的时候,好好做事。老了,可以什么不管,种田种花,只当健身和玩乐,然后地久天长。我要死在先,爱的人先死了,我会很寂寞。

9 comments:

somed said...

看图片真是大丰收。500块花得值。
还有一个办法,吃不了的自己种在院子里。明年吃的都有了。

杨小过 said...

山芋是北方某地对红薯或者白薯的叫法,too。

aki said...

somed不用留种,到了季节,去别人田里掐一根藤,就可以生根了。
今天已经是第三顿山芋了,我的妈妈呀。

aki said...

我家是江南,还不知北方也这样叫。白薯是个什么东西?

璎珞 said...

红薯是红皮山芋,白薯大概就是白皮山芋,我猜一定不会是雪白雪白的,不红就是了,怎么说都是一家子山芋,肤色不同罢了。据说红薯烤着好吃,白薯生吃好,刚从人那里听来的。

这里的夏天,碧嫩的山芋藤、叶都上市的时候,剥去韧皮,洒些细盐,炒出来清清爽爽,好看也耐吃。我做了好几顿呢。确实是油盐不进的,咸做淡吃,而且一眨眼过季了。

Anonymous said...

AKI也太专业了吧,你怎么知道炸天麩羅”时用180度的油来炸的?
花田

aki said...

璎珞,好亲切。江南出身的。我们当地到了夏天还吃西瓜皮。也是这句话,本身没有什么味道,靠那把盐。而大人怕馊,总是腌得死咸死咸的。
山芋藤叫小孩子搬张凳子,在檐下剥,我们把皮剥得一段一段,围在脖子上玩。

aki said...

花田,我拿温度计量的呀。有时候还会弄个手指头炸炸,再包扎,搞得好象重伤。

杨小过 said...

按你说的种法,就是我说的那种。
白薯的区别就是外皮是白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