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1, 2006

我是幻想家


最近事务所经常有一个人进出,因为我们的一桩诉讼,需要他的帮助。
五十多岁。自己创过业,泡沫经济崩溃的时候,公司受到影响而倒闭。经历过大富大贵、一贫如洗,所以什么都知道,什么都不怕。现在做着动脑筋的活,属于一个财团的幕后,绰号“智慧袋”。名片上只印一个名字。

同事们都有文书工作要做,闲来自然只有我陪他说话。我与他的工作,性质相似,就是靠一张嘴巴。但我在他面前,是少有的自惭和谦虚。事实上,我很少如此。
在这里纪录一些我们的聊天内容。因为内容着实无聊。

略去正经话千字,涉及经济、法律、人文、心理、国家、杀人、放火。
看他手头有本《Newton》的杂志,这也是我之最爱。问他看什么方面。他说宇宙。芳心大喜,平时少有人听我聊这些不着边际的话题。
说到黑洞、白洞。一边是无限地吸入,一边是放出。感觉宇宙之缥缈,我们坐在那里,只是微尘。而我们的巨大诉讼,更是渺小不堪------但不得不应付。
问他怎么理解空间和时间的曲折。两人从电影《Back to the Future》谈起,让他浅显地解释怎么回到过去,结果连他的浅显说明也没听懂。讲到量子学,实在是不懂了。
从来最敬佩的就是那些为科学理论献身的人们,一生研究不息,却少有共鸣,也无法得到证实。只是纸上谈兵,却要求天衣无缝。爱因斯坦也是我的偶像。在想象力上面,他不是常人的位数。而量子学的书,一页要看几个小时,看到最后,还陷在某个公式里,看着看着一定睡着。
一直觉得,不做学生的唯一缺憾,就是再也没有地方可以问问题了。

我有天文望远镜。常常看着星星,书上说红色的多为老年,低温。白色的多为青壮年,来日方长。想象穹庐一般的天,居然不是平面,而是无限伸展的宇宙。无限又是什么?我的理解,勉强够到无限大、无限小、一条直线上有无限个点、我爱他无限···
他说,比起这个无限,倒是“无”这个概念,更是有意思。什么都没有,连“无”本身都没有。说说就像参禅了。
一休大师苦心参禅多年,发现真的“禅”,就是不参。不为。不思不想,不刻意。

殊途同归,最后得出结论,自然归于科学。人文归于宗教。
在“心”的解释上面,还是比较喜欢佛教。
言归正传,谈到爱情。
他说,最近发现喜欢看女人了。尤其是年轻女人。
我说,那是标志着你较晚地进入中年的行列了。
男人,在年轻的时候,总有一个阶段憧憬成熟女人。期望她引导自己,不着痕迹地教这教那。等到有一天,自己有了足够的资历,又希望有一个小而傻的女人,依赖自己象只小鸟,给自己骂“笨蛋”。
他说,好象很对。以前觉得和一个小女孩是没有话讲的。现在看看,感染一点青春,想象一下20岁的肌肤都很过瘾呢。

于是听的人都笑起来。像他这么一个智慧的人,说出这种话,实在很奇特而好笑。
对着小女生,没有得讲,还有得做。------我们吃吃地埋着头笑。
做女人就是这样的。年轻的时候,努力学习成熟。有一天,外表和心智都熟得很了,男人却都敬而远之了。不知他们究竟要我们怎么样。

聊到感情的不确定性。我说是“无常”,还是佛教说得圆。
他在感叹曾经很喜欢的人,时间久了,总会归于寻常。说,男人的理想,是不是有个老婆,是心灵的归依。然后在外面多多少少、断断续续地有些激情,保持青春与感动。
于是反问他,那么,如果老婆也这样想,你会不会允许?他嘴上说是不介的。估计心里未必。

每天在事务所聊着乱七八糟的话题,只有一半以下是正事,居然还有薪水拿,所以伶牙俐齿还是有点用的。
对于这些聊着很有意思的男人,只远观。因为每个男人,靠近了也就是一个男人而已。不如放得远些,有个百无禁忌的说话对象,毕竟是乐事。

图为无限的宇宙。
“无”的漂浮中,产生宇宙,并无限地存在。有马上消失的宇宙,也有刚诞生,就灭亡的宇宙。即使诞生,也有可能是只有黑洞的宇宙、不存在任何物质构造的宇宙。银河、星星,智慧生命,都不过是无限宇宙中的一个无限。
而我们心里的无限,比如烦恼,是不是也就是相对无限的呢。所以烦恼的时候,不谓大小,心里只是为之笼罩,无边无际。


8 comments:

somed said...

有点禅的味道在里面,参悟是要天分的
AKI算里面的天才吧

Anonymous said...

AKI很博学,什么都懂,而且能从日常百态中悟出人生世故。
花田

aki said...

参禅呢,到我等嘴里,不过就是贫嘴的等级。
我还好,不怎么绕。空想太多的一个人。

aki said...

花田过奖了。这些东西,都是知识而已,无关智慧。后者才是可嘉的。

jiajia said...

做女人就是这样的。年轻的时候,努力学习成熟。有一天,外表和心智都熟得很了,男人却都敬而远之了。不知他们究竟要我们怎么样。

那就年轻的时候找有钱有智慧的老男人,老了回头找年轻不懂事的小男孩呀~ ^_____^

aki said...

现在我这个年纪,不尴不尬。有时和小一点的男生说话,都觉得占了人家的便宜。很心虚。

或许索性等到老得很,也不管要不要脸,再去拉扯小男生。

Anonymous said...

似乎可以试试杨振宁那样老的。
培养一下感觉,增加一些智慧。
mister

aki said...

老叟新妇的笑话。

洞房花烛夜,早晨,朋友好奇地问老叟如何。老叟不语,伸出三根手指。
朋友说,有三,不错。

老叟说,哪里,我叫她选而已。

这个怎么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