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石头记

矿物是很有意思的一种东西。经常摆弄石头,可惜现在不像小时候,捡不到好石头了。所谓的好石头,就是圆溜溜的,或可以写字的,还有令人浮想联翩的花纹的。

去看附近的矿物展,不值钱的放在玻璃橱窗外,可以随意摆弄。金子在柜子里,上了锁。喜欢很多种,也喜欢生日石。还喜欢背诵它们的分子式。但是矿物的分子式,大都很复杂,基本是二氧化硅,另外夹杂了很多杂质在其中。

舍利子,是一种晶莹半透明的石头,像一粒大牙齿。据说建造佛塔的时候,人们把舍利子铺在下面,作为释迦的骨头。

红宝石,是我的生日石。和蓝宝石的分子式居然是一样的,只不过含有不同的金属成分,才会显示不同颜色。

萤石,是氟化钙,氟是-1价。在紫外线下,显示耀眼的青紫色。

绢云母,可以磨成细细的粉,涂在脸上。是化妆品的原料。用手指头拈一下,柔滑并有淡淡的光泽。人工合成非常难,所以我们的化妆用粉,大都是更便宜的代用品。

水晶,是常见的菱形。看到一种双晶的结合体,是两个单结晶交叠成85度的形状,像一颗心。据说常常用来作为“心心相印”的证物。一个人一颗心,怎么可能合二为一呢。

火山喷发,也制造出很多奇异的石头。比如以夏威夷火山女神的名字命名的Pele’s tear-----贝蕾的眼泪,是一种铁灰色的泪状石头。日本的三宅岛(火山)也多有发现。

化石有象、犀牛、鹿的骨头,古代人信奉为“龙骨”。而鲨鱼的牙齿,被膜拜成“天狗之爪”。在江户中期木内石亭所著的《云根志》中有过记载。

麦饭石,学名石英斑岩。点点的白,是石英,和长石结晶,看上去就像夹杂了麦粒的米饭。

最喜欢的是紫水晶,巨大的空洞内壁,有无数尖锐的紫色透明的三角锥,好象神话。

十字石,曾是十字军东征时,士兵们信奉并佩戴的石头,是角柱状的90度或者60度的结晶。

矿物种类非常之多。含铜的显绿色,比如孔雀石。含铁的大都显红色,比如鸡冠石。挖出来,磨一磨,有的变成墓碑石,有的去装饰女人,称为宝石。
不爱首饰。因为一个女人,在年轻的时候佩戴这些东西,别人一定猜,是从男人那里搜刮而来。而到了老一些的时候,再披金戴银,会给人说:这个女人,已经什么都没有可能了,只好把全部家当戴在身上。
喜欢的饰物,只有一颗狼牙齿。估计前世是个色狼,给人打死了,敲下牙齿,死了还要挂在女人胸前。
收到过不值大钱的首饰少许。不喜欢的人,不会因此而生出爱情。喜欢的人,只要他在身边,胜过一切东西。

患有金属过敏。杂七杂八的金属一概不行。只许钻石、白金。呵呵,应该是个富贵命。

10 comments:

jiajia said...

我的生日石也是红宝石。不是很喜欢。同你一样,喜欢二月的紫水晶,或是三月的蓝绿玉。但却喜欢自己的星座,只好勉强接受。
有一条从西藏来的,两颗狼牙齿的的项链,是不喜欢的人送的。项链倒是很喜欢,只是被送的人牵连,带的机会少。
最喜欢耳环,却又容易丢失。还好我是贫穷命,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可以往身上戴。耳环掉了就掉了,四只耳洞里四个不同的款,反而新潮:)

aki said...

女人话题。jiajia有四个耳洞!我仔细去看看照片。

我打耳洞是在大学时候。在上海的先施。回家妈妈看到了,放声大哭。
项链什么的,平时很少戴,怕麻烦。

耳环常常掉,所以最近改成圆圈圈,这样好很多。

杨小过 said...

男人的话题。我也喜欢穿耳洞。

璎珞 said...

新工作,会变成旧工作,然后没工作,然后又有新工作,大概就是这样循环吧。我更喜欢无所事事:)

小辰光也爱收集石头的,一塑料袋,还为我的石头们写了篇周记,入了语文老师的法眼,打了个高分,回想起来,我年纪小不觉什么,语文老师真是风雅的妙人阿。

baqiaodan said...

我也要看照片~~~~

总觉得耳朵上带着东西很危险的样子。。

木兰 said...

因为怕痛,没有做耳洞(记得姐姐好像是上花轿前一个月才做的耳洞,当时还好佩服她的勇气),但很喜欢女孩子戴各式各样饰物的,
所以轻松的时候自己也会买一些喜欢的放在抽屉里,算是收藏。

大海 said...

小时候玩过很多样的石头,一堆堆的,看它们的样子,幻想着它们的故事。。。
而今,想想自己,只希望做心上人的一枚鹅卵石,在她身边就好,就好。。。

aki said...

jiajia的靓照,在她的博客里。
杨小过你也有耳朵洞吗?我倒不是很喜欢男人搞得很酷的样子。有的人,不但耳朵,肚脐上,鼻子上,舌头上都是耳钉。非常吓人呢。

璎珞的小时候与我年代已经不同了。我老那么好几辈。

木兰想来温婉。

耳朵上戴东西,是很危险的。脱衣服会扯到,有时还会掉在哪里,被当作把柄。

最近忙,所以上来得少,见谅!

杨小过 said...

因为没有,
所以喜欢。

aki said...

杨小过没有的东西多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