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03, 2006

萝卜美人


早晨拔了一个美丽的萝卜(参照上图),张着手臂,交叉着美腿,浑然天成。用水洗洗,雪白粉嫩。只是双腿之间有点泥巴,怎么也洗不干净。

有句话叫“冬吃萝卜夏吃姜”。日本的萝卜,多是这种大个儿的。有一个头伸出地面,晒到太阳,于是上面有一段是淡青色,美名叫作“青首萝卜”。“大根”是萝卜的日文叫法,很形象。而胡萝卜,则被夸张成是“人参”了。真的长白山人参,又叫作“朝鲜人参”。日本人进补的方法往往笼统得很,不管三七二十一,对身体好的,就推崇万分。很多健康药品中含有朝鲜人参,或者蜂王浆。对于来自中国的汉方药,只要有三:男人之强精、生发。女人之美容。

说回萝卜。冬天的萝卜赛梨。日本这种大萝卜,取头上一段,去皮,切薄片,的确如同水果一样地水灵甘甜。切成细丝,浇上酱油风味的dressing,是很常见的日式沙拉。
有一种好吃的吃法,是取一肚“明太子”------九州盛产的鳕鱼籽,用盐和辣椒粉腌制过。本身就是下酒菜的极品。患有痛风的人,是禁忌的。因为痛风的罪魁,是一种“プリン体”,一个蛋就有一个这种布丁体。一个煎蛋有一个,这一口鱼籽下去,怎几亿个了得!包你半个月不能走路。好在女人是不会得痛风的。
做萝卜沙拉的时候,可以把鱼籽表面的薄膜撕开,拌上沙拉酱,拌入萝卜细丝,就是“明太子大根沙拉”。雪白的萝卜上,沾满了星星点点的红色鱼籽。一个人可以象山羊般地吃掉一大碗。

近年在上海的便利店,可以看到很多的“关东煮”。其实源自日本的“おでん”。萝卜切成圆形,加煮好的鸡蛋、魔芋、炸过的鱼肉饼,永远地放在文火上煮,直到萝卜通体成为淡酱色。吸满汤汁,咬下去顺着嘴角往下流。里面放什么东西,是随意的。我喜欢的,是油豆腐剪开做成一个袋袋,塞半块年糕,用干瓢丝(葫芦干)扎紧封口。日文名字叫作“巾着”------这个名字由来于配着和服用的花布手袋。

至于中式的菜,不擅长做,一般都嫌它油腻。只喜加点火腿,或者就是扔一只鸡进去煮,肉给Tora吃,我吃萝卜。汤色清白,还有淡淡的甜。妈妈说是补肺的。
古代美女,多患肺痨,苍白娇弱,而且过了晌午时分虚火上来,脸颊泛出桃红色。现代美女标准就不同了,健康似乎也是重要的。

种植萝卜的土地,最好是细碎的、没有小石头的。有障碍,根就不能尽情延伸,会分作细根,长成两股、三股,或者须根。这个翘腿的萝卜女郎,不知是怎样的自然,才能生得如此巧合。自然都是美好的。这些自然的造化,比我们自己做个雕塑什么的,都来得有趣。

19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哇,这个大根长的好奇怪啊

花田

杨小过 said...

中国的蔡,有油腻的,又不油腻的。
而且,好多菜式讲究的是油而不腻。

看你写,发现你真的博学。

Anonymous said...

今天很无聊,找个借口不上班。

外面的天气很不错,于是决定去超市买好吃的。

今天路边不知怎么站了一个人,他扬手拦了我一下,我假装看不到继续前进。
接着开始有人在拼命的吹口哨,路上跳出了5个人想挡住我的进路。
有些紧张,在别人的地盘上,还是老实点吧。
算了,停了下来吧。。。。。。

结果收到阿SIR的一张青色告票。
我马上去银行把钱上交给了国库。

花田

aki said...

花田,不要马虎大意。从现在开始到年末,都是警察叔叔挣年终奖的时候,另外,忘年会比较多,酒后驾车也好抓。
今天我就遇到警察无数。我是良民,所以平安。

如果你拖了好几天不去交钱,他们还会上门来逮捕你。没办法,只好付。

aki said...

杨小过,我对于中国菜,吃得出好吃不难吃,但是精髓还是不懂的。

那我问你,水煮鱼,水煮牛肉的表面是水?怎么吃着像油?这次吃了个辣的菜呢。真喜欢。

杨小过 said...

水煮鱼和水煮牛肉,在装盘后上桌前,有一道工序:热油(酌加辣椒、花椒等)淋入。

这样,就是你看到的结局。

我现在不喜欢吃辣的,所以不吃川菜,不吃湘菜。

jiajia said...

我最喜欢做萝卜丝沙拉了:)

aki said...

小过,我现在知道水煮鱼,水煮肉为什么那么香了。

我吃川菜。上次客人们去打球了,我就偷跑出去吃辣的菜,再泡了会旧情人。但是川菜易出汗,脸上的粉就没有了。

aki said...

jiajia我来写腌菜吧。

Anonymous said...

funny

Anonymous said...

I like Chinese food.

杨小过 said...

川菜和湘菜,为什么方那么多辣椒?
我始终坚信的是:肉容易烂掉,放辣椒下去,你吃不出来。

joanna said...

撇去萝卜的样子不说,其实能发现也是因为“有心”,有些伯乐的意思:-)
出来乍道,一口气看了很多,不错的blog。

Anonymous said...

有意思的同学们。。。
想吃水煮鱼,想吃涮羊肉。流口水中。
mister

aki said...

辣椒是种上瘾的东西。川菜和湘菜,和渝菜,都是辣椒当家,想叫你辣出瘾头来,明天再来。

joanna在法国呢!!!

mister 我也是啊。回国每次匆匆,都是吃不够的。好在我不容易胖。

杨小过 said...

为了掩盖腐烂的肉散发的臭味和不新鲜感,怎么让人明日再来?

baqiaodan said...

回锅肉~~~
涮羊肉~~~
烤鸭~~~

。。。。。。

baqiaodan said...

aki已经彻底融入日式生活了。。
日本的料理的几乎没有不喜欢的了吧?hehe。。

对我而言,唯一能谈得上喜欢的,
估计只有烤肉。。

像刺身,寿司,oden之类的,都是只可远观的东西。。

对了,在日本随处能够吃到河豚,这是国内所不能比的。。。

aki said...

为什么不吃刺身?那么好吃的东西,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
烤肉容易厌,我还是喜欢吃肉的“生姜烧”。

男人都喜欢吃肉呢。所以我今天更新了,写了一个肉饼。

河豚,嗯,生的好吃。煮了多刺,咬不烂那张皮。

小过我以为你是吃辣的。原来真的不喜。以前你写很多美食,现在不写,还做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