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6, 2007

情未央(小说)

〈小说〉

他的孩子生病了。据说发着很高的烧。虽说已经是大孩子,但还是急急地去了医院。父母都陪在边上。
太太已经忘了昨夜的争吵。昨夜照例检查他的手机,发现有一句“亲爱的,晚安。”质问他,他却说,是一个交情很好的女孩子,只是朋友,互相开玩笑罢了。----“你想,我会说这种肉麻的话吗。难以想象。”他笑着搪塞,掩饰自己的措手不及。
太太说:那我打电话问她,你不怕?
男的飞快地想:不可能。证据不确凿,太太不会自取其辱。但是,以防万一,我要告诉她一声。

孩子用了退烧的药,平静下来。
他悄悄地出去,心想:跟她说了,或许不好。她应该是喜欢我的,但是绝不想陷入麻烦。怕她不开心呢。不过还是说一声吧,正是爱得燃烧的时候,电话忽然打来,怕她乱了方寸。
家里的老婆,实在是啰嗦。当年自己不就是把我从原配手里抢去,现在又怕人家抢她的。

他想起来,她问自己,当年是不是很爱太太,才会结婚。
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爱不爱已经记不得了。她说:一个女人,把她最好的岁月,都给了你。你要珍惜她的。-----不知道为什么,女人在这种时候,会有一种猩猩相惜的感情,而把这个共同的男人视作敌人。
他笑起来:你倒帮她说话。但是现在,对我最重要的是你。

她先有些不信。因为她以为,男人好比孙悟空,太太就是如来佛。他再翻滚,都不过是在太太的手心里,而他心里的轻重,太太是家庭,自己不过是一段外史。重要的还是太太吧,不过刻意讨好罢了。
后来她向其他人证实,太太和女情人,在男人心里,哪个重要?
男人一律回答:情人。而且不假思索。男人说:因为爱。爱,所以重要。

她不接受这个理由,因为不想承认他的感情。这样,或许分手时,不会难过。世上的爱情,有些以姻缘为前提。而他们的爱,前提就是终会到来的分手。她曾经黯然,现在也已习惯,只是惧怕这一天的到来。毕竟,如果她不爱他,就不会与他发展至亲密。一方面,她对于他的爱,总是吃不饱。不是因为太少,而是因为残缺。
她想了很久,努力理智。然后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男人把工资袋交给太太,所以只好多用一点爱情在情人身上。她微笑起来,侧着头,想起他的身体,心潮澎湃。

电话响起。是他。他很抱歉地说,可能会给她添一点麻烦。老婆侵犯人权,偷看手机。
她有些恐慌,因为他们互相都认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对不起。但我是爱你的。本不想告诉你,害你担心。”他的声音,很深厚而好听。
“她看到哪一通?不会是我的?我好像描述过一些细节···”
“不是你的。我想她也不会真的打电话来。只是叫你留个心。以后见到她,还象平时一样好了。”
“我会很紧张见她。天啊。你看你一定有很多前科,她才会如此仔细。”她知道,他是一个十分吸引女人的人。工作有魄力,健康,会说话,而且…下手从不犹豫。
他在电话那头笑。辩解说:“太太心胸狭窄。一直都是这样的。但是,我会保护你。你要信我。”

她很喜欢他这么说。“保护”,已经很久没有人对自己说。因为她很能干,做事麻利,有头脑。连他的上司都说:呵呵,谁要惹你,恐怕给你几句话骂回去。
其实也不是,她只是喜欢独善其身而已。周围都是已婚男人,自己没有企图,不值得去自讨苦吃。然而,他却出现了,他很懂女人,先让人无法拒绝地约她出去喝茶,彬彬有礼。目的地却并不是咖啡屋。
他深深懂得,要征服一个女人,先征服她的身体,才是捷径。之后,多一次,女人的爱,便深一层。
最近的她,有些糊涂,只要不暴露,其他先不多想了,因为每一次见面,都是快乐的。

有些时候,她还是脱不了天生的聪明,会清醒一会,比如在几天不见面、身体上的渴求淡去的时候。
现在就是的,她问:“你的保护,就是死不承认么?”
他没有想得细致,回答:“对,我一定说,我们没有瓜葛。绝对不会叫你难做。”话语里甚至有些得意与决绝。
她心上小小地失望。因是电话,他看不到表情。
她怏怏地说:谢谢。
他问她明天可有时间?
她说:“你的孩子在生病。我会有负罪感。等他好了再说吧,再说,其实你是一个好父亲的”。他有时会给孩子买漫画书,这一点,又丝毫不影响他回身过来看着她的时候,目光中充满爱意。
-----人很奇怪。可以同时是父亲,同时是男人。而自己在更小的时候,以为父母亲就不是男人、女人。也就不存在情爱。对这一点,他有过很好的解释:人,必须先是人,后是父亲、丈夫。前者是属性。后者是社会地位。

她喜欢他的至情至性。然而时不时地,智慧又冒头了:他只是贪着新鲜罢了。
人在爱情面前,就会变得低微。她甚至忘了自己有很多可爱的资本,常常不安着,抑郁着。而见面的时候,这一切烟消云散。就连他秘密地把她介绍给朋友,朋友都说,没见过他如此正式、郑重地带过女人出来。并且,骄傲地对第三个人说:我们相爱。我爱得很欢喜,所以一定要告诉他人。我的快乐巨大得不能私藏。

她叮嘱他,要好好陪着孩子。又为他的话语打动:我会在心里念着你的。
绝大多数时候,人们分不清究竟是因为爱情,还是因为寂寞。人与人,依恋着,痴缠着,想留他(她)在身边。又怕留下了,却又不爱了。
她和他的故事,或许看的人认为欠缺、无望。然而,不能说是一种完美。电话断了的那一刻起,他们已经在想着对方了。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我很担心我将来结婚后也会像AKI文中的男人一样的,因为我花心。

花田

aki said...

花田,世上男人有两种:大大地花心。小小地花心。
你很正常。

jiajia said...

呵呵。現在花心的女人或許不比男人少。

aki said...

偶尔编故事也蛮好玩的。
下次再写个女人的花心。日本现在那些太太不得了,看一些广告,发现太太们也很憧憬隐秘的地下恋爱呢。

said...

是啊,好害怕那种“想留他在身边。又怕留下了,却又不爱了”
我也花心的么?花心不该只属于男性的吧?难道爱情真的只是荷尔蒙一时紊乱而已?

aki said...

花心男女都有。一夫一妻本身就是极端的一个制度。留下了,自然就没有那么爱了,想着的,都是放手了的。然,放手都是有原因的,并不会消失。只是因失去而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