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30, 2007

卖不掉的新房子


明天有一家电视台的采访,主要是业内的一些问题。从四月份接下一桩案件之后,就一直波澜起伏地跌宕到现在。每桩纠纷,都是一波三折的。直到最后的最后,双方在《调停书》上落印,心里的石头才算落下。在这之前,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一步上失算,会节外生枝。
在这种交涉问题中,只怕笨蛋。笨蛋不懂见好就收,有时就会无止境地拖下去,鹬蚌都死光光。而很多事情,到了下一步,就无法退回来。比如见官、诉讼,来得容易走得难,不是一句“撤销”就那么简单回到起始阶段的。笨蛋总是把智者的预言,当作恐吓。把好心人送给他的下台台阶,当作陷阱。这也是笨蛋之所以为笨蛋。
在接手时,会受一份“着手金”,表示本人要来管这个事情了。办好之后,是大头的收款。可以慷慨地…还是存起来。我是守财奴。因为老了要靠自己。

这件问题,牵涉到日本最大的汽车厂商。所以步步有忌讳,花的精力实在不小。好在还有一个十分相投的拍档IWATA先生。他永远不会弱势,或者无言以对。比我更了不起的,是他肯退。我心高气傲,他有时和敌人会故作亲热状,压低声音,面带微笑,表示交情深厚超越针锋相对。而我,对于不屑的人,是万万不肯的,下巴始终高于水平线,脸上是无敌的微笑,说话还要挑一下眉毛。IWATA教我许多,但这是每个人的体质,有些永远都学不会。
可怜的aki胃又痛了。据说精神压力,可以在一夜之间,在人的胃上开一个洞出来。人的身体,与精神状态息息相关。比如恋爱的人,总是神采奕奕。失恋的人,灰头土面。
去看医生,安一下心,好应付明天的胖记者。

平野医院是公事上的关联签约医院,看到我私人去看病,很热情的样子。还问我是否要指定医生。
医生意外地很帅。一身深蓝色的手术衣,加上白色长衫,三十多的样子----医术、经验对于aki比较次要。从看那部美国的连续剧《ER》开始,aki就对医生有种敬仰。
医生开药,却不给我弄听诊器。又问我要不要顺便预约胃镜检查,我说如果是您做检查,那就好的。年纪也差不多了,我同龄的好朋友,得了胃癌去世呢。人在江湖上,不得不保重。
护士拿了预约的大本本进来,说明天已满,要到下周了。医生瞪她一眼,因为这个护士比较老而平凡。我总觉得,男人对于美丽女子总是容易原谅一点。不管有意或是无意。
医生说:星期五上午呢。
她支吾到:满了哟。
医生说:不怕多做一个。加。
我忙说谢谢,是您做检查那是再好不过了。-----有些人以为,适当地恭维一个人,会不会引起反感?其实不然,含蓄的恭维,是赞美。怎么把话说得好听,是种学问。

去抽血的时候,忽然被针扎醒了。因为医生的帅气,我稀里糊涂要求检查了,而且是那么恶心的胃镜!还没有做,已经要吐了。我将在那个医生面前,眼泪鼻涕横流-----而且,说明书上强调:不得化妆。不得涂指甲油。要事先饿得昏昏的。水米不进。要穿宽松舒适的衣服。要带好毛巾准备擦一切分泌物。啊,啊,啊。

已经预约了,再想也是无用。
傍晚出去散步。我的狗颠颠地跑在路上。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完了,他说:你今天说话好开心的样子。
我说:遇到很帅的医生了。
他嘘我。我说:你们大多数人,就是想在心里,不敢说出来。同样看病,你也希望遇到的是一个美丽的看护妇呀。我说了,就很好色么。美好的东西,大家都喜欢。
他当真地说:医生和患者会不会有可能有故事的?
我说:不可能。或者极少的,经过住院,在出院后是有的。比如最近的周刊,某女明星嫁了看肠子的医生。那么紧要的地方给人看了去,恐怕不得不嫁喽。
一般是极少的。就像老师,恋上学生是犯罪。恋上同事呢,一般教育委员会把他们分开在两个学校,而已。所以呢,医生最多的恋爱对象,是看护妇。不是病人。病人就像是我们手里的产品、商品,不在动心的行列里。

聊着走着,走过熟悉的一排房子,是不动产公司先买下地皮,统一建造之后,前年开始卖的。别的都卖了,只剩一幢奇特而美丽的,有着南美风情的房子。每天经过,很喜欢,就会留心着看。房子是米白的墙,简朴的窗,门口的设计很奇特,有一个拱形的大门,进去才是一扇木头门。阳台有两个,一个是晒得到太阳的,一个比较隐秘,可以在那里看书、谈心。院子里种着常绿树,和芬芳的Rosemarry,终年开着蓝色星星般的花。或许因为比两边的房子标新立异,而买的人,是要住一辈子的,只想一个普通而平凡的家,所以居然没有卖掉。
后来不动产公司有些着急,原价3,980万,居然降到3,580万。这一降价,以买客的心理,又要嘀咕了:是不是夜里出妖怪呢?是不是风水不好呢?是不是地盘不稳呢?-----越发无人问津。
再过了半年,公司又降价至2,980万。于是妖怪、风水之说更加得到了证实。两边的人家,一家已经生了孩子了,另一家原来是婴儿的,已看见幼稚园的巴士在接送了。

这幢房子终于剩下了。至今无人居住。
就像一个很美的人,在年轻姣好的岁月里,令人望而却步。后来他(她)妥协了,准备放低理想,将就算了。而别人都怀疑这么美好的,不会这么轻易归属自己,于是袖手。
再后来,他(她)有些岁月的风霜了。又令人望而生畏了。尤其是女人,历练和成熟总令人惧怕。除非是心智远远在她上面的大男人。
我在想这幢房子,可怜自己,又多了一项胃痛小疾,从此更是要自己打算下去了。

10 comments:

somed said...

如果在附近,我也就贷上2,30年的款买了
每天在阳台上,能看到Aki摇曳着走过,那多好啊

Anonymous said...

我也想在日本买块地呢。上周看了一张贴在电线杆上的广告,一平米才卖个日元一万而已,感觉好抵。
然后去问了部长,说为什么公司附近的地这么平,部长说,你去跟公司里的地元バイト社员说一下,他们还说不定送块地给你呢,在公司这个深山野林的地方,地不值钱。

花田

杨小过 said...

有钱的话,移民过去,买下来。欢迎来过夜。

aki said...

somed:小城市的房子,其实很便宜。生活费也低,但是,在这种城市,你是找不到工作的。除非你去做一般的工,那么薪水也就比你现在少很多。房子相对的,又贵了是不是。
这幢房子,我家走过去只要两分钟。
每天和狗走过。你家草坪上,我家的狗尿过。

aki said...

花田,我是地主,我知道的。
地,除非是能够生出利益的地,是不值得买的。因为固定资产税很重,如果是山林,国家每年勒令割草,维持环境。你还要付割草费。
不如买一个天上的星星了。

aki said...

小过,这房子一点不贵。只有人民币的180万左右。

Anonymous said...

房子用价钱衡量,人捏,用什么来算

jiajia said...

你說的最後一段很恐怖。。。。

aki said...

人是感觉。我觉得看到的瞬间,说了几句话,喜欢的就是喜欢了,不喜欢的永远没可能-----但是也不能说绝了。
前段时间,认识了10年的朋友,忽然有些怪怪的。
这个东西实在难说。。。

aki said...

jiajia年纪还小呀。如果我像你这个年纪,就见了很多世面的话,不会栽得鼻青眼肿。
至少应该在这个年纪有个方向了。
我当时没有。现在也是茫茫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