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8, 2007

兵不言败


背水一战的诉讼。决定不要和解。正像某种“完全犯罪”,只要把所有不利证据抹杀,青口白牙就变作正当。人在江湖上,难免被蛇咬。
接下每个case的时候,总是先问好对方的底数和最坏打算。然后一定争取到最坏以上的结果。

IWATA先生很勉强地接下来,后来才知道他的直觉是对的。但是我们作为黄金搭档被公认,我说:委托人不坏,对方明摆着敲竹杠,所以你要帮正义的这方。
IWATA的祖父是市长,祖传的铁嘴巴。他精通各门法律,有时假公济私,请教他一些私人的事情,他会很认真地回答得无懈可击。包括财产分割、破产、债务、爱人偷情、怀孕的私了时价……在一起工作aki的知识与日俱增。
IWATA父亲早逝,母亲一人抚养他长大,带着大笔财富。加上天资好,上了有名的立教大学。所以他是一个骨子里的贵公子,快五十岁了,长身玉立,花白头发,像个仙人一样地不吃饭,只喝酒。但是真奇怪,如此文雅而渊博的人,却不是我私人喜欢的类型。我们的相知,只限于工作。
善于交涉的人,平时说话也是强悍的。有时为一句话,他开始执著,比如:“你不能否定有…的可能性”,然后咄咄逼人。女人讲话是饱含感情并且夸张的,他不能原谅,说:请告诉我事实。只要事实。不要“我想、我猜、估计”…那会诱导我。裕子因此经常生气了,不理他。
我对于心智高于自己的人,向来就是言听计从的,从不辩驳,只微微笑着,说:IWATA这么说,就一定对啦。
于是他很喜欢。
而在工作以外,他又是温文尔雅的。有时出去一个新地方,解散的时候,他会问:认识回家的路吗?我说认识。他又不得了了,说:我是坐名铁回去,你是JR。再见了。
他如此聪明,却又经常被酒吧的女子骗。有时对我炫耀他的手机mail,说:EMI约我哟。-----我不点穿人家只是叫他去店里喝酒,好赚他的钱。只夸他人材好,人人爱。他更不得了,说:妈妈桑和EMI关系微妙,妈妈桑也爱他,并监视他与EMI不可越过雷池。我就怂恿他越了雷池试试看。他就很憧憬地笑起来,看着很阳光。
可见大聪明的人,在这种小事上都是糊涂万分的。因为过度的自信与自恋。

IWATA和我花了一夜和一个上午核对一切账本和可能的证据,确信没有漏洞。有漏洞的我们收掉。因为,人只要东西还在手里,就会惴惴不安,表现在言行上。委托人胆小得很,我们要让他死无对质才好。
结果,在下午的谈判中,一开始我们就咄咄逼人,拒绝和谈。过了一个小时,朗笑着结束。
这之后,漏洞出来了。委托人的某一个细节,我们只是口头确认,不曾亲眼看过,却发现了致命的弱点。委托人的认真、仔细的脾气,挖了自己的坟墓。
之后一小时,我们不停地分头在打电话,想压住一切可能性,结果一个西瓜出来,就有一根藤。失败不可避免。

以女人的脾气,我说:我们笑一个,回头谈和解去。
IWATA很古怪,说:武士在输了的时候,就要服输。偷偷摸摸是妇人伎俩。
我不管,我就是妇人又怎么了。我要拖,拖死对方。他却坚持今日之内决断。并开始说武士道。
开车回来。我们经常坐同一辆车,我开车。当我不厌其烦地套上长长的防晒手套,他很吃惊地看着我,似乎埋怨我还有如此余地。我说:怎么了,输了还是要防晒的。两码事。

私人上面,我不可能恋爱这种类型。甚至会喜欢上完全不同的粗人。有着豪迈的心,我哭也好,笑也好,不多理会,也不多话。更不会发傻来替我出主意。只要凡事大大地包容我,就可以。
一路沮丧。
这种临到头的破绽最是兵家忌讳。

晚间有人来约喝茶。心情本来就不好,几句话不对,忽然吵起架来。偏偏对方是个粗人,我说:你滚。
他就真的滚了,并厉声丢下一句:我算知道你了。
嘴上不肯输,大颗的眼泪在往下掉,却接着骂:你现在才知道吗。知道我原来是这样的吗。那好,一切就当没有过。
他大力把车门关上,背过去就走。我猛踩油门,不认方向地横行而去。
手机在响,第一次没有接,第二次却有些舍不得。但是要接已经断了。又担心不会第三次打来。于是第三次响起的时候,就接了。

想想就是如此,关心则乱。
谈判、诉讼、爱情,都象战争。如果没有必胜的把握,绝对不可以赌。赌到最后,给人看穿是虚张声势,于是面子尽失。
爱情在一开始的时候,总是怕自己爱得不够多。到了后来,又怕对方爱得太少。于是争执着、辩驳着、要求着。没有准备的仗,还是不打为好。如果还爱,就不要试着提分手。因为受不了的将是自己。哪怕删除所有号码,之后还是会想方设法去遇见他,挽回他。
总是耽于骄傲,我不肯争到最后,只为害怕自己的不堪。稍有疑惑与摇摆的阶段,就在心里断绝,然后不动声色地告诉对方:在我心里,已是过去时。
有时想起武打书中某些个角色,为了喝彩,一生不败,却赚来孤独。

Tora睡在沙发上,大模大样。我禁止过一百遍。狗的脾性,是记得被准许的一次,而忘记挨骂的一百次。我无情地把它推下去,叫它睡在脚边的地板上。它悻悻地看了我一眼,之后就泱泱地,满脸不快乐。我舍不得它不开心,又把它抱回沙发。它耻笑我: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爱我,就不要赶我。

3 comments:

杨小过 said...

辛苦了。

baqiaodan said...

最近怎么样了??

好像很忙的样子。。。

aki said...

忙得要命呢。你看,写的尽是工作。